佛学入门 > 佛与人生 >

丢掉自己的小聪明,如实的修行

2019-07-05  [佛与人生]

丢掉自己的小聪明,如实的修行

  人到中年,身体上的各种小毛病开始不期而至。虽然作为一名净业行人,对这个皮囊乃至这一期生命,不似红尘中人那么看重,平时并没有千方百计地去锻炼、养生、保健,但一直以来都认为:佛陀教诲我们要走中道,所以还是尽量与这个色身和平共处,最好是不要经常给“自己”捣乱、添麻烦,影响修行生活,让“它”安稳地陪着“我”尽形寿了此残生、成办往生大事为宜。心里有了这个念头,其实也就给自己“固化”了一种思维定势(《心经》中所谓的“挂碍”吧)。

  接下来的行为举止,也就是自然而然的,身体有了不舒服,第一念想到的是如何消除和对治病症。能食疗的,就试着自己调理一下;不起作用就用些中医中药;再不行,当然就跑到综合性西医医院,排队挂号、检测化验、打针吊瓶……实话来说,对于疾病的忧虑以及相关的烦恼,也不比平常人少,自己并没有从中超脱出来。

  前一段时间,肠胃莫名地出现了不适,一到夜间睡眠就气滞胃胀,肚子里“咕噜咕噜”地叫唤、排气,顶得胃部整宿整宿地隐痛,直到天明。我的烦恼随之而来,条件反射地开始“自我诊断”:上网查找病因,脑子里拼凑出一幅“致病地图”,然后开始尝试各种食疗,买不同的“药”,前后尝试过红茶、姜粉、煮苹果山药,三四种中成药、两种胃病西药、两三种抗生素……忙忙活活几个月下来,病症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好转。突然有一天,我意识到这样的做法,似乎不是一个正道佛弟子的应有行持。

  佛法是心法,经典教导我们“一切唯心造”“如是因,如是果”。无论大病小灾,既然果报现前,背后必然有其根源。吾等众生,虽然没有宿命通,不能了知前世因果,但对今生自己的造作,还是应该有起码的忏悔和反思。比如我自己,有了肠胃方面的不适,先应反思:即便只在这一生中,吃长斋之前,曾经吞食过多少无辜生命?三净肉之外,吃过多少现杀的海鲜?由此造作了多少杀业?虽然近十余年来在吃长斋,但并没有极为严格地持戒。有些时候,分辨不清蛋糕点心等等,难免含有鸡蛋的成分。出门吃饭,有时候怕给别人添麻烦,也不强求厨师免加葱、蒜、韭菜、洋葱等五辛之物。

  此外,茹素以来,总因为怕饿、营养不足和体力不支,不知不觉就加大了主食、油料、淀粉、糖、豆制品的摄入。尤其是中午吃了很多之后,晚餐还是拼命地吃,非要十分、十二分地吃饱才算安心。如此一来,我的身体也因此产生了颠倒性的变化:本来不算肥胖的体型,在吃素后的一年里,居然长胖了十多斤,从来体检都健康的脏器,竟然染上轻度脂肪肝的毛病!祖师大德开示的拜佛、经行等天然的锻炼身体的法子,自己根本没有听进去,一天到晚喜欢躺着、坐着。想想古代的僧众,“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每天那么多的修行劳作,体力消耗那么大,不也是过午不食吗?难道这个身体,真的需要那么多供给吗?

  如此反思之后,我进一步意识到:其实这次的疾病,根本不应该是什么烦恼,而恰恰是佛、菩萨护法神实在悲悯于我对自己的放纵,而善巧方便施设的一种加持!对治方法,其实也很简单:过午不食!原来胃胀,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吃得太撑了!不要说无上智慧的佛陀了,就是现代社会的一些有识之士、慈心善良的医生,尚且劝导众生,晚餐要少吃为妙,我一个自诩为“修行人”的居士,还这样大吃大喝,违背常识,放纵欲望,是不是太惭愧了呢?

  如此的灵光乍现之后,我又找来印祖文钞,专门阅读了祖师对于疾病的开示:“佛为大医王,普治众生身心生死等病。然生死大病,由心而起,故先以治心病为前导。果能依法修持,则身病即可随之而愈。身病有三:一宿业,二内伤,三外感。此三种病,唯宿业难治。倘能竭诚尽敬,发自利利他之大菩提心,念南无阿弥陀佛,及念南无观世音菩萨圣号,超度宿世所害之怨家对头,彼若离苦得乐,病者即可业消病愈。不但不复为祟,反感超度之恩,而阴为护佑。凡婴此病,及医此病者,均不可不知此义……”(《学医发隐》)

  阅后,更加惭愧无比。佛号乃阿伽陀药,万病总治。念佛治好癌症的病例有那么多,何况我这一点点小小的不适?一个学习净土二十余年的佛弟子,在境界面前,怎么把这个基本义理都忘在脑后了呢?说做就做!第二天,我就开始尝试过午不食。最初一两天仍未痊愈,我就在半睡半醒中默持佛号、菩萨名号,也许是至诚感通所致,疼痛逐渐缓解、消减。几天过后,肠胃胀气疼痛的毛病,真的彻底不治而愈了!

  在此发露忏悔一下:之后因为过春节,又自以为毛病已经痊愈,借着“随顺众生”吃年夜饭等借口,我又一次开始了晚餐的大吃大喝。然后,病症也再一次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春节过完,我又开始了第二轮与习气斗争的尝试。

  同样的例子,还有一个。末学因为看电脑手机(虽然很多时候是打着读经听经的旗号,但实际上也没少浏览新闻、八卦等),导致干眼症发作,眼睛干涩、发痒、视力模糊。经过反思,末学意识到,原来这又是自己看了太多“佛弟子不宜”的东西所致,也恰恰又是一次佛菩萨的善巧加持。最近开始努力与习气和放纵作战:手机只作基本的通讯电话之用,电脑也只是用于读经、浏览佛教网站,以及一些最基础的日常工作等,尽量远离红尘中那些是是非非的消息。当然,积习的力量十分强大,在这场斗争中,我也是进一退九,时常败退。但总的来说,看电子设备的时间减少了,模糊的视力也在慢慢恢复。

  末学把自己的经历记录下来,目的绝不是劝阻大家生病后进行正常的诊治,而是希望以自己作为反面教材,和大家分享一点心得。千言万语,其实就是一条:老老实实听佛的话,丢掉自己的小聪明,只要如是思惟修行,世出世间的一切烦恼迷惑,决定可以一揽子解决无疑!

  佛经中曾经告诉我们:过去无始劫中,我们曾经积累过供养恒河沙数诸佛且生出无伪菩提心的功德,才可以在今生听闻、信受净土法门!这种幸运,实在是大不可思议,文字无可言表。真诚地与诸位莲友共勉:让我们带着这份幸运与自信,更多的是带着对阿弥陀佛慈悲的不掺杂半分染污的满腔信心,深信切愿,持佛名号,“毕此生平后,入彼涅槃城”!

  南无阿弥陀佛!

热文推荐

  • 口德决定运势,善念改变人生

      人的一生须练就两项本领:一是说话让人结缘,二是做事让人感动。“恶语伤人心,良言利于行”。行事之恶,莫大于苛刻;心术之恶,莫大于阴险;言语之恶,莫大于造诬。伤人以言,甚于刀剑。古人说:口能吐玫瑰,也能吐蒺藜。修炼口德,就是修炼自己的气场,一身正气才能好运多多。口德好才能运势好,运势好才能少走弯路,多些成就。

  • 神奇四句话,人生大哲理

      人有时候,真不知要谋求什么?往往把最值得维护和珍贵的东西忽视了,却不知拣了芝麻丢了西瓜。现在好多人都在透支健康,燃烧生命,经常借口工作忙、应酬多,不注意生活方式,不重视锻炼和爱惜自己,过早处于亚健康状态。一般都是撑不住了才去看医生,身体有毛病了和退休了才去保养和锻炼。往往都是等到健康状况不行了,才想起去珍惜和维护。其实,如果我们过早地把自己身体都搞垮了,要再多的身外之物又有何用? “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 。世界上再富有的人,往往也无法买回自己的健康。

  • 为人、处事、心境、品德

      为人:有人缘则有福,结好人缘就是最大的修行。发脾气是无能的表现,不生气就能消业障。君子为目标,小人为目的。知缘惜再造善缘。得理要饶人,理直要气和。多一次原谅,就多一次造福:把量放大,福就大。欣赏别人,就是庄严自已。原谅别人就是善待自已。

  • 心闲是人生最好的福气

      简单是福。众生之苦,苦于繁忙。忙财富、忙名利、忙着争抢,忙于计较得失荣辱。争来抢去终是空。简单的人,勤劳节俭,一切随缘而安。不需要为挣不尽的财富焦头烂额。也不会为柴米油盐而忧愁。不争,自然从容;不计较,所以常快乐。

  • 史上最神奇的一句话

      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想找到一句话,它能让高兴的人听了难过,难过的人听了高兴。但他找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直到有一天夜里,他梦见智者对他说了一句话,正是自己想找的。这句史上最神奇的话就是: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精彩文章

  • 视水和镜为老师

    (网络)禅师将一杯水和一面镜子交给弟子,然后说:“此后它们就是你的老师,你要努力跟它们学习。”弟子说:“我跟水学习什么?”

  • 见到空中一片云了吗?

    (网络)唐肃宗问慧忠国师得到了什么佛法,国师反问他:“陛下见到空中一片云吗?”肃宗答:“见到了。”国师说:“钉钉着,悬挂着。”

  • 被绑的和尚!

    (网络)有一个年轻的和尚在化缘回来的路上被蒙面人绑架了,双手被死死地捆在身后,双脚也被绑得牢牢的,站都无法站起来;后来,眼也被蒙上了,嘴也被堵住了,关进一间湿漉漉的屋子里。

  • 一边吃肉一边念佛有用吗?还有功德吗?

    (梦参法师)初学佛的人,刚刚学佛,总是禁忌这个,禁忌那个,有的人问:“我现在学佛了,每天都诵经,念佛,但是仍然断不了肉食,这样诵经念佛,还有功德吗,将来能不能生极乐世界呢?”

  • 如何算知音?

    (网络)宋州(今湖北襄樊)广德周禅师,承继青原行思法系,是广德延禅师的法嗣弟子。一天,一位年轻的禅僧前来向他询问:“请问老师,如果听到对方谈法论道,自己却不能领会其意,该怎么办呢?”

  • 收养流浪小猫,地震中全家获救

    (网络)毛毛原本是一只流浪猫,李先生第一次发现它的时候,是在住家大楼的楼梯间里,当时天正下着大雨,而那时还很小的毛毛浑身湿漉漉的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那只小猫可怜的目光,让李先生不忍离去,于是他决定将那只小猫带回家收养。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