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入门 > 佛教法器 >

无声息的歌唱之蒲团

2019-08-08  [佛教法器]

星云大师:无声息的歌唱之蒲团

  说起我来,人们对我一定不会感到生疏。因为,我并不一定要到清淨庄严的佛寺中才能见到,同时我也不是佛教中专有的东西。在中国,无论大家小户和贫富贵贱的人家,都有我的存生,而我也就一视同仁的普及在社会各阶层,给一切人利用。

  蒲,本是水草的名字,用它来做成一个团圆形的垫子给人来跪拜,免得地上的灰尘弄髒了衣服,因此蒲团的名称和用途确立了,我就这样奴隶似的一天一天的度著时光。

  在我们中国各地,因为气候、地理、产物的不同,所以有好多地方只有蒲团的名称,而并不都是用蒲做起来的团。

  你不是常常在寺院中见到吗?有的是用布做成蒲团的形式;更有的只用板做成长型的,像一张小矮凳似的。蒲团的形式虽没有了,但蒲团的名称,还是照常习惯的用著并无人见怪。

  我的形式固然不同,人们在蒲团上礼拜的样子也是花样百出。不曾皈依佛教的人,不懂宗教的仪式,在礼拜的时候,他的样子像个叩头如捣蒜似的连连点了几下头;已经学佛的人,在他礼拜的时候,非常虔诚庄严,隆重威仪。所谓有「两把半」的规定,两掌翻开,以头著地,这是最恭敬的礼拜仪式。大凡学佛有年,或有些功夫的人,礼拜时的态度都很安静、平和;一些初学佛而脾气急躁的人,礼拜的样子,就显得飘浮、不定了。所以在蒲团上拜过的人,从他那浮躁、沉著的态度上,便可看出他学佛的程度了。

  有一些学佛不久,或是贡高我慢,不明学佛行仪的人,进了大殿,非要跪在中央的蒲团上,大模大样的礼拜不可。好像在两边的蒲团上拜,供奉在中间的佛菩萨就没有看见似的。他又那裡知道中央的蒲团,乃是规定给寺院裡的方丈或是大法师所专用的呢!

  「念佛一声,罪灭河沙;礼佛一拜,福增无量。」就是因为念佛拜佛的功德是如此之大,所以一些学佛,忙著生死修道者,常常两腿一盘,眼睛一闭,收心摄念,坐在蒲团上念佛;或是穿起海青袈裟,端正的一次一次的在我的身上跪拜,以表示对莲座上诸佛菩萨最虔诚的敬意。我好似一道桥樑,众生〔注一〕要往佛国中跑,必要走我身上经过,因此我在一个修道者的眼光中看来是多么的重要了。

  我和那些拜佛的人常常接近,所以我知道他们拜佛有种种的好处和功德,有一种人把拜佛当一种运动,他说多多的拜佛,不但能增长自己的福慧,而且也能使身体健康,尤其是患有胃病的人,多礼拜,他就会更易痊癒。

  礼拜诸佛菩萨,是为了去除骄慢的习气,骄傲的习气去除了,方受人的恭敬,弘法布教才能使人信服,佛法也才能更易向外宣扬。同时,拜佛更能收拾散乱的身心,不致去放逸造罪……。我不是来向人说教,我想拜佛的种种好处和功德,这裡不想多说,亲自去体会比我说得更好。

  大凡世间上的事情不尽是像花朵那么的美丽,我因为看不惯人世虚伪的假道学,心中也是有著说不尽的烦恼。

  我所以终日躺在地上为修学佛法的人服务,完全是要人纠正自己不正的行为,和不正的思想。但有些人把拜佛也弄成虚伪欺骗不忠实,使我实在感叹万分。有一次有一位以长老自居的人,教一位年轻的师父到我上面来拜佛,他说即使不愿意修行,也该来拜给人家看看。这位长老的言论,弄得这位年轻的师父啼笑皆非,从此发愿在人众多的地方决不拜佛,恐怕会给别人讥为像那位长老说的是拜给人看的。拜佛不是从内心发出对佛陀的恭敬心,而是沽名钓誉拜给别人看的,这是太侮辱拜佛的意义和价值了。

  更常见到一些号称学佛的人,每到寺院中的时候,都是先和住持方丈之流的老和尚见礼,然后再到大雄宝殿上向佛陀行礼,或者有些人简直是只有向人行礼,而不向佛行礼,使我心中老布满了疑云。我真不解,学佛的人究竟应该先向佛为礼呢,先向人为礼呢?假若你以为佛陀是慈悲的,不同他行礼他不会来责怪你;而人是势利的,爱受人的尊敬,所以你不得不先人而后才佛,那么我告诉你,你不必去学慈悲伟大的佛陀而去学势利吓人的人好了!

  又有一些人,见到别人就向人宣说:我每天念佛一万声呀!我每天拜佛三百拜呀!好像是向人讨功劳似的,假若拜佛也是可以当做功利主义的话,我不禁为拜佛的尊严而感到非常的怀疑。

  现在常听到一些不信佛教的人批评佛徒礼拜佛菩萨的圣像是一种偶像的崇拜,我初听到这话的时候,不觉大吃一惊。以为拜佛既遭人反对,跟著而来的是我的命运也就会遭到不幸。可是我后来细细思维:基督教堂裡挂了耶稣的像,各机关学校挂了国父孙中山先生的遗容,每一个人的家中都有祖宗八代的牌位,这是为了什么?如果说挂国父遗像、挂耶稣的像、供祖宗八代亡人牌位是为了一种信仰和恭敬,那么,我不是为了爱替自己辩护,拜佛也是为了恭敬和信仰啊!

  拜佛不一定已经信佛的人拜,即使对佛教还未有信仰的人也常常拜佛求菩萨。例如:有的人求升官发财,有的人求消灾免难,有的是拜把兄弟的求佛菩萨证明,有的是求佛菩萨添子添孙;假若把这些拜佛的人与已经学了佛而来拜佛,求了生死、求增福慧的佛教徒相对照一下,前者的知见当然还待正信的佛教徒去纠正,免得把在蒲团上拜佛的神圣的行为,搞得乌烟瘴气。

  拜佛,当然是正信的佛教徒修持的一种法门,但现在有很多人都不是为了修持而在寺中拜佛,有的却是为了钞票跑入斋主家中去拜鬼,致使替佛教带来了不少的讥嘲。当初憨山大师也是一个做经忏的人,当他放了焰口归家的途中,走路的声音惊动了一家屋子裡的老夫妇,老太婆惊奇这半夜三更还有什么人走路,老头儿回答说:「半夜三更走路的,不是贼骨头就是经忏鬼。」〔注二〕把贼骨头和经忏鬼看在一起,憨山大师认为侮辱了自家的身分,从此发愿「宁可蒲团静坐死,不作人间应赴僧。」所以他后来才能成为受人崇仰的一代祖师。

  做一个出家人,应该要发愿度生,造福人类,如果不能做到这种大乘佛法的精神,「宁可蒲团静坐死」还不失为一个于人无害的人。

  〔注一〕众生:意即众缘和合而生,此处即指有生命活动的动物。

  〔注二〕经忏鬼:此为讥讽专替人念经拜忏,不作弘法利生事业的人。

热文推荐

  • 佛教唱赞时法器打法

      一、钟。钟,是寺院报时、集众所敲打的法器。在印度,召集大众时,常常打击木制的犍椎。如(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四记载,在七月十五曰比丘夏安居圆满而增长戒腊的曰子,称为受岁曰,佛陀告诉阿难,在露地上速击犍椎,召集大众。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便以中国固有的钟、鼓等代替了犍椎。

  • 关于炉香赞中的法器怎么敲

      钟,是寺院报时、集众所敲打的法器。在印度,召集大众时,常常打击木制的犍椎。如(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四记载,在七月十五曰比丘夏安居圆满而增长戒腊的曰子,称为受岁曰,佛陀告诉阿难,在露地上速击犍椎,召集大众。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便以中国固有的钟、鼓等代替了犍椎。

  • 佛教最简单的给法器开光的方法

      简单的办法,祈祷你的本尊(你信心最强的佛菩萨),念诵本尊圣号,发愿祈求他法力加持你的法器,本尊瑜伽(念诵本尊圣号或心咒,手结相应手印或但合掌,心观想本尊生起简单的说就是出现,然后放光现瑞,光照耀法器,同时法器也发出相应的光与本尊融合,但是心里要知道如幻如化非为真实,这段要根据本尊仪轨修持)。念诵念珠加持咒3遍或7遍,给法器吹口气。做你相应的课诵,如念诵经文等等。回向发愿,顶礼本尊,结束。

  • 嘎乌盒是什么?嘎乌盒里放什么?藏传法器嘎乌盒介绍

      嘎乌盒是藏传佛教的护身法器之一,为小型佛龛,通常制成小盒型,盒子里一般装有小佛像、印着经文的绸片、舍利子或者甘露丸、由高僧念过经的药丸,以及活佛的头发、衣服的碎片等。密宗行人于出门时佩戴,一者祈求本尊加持,二者于修法时可取出供奉,为随身之密坛。嘎乌盒可以用来避邪、护身、镇宅和增福等。

  • 佛教早晚课法器怎样敲?

      佛教寺庙早晚课时,排班两边对面站立。转身向上,一声引罄;问询,一声引罄;完毕,转身对面站立。然后,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再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再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转身向上。

精彩文章

  • 戒律是解脱道路上的“避雷针”

    (净时)从小,大人就告诉我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我的生活一直都充满了各种“规矩”:法律、各种规章制度、校规等等,还有很多是从小就遵循的一些已经成为习惯的“规矩”。

  • 视水和镜为老师

    (网络)禅师将一杯水和一面镜子交给弟子,然后说:“此后它们就是你的老师,你要努力跟它们学习。”弟子说:“我跟水学习什么?”

  • 见到空中一片云了吗?

    (网络)唐肃宗问慧忠国师得到了什么佛法,国师反问他:“陛下见到空中一片云吗?”肃宗答:“见到了。”国师说:“钉钉着,悬挂着。”

  • 被绑的和尚!

    (网络)有一个年轻的和尚在化缘回来的路上被蒙面人绑架了,双手被死死地捆在身后,双脚也被绑得牢牢的,站都无法站起来;后来,眼也被蒙上了,嘴也被堵住了,关进一间湿漉漉的屋子里。

  • 一边吃肉一边念佛有用吗?还有功德吗?

    (梦参法师)初学佛的人,刚刚学佛,总是禁忌这个,禁忌那个,有的人问:“我现在学佛了,每天都诵经,念佛,但是仍然断不了肉食,这样诵经念佛,还有功德吗,将来能不能生极乐世界呢?”

  • 如何算知音?

    (网络)宋州(今湖北襄樊)广德周禅师,承继青原行思法系,是广德延禅师的法嗣弟子。一天,一位年轻的禅僧前来向他询问:“请问老师,如果听到对方谈法论道,自己却不能领会其意,该怎么办呢?”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