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入门 > 佛教法器 >

无声息的歌唱之香炉

2019-08-08  [佛教法器]

星云大师:无声息的歌唱之香炉

  说起我来,真是大名鼎鼎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不单是佛门的法物,即连每一个家中的中堂之上,都会端正的放著我。我有瓷的、瓦的不同,也有铜的、锡的分别。在我的身上,雕刻著各式的花纹,製成各个寺院的名称,小孩子见了我,他也叫得出我的名号。

  说起我来就会联想到烧香的上面去,拜佛烧香,一定非我不可;祭祀祖宗,没我又是不行。常有什么名人死去,大家为他公祭,「上香」一句口令喊出,任何人都是鸦雀无声,毕恭毕敬,直等到一枝枝的香插进我的炉中,他们才敢交头接耳,笑语喧哗。

  我是多么的幸运,常有人在为我称颂;尤其出家人的讚偈之中,把我形容得高贵而又优美。譬如说:「炉香乍爇,法界蒙薰」,或是「香纔爇,炉焚宝鼎中」,请你替我想一想,那一种境界怎不叫你有如入仙界之感。当那个香烟像云朵似的从我炉中飘缈出去,还有什么能比这些奇异的景緻美观呢?

  当佛门的弟子唱到「弟子虔诚,爇在金炉上」的时候,总有一位代表人绕来正中,对著佛陀圣像跪在我的身前,恭敬的拈三枝香插进来,他借用我来表示他的至诚恳切,我也就很乐意的担起了人心与佛心交流的桥樑。莫小看了我,物虽微而任务却相当伟大。

  自古以来,供佛的东西以香、花、灯、涂、菓、茶、食、宝、珠、衣▓〔注一〕,而香是居在一切供物中的首座位子,因而我的身分也就高了起来。很多人买些名贵的香烧在我的炉裡,香的名称有檀香、炉香、末香等,还有一种叫做奇南线香的,点起来清香扑鼻,令人心旷神怡。闻过它的人,都晓得花露水雪花膏的香味太混浊了。正因为香的味不比其它俗物,很多信佛或不信佛的人,在他卧室或办公室之中,香炉一个,名香一枝,他把我不是用来供佛而是供起他自己来了。阿弥陀佛!人们贪图享受真是无微不至呀。

  因为我香炉太普遍化的关係,一些落第的文人无处消遣,随兴所至,写一些七字段的俚言小说,第一句就会把我抬出来,好比「紫金炉中把香焚,表起小生洛阳人」,他好像除了我,文章就没法起头似的,你也该看到我影响一般人之深的地方了。

  我有时閒暇无事,就注意每一个烧香者的动作与心情,我见到学佛多年而来烧香供佛的人,他插香时都用左手;相反的那些不多研究佛门规矩的人,完全都用右手。我起初也感到莫名其妙,后来才听说,右手是最会造一切业的,而左手往往没有什么用武之地,所以仔细一点的人都用左手进香了。

  佛弟子烧香都是对佛表示自己的敬意,减少烦恼,而得解脱。而又有一些人,不明此理,藉烧香为名,向神鬼求财求利,甚至求儿子求情人的都有,有一首流行歌曲道出了一般人的心病:

  城隍庙,庙堂堂,多少人儿去烧香,人家烧香为富贵,小妹妹烧香为的那一桩?

  城隍庙,庙堂堂,多少人儿去烧香,嫂嫂烧香为儿子,小妹妹烧香为的求情郎!

  这岂不是在加深痛苦,自寻烦恼吗?

  毋庸否认的,用我来烧香是从佛教中流传下来的。因为佛教深入民间的关係,我也毫不放鬆机会跑进每一家去了。谢谢佛恩浩荡,很多人非但不想法来废除我,而且很多文人来替我义务宣传,帮我提倡。文学革命的胡适之博士在他「丧礼改革」的大作裡主张废除烧纸箔、化纸库;追念亡者应该用线香一炷,表示心意。烧香既为人重视,大家都认为合理,我的命运当然也就不必挂在心上了。

  话虽如此,但我有时不免为人用在怪异的地方,有一群外道中,有什么许愿做「乩童」的,在行烧肉香的时候,拿「提炉」一把,用铁丝穿起来通过肉中,疯疯癫癫的跳来跳去,说有天上神将附在他的身上,毫无痛苦感觉。我看到这些情形,真为这些愚痴的众生叹息,他不从正路修持而硬充好汉,发神经病,拿身体受苦,可惜我没有通天本领,这些邪魔外道真没法来感化他啊。

  做佛事功德的斋主〔注二〕,请佛教中的门徒为他诵经礼忏,这些门徒(四众皆有)叫斋主跪在他的后面,叫他高捧「手炉」,大概因为斋主不会念经,跪在后面閒得寂寞无聊,所以就用我来陪伴他了,这些四众弟子招待斋主的方法,真是无微不至呀。

  更有很多奇怪的事叫我看了发笑。往往有两人争执起来,别人都为他们和解不了,他们各人皆拿香一把,插在我的炉中,跪下来发誓赌咒,一个道:「菩萨在上,弟子张三,如果偷用李四的钞票,叫我得急病而亡。」李四道:「弟子如果冤枉张三,也叫我不得善终。」我白白的给他们扰乱一阵,谁是谁非,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菩萨和我,都不是法院裡的法官呀。

  有时候我又见到有人生病,到我炉中来烧香,烧后,把我炉中的灰用纸包起来,带回家当药吃,说是吃的「灵丹」。愚痴的人也就投其所好,用小黄纸把我裡面的灰包了成千成百的放在殿中,唸几句「唵嘛呢叭弥吽」,说这种咒术仙药就能治疗百病,一个清淨佛寺又兼开起「药舖子」来了!

  这真是一个法弱魔强的时代,我在那高大庄严的佛寺中,很少有人到我炉中来烧香,而那些神道庙,香客倒是顶多;我不是要人来恭维我,而是我要想令人正邪分清,免得众生们在愚痴的路上徬徨。邪法不灭,正法何能兴隆?愿佛教诸公多多注意及此!

  我平时见得最多的就是人们在佛前的祈祷、发愿和忏悔,他们那至诚恳切的态度,叫我有时候也跟著深深感动。记得有一次,一个佛教青年在半夜三更的时候,烧了三枝香在我的炉中,跪在放我的宝座之下,对著佛陀发了十条大愿。他这沉痛的心情,除我以外,谁又能同情呢。他的愿文如次:

  一愿:十方世界,所有国土,一切众生,悉离苦海

  二愿:娑婆世界,南赡部洲,高僧久住,正法永昌。

  三愿:国家社会,各省各县,文武长官,拥护佛法

  四愿:三宝门中,七众弟子,同心协力,为法为人。

  五愿:生生父母,历代冤亲,仗佛光明,顿超极乐。

  六愿:冬烘长老,顽固僧阀,认清时代,多作佛事。

  七愿:伪装居士、假扮信女,早日忏悔,免堕地狱

  八愿:有志青年,弘法僧众,莫争人我,革新佛教。

  九愿:先天龙华,外道魔子,改邪归正,弃暗投明。

  十愿:西装僧侣,带髮尼众,永作僧宝,免做狮虫。

  他发了这十条大愿以后,恳切的泪水潸潸而下,我也为他祝祷,所愿皆成。

  〔注一〕香花灯涂菓茶食宝珠衣:此为佛教中十供养。

  〔注二〕斋主:斋食之施主。

热文推荐

  • 佛教唱赞时法器打法

      一、钟。钟,是寺院报时、集众所敲打的法器。在印度,召集大众时,常常打击木制的犍椎。如(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四记载,在七月十五曰比丘夏安居圆满而增长戒腊的曰子,称为受岁曰,佛陀告诉阿难,在露地上速击犍椎,召集大众。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便以中国固有的钟、鼓等代替了犍椎。

  • 关于炉香赞中的法器怎么敲

      钟,是寺院报时、集众所敲打的法器。在印度,召集大众时,常常打击木制的犍椎。如(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四记载,在七月十五曰比丘夏安居圆满而增长戒腊的曰子,称为受岁曰,佛陀告诉阿难,在露地上速击犍椎,召集大众。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便以中国固有的钟、鼓等代替了犍椎。

  • 佛教最简单的给法器开光的方法

      简单的办法,祈祷你的本尊(你信心最强的佛菩萨),念诵本尊圣号,发愿祈求他法力加持你的法器,本尊瑜伽(念诵本尊圣号或心咒,手结相应手印或但合掌,心观想本尊生起简单的说就是出现,然后放光现瑞,光照耀法器,同时法器也发出相应的光与本尊融合,但是心里要知道如幻如化非为真实,这段要根据本尊仪轨修持)。念诵念珠加持咒3遍或7遍,给法器吹口气。做你相应的课诵,如念诵经文等等。回向发愿,顶礼本尊,结束。

  • 嘎乌盒是什么?嘎乌盒里放什么?藏传法器嘎乌盒介绍

      嘎乌盒是藏传佛教的护身法器之一,为小型佛龛,通常制成小盒型,盒子里一般装有小佛像、印着经文的绸片、舍利子或者甘露丸、由高僧念过经的药丸,以及活佛的头发、衣服的碎片等。密宗行人于出门时佩戴,一者祈求本尊加持,二者于修法时可取出供奉,为随身之密坛。嘎乌盒可以用来避邪、护身、镇宅和增福等。

  • 佛教早晚课法器怎样敲?

      佛教寺庙早晚课时,排班两边对面站立。转身向上,一声引罄;问询,一声引罄;完毕,转身对面站立。然后,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再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再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转身向上。

精彩文章

  • 戒律是解脱道路上的“避雷针”

    (净时)从小,大人就告诉我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我的生活一直都充满了各种“规矩”:法律、各种规章制度、校规等等,还有很多是从小就遵循的一些已经成为习惯的“规矩”。

  • 视水和镜为老师

    (网络)禅师将一杯水和一面镜子交给弟子,然后说:“此后它们就是你的老师,你要努力跟它们学习。”弟子说:“我跟水学习什么?”

  • 见到空中一片云了吗?

    (网络)唐肃宗问慧忠国师得到了什么佛法,国师反问他:“陛下见到空中一片云吗?”肃宗答:“见到了。”国师说:“钉钉着,悬挂着。”

  • 被绑的和尚!

    (网络)有一个年轻的和尚在化缘回来的路上被蒙面人绑架了,双手被死死地捆在身后,双脚也被绑得牢牢的,站都无法站起来;后来,眼也被蒙上了,嘴也被堵住了,关进一间湿漉漉的屋子里。

  • 一边吃肉一边念佛有用吗?还有功德吗?

    (梦参法师)初学佛的人,刚刚学佛,总是禁忌这个,禁忌那个,有的人问:“我现在学佛了,每天都诵经,念佛,但是仍然断不了肉食,这样诵经念佛,还有功德吗,将来能不能生极乐世界呢?”

  • 如何算知音?

    (网络)宋州(今湖北襄樊)广德周禅师,承继青原行思法系,是广德延禅师的法嗣弟子。一天,一位年轻的禅僧前来向他询问:“请问老师,如果听到对方谈法论道,自己却不能领会其意,该怎么办呢?”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