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入门 > 佛教法器 >

无声息的歌唱之大磬

2019-08-07  [佛教法器]

星云大师:无声息的歌唱之大磬

  我记不清我是那一年走进佛教的寺院中来了,好像记得自从马祖创了丛林,百丈立了清规〔注一〕之后,我在丛林中就有了很高的地位。我本是五金之类的铜铸造起来的,我有大磬、引磬的分别。在佛教寺院的法器中,我是犍椎的大王。一切唱诵的起落、快慢、转合,都是听我吩咐。住在佛教巍峨堂皇的大殿中,站在一切犍椎的前面,我也是万分荣幸的过著,觉得此生不虚度了。

  我「噹」的一声响后,一切法器的声音会跟我响起来;我接连的「噹噹」两下,一切法器的声音会跟我停下来;我好似百万军中的军号,进呀、退呀,都要听我的指挥。我很威武的发出响亮的音声,一点不能疏忽,正如军号一错,百万大军顿时就会觉得无所适从;我一错,同修大众就会前后参差不齐,由此可知我的责任重大了。

  我不像其他犍椎弟兄,任何人皆可敲打,敲打我的人,有一定的规定。这个人的职位叫做「维那」〔注二〕,是寺院中的纲领职事。他非但要佛门的规矩熟,而且要喉咙好,资格老;正如戏台上挂头牌的角色,一切的节目都要靠他安排。他敲打我的时候,是不能有一点放逸讹错的。在他参禅的位子旁,有一块小木牌,上面写著一行小字,时时的在警诫著他:

  「大众慧命,在汝一人,汝若不顾,罪归汝身。」

  这个就是说明敲打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全寺的大众慧命道业,都是靠我领导他们。稍一不如法,或快或慢,大众师生起了烦恼,这罪过谁也承当不起的。维那师因了我的责任重大,他的地位身分也就高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些人都很羡慕他,不免也就有人说他「出锋头」。一些没有修养的僧徒,认为能敲打到我为光荣的,所以我也就成为逐争希求的对象,真正有道心领导才能的师父退让了,因此,我常常给一群好海会的师父们占领著。

  前面已经说过,我本来是一个犍椎中的主人,平时别人是不能随便乱敲我的,然而有一些老太太来烧香,说甚麽「烧香不敲磬,菩萨不相信」的话,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走近我的身旁,乓乓乒乒的乱打我一阵,弄得照应我的殿主师〔注三〕亦无可如何。我暗暗的好笑又好气,气的是老太婆们胡来,笑的是老太婆们愚痴,烧香在于虔诚,菩萨那管你敲不敲磬呢?

  在太平的年代,我过的日子非常的安定;不幸的是每次兵荒马乱后,我都要受一次重大的灾难,佛教历史上「三武一宗」〔注四〕的教难,一宗就是唐末五代时的周世宗,他见我「铜身可贵」,所以命令天下,把我全体同类强收国库,铸造「铜钱」,以便使用。我得知这个消息,惶惶不安,总以为从此我可完了,然而,或许是周世宗的恶贯满盈吧,我倒没有给他灭得了,仅仅做了数年的皇帝,他倒给人打败而亡国丧身!我又平安如常了。

  时光迅速,直到七七芦沟桥事变开始,日本军阀侵占我国,很多不甘忍受日本压迫的师父们,带著佛教珍贵的古物随政府往大后方撤退了,因为我并不值多少钱,而且身体笨重,所以留在沦陷区中又受了一次灾难。因为日本八年的欺凌中国,他的枪炮子弹,来源成了问题,他们穷凶极恶的目光注意到我的身上来,认为我铜的身体可以改造枪炮子弹,强迫沦陷区中的寺僧把我捐献出去。

  我这一听,好似晴天霹雳,总以为从此可真的完了,我让著命运之神来摆布,幸运得很,寺院中的师父们并不忍心见我灭亡,很快的想出了巧妙的方法,把我藏在一间房屋阴暗的角落裡,瞒著日本兵的耳目,说这寺庙中早就没有什麽「大磬」了,不信的话,可以带著他各处看看。日本兵没有找到我藏身的所在,所以也只得算了。我就在那阴暗的地方等著光明,等著胜利,等著人来拯救我,一等就是八年时光。祖国胜利的号角吹起,我又耀武扬威的站在大雄宝殿的中央了。

  从此我大胆了起来,我得到了一个结论:凡是想毁灭我的人终归是自取灭亡!我本是清淨的法器,我本是道业上用的工具,「龙天的耳目」,那裡是凡人所能毁灭的呢?

  不幸的灾难又接踵而至了,中国大陆上不时的战乱,佛教又遭到空前的危难,我又感到无处容身。为了再怕过八年的黑暗日子,不得不渡海飘流到台湾来,过著流浪的生活。和很多流浪者一样,我也不免有点感慨,想到我的黄金时代已经成了过去。

  我现在已经没有尊严了,在大陆上,除去无知的老太婆烧香敲打我以外,那就只有维那师了,维那师打我是很有经验的,一定要在「板」上,一定要在「眼」上。现在,张也可以敲我,李也可以敲我;出家僧尼可以敲我,在家男女也可以敲我;会的人能敲我,不会的人也能敲我;参参差差,乱乱糟糟。初学的人每次来敲我,都会错几下,每错一下,大众师都会投过一个不安的眼光。我知道他们动了念头,修行就是要止了妄念的,动念头怎麽行呢?在丛林裡,一切唱诵的起腔,都是由敲打我的维那师来,现在在这裡,磬子一敲,有时不由维那师开口,中间的那个所谓「做主」的人,哼哼哈哈的起腔唱起来了,等到维那师知道他唱到那裡的时候,我已经有好几下忒板没有敲了。不如法的现象如此,叫我有什麽好说呢?

  更痛心的是住持们常带我出去做经忏〔注五〕,按照佛教的仪式规矩做倒也罢了,那知道我有时听到他们念的是「至心信礼北斗大天尊」的经文,供的是「圣德巨光天后王母」的牌位,我现在抛头露面的在外献丑,和一些外道经文结了伴侣,将来有什麽面目见「江东父老」呢?盼望佛教诸公大德,请你们不能看我沉沦下去,为我前途计划一下吧。

  〔注一〕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建筑共修的大寺院,始于唐朝江西道一禅师,因姓马氏,时称马祖。

  寺院的规矩,为唐朝怀海禅师所立,禅师因在百丈山,故又称百丈禅师。

  〔注二〕维那:意即纲领,重要负责管理的人。

  〔注三〕殿主师:佛殿上管理香火的人。

  〔注四〕三武一宗:三武--魏太武,周武帝,唐武宗。一宗--周世宗。此皆破佛法的帝王。

  〔注五〕经忏:做超度亡魂的佛事,名叫做经忏。

热文推荐

  • 佛教唱赞时法器打法

      一、钟。钟,是寺院报时、集众所敲打的法器。在印度,召集大众时,常常打击木制的犍椎。如(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四记载,在七月十五曰比丘夏安居圆满而增长戒腊的曰子,称为受岁曰,佛陀告诉阿难,在露地上速击犍椎,召集大众。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便以中国固有的钟、鼓等代替了犍椎。

  • 关于炉香赞中的法器怎么敲

      钟,是寺院报时、集众所敲打的法器。在印度,召集大众时,常常打击木制的犍椎。如(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四记载,在七月十五曰比丘夏安居圆满而增长戒腊的曰子,称为受岁曰,佛陀告诉阿难,在露地上速击犍椎,召集大众。随着佛教传入中国,便以中国固有的钟、鼓等代替了犍椎。

  • 佛教最简单的给法器开光的方法

      简单的办法,祈祷你的本尊(你信心最强的佛菩萨),念诵本尊圣号,发愿祈求他法力加持你的法器,本尊瑜伽(念诵本尊圣号或心咒,手结相应手印或但合掌,心观想本尊生起简单的说就是出现,然后放光现瑞,光照耀法器,同时法器也发出相应的光与本尊融合,但是心里要知道如幻如化非为真实,这段要根据本尊仪轨修持)。念诵念珠加持咒3遍或7遍,给法器吹口气。做你相应的课诵,如念诵经文等等。回向发愿,顶礼本尊,结束。

  • 嘎乌盒是什么?嘎乌盒里放什么?藏传法器嘎乌盒介绍

      嘎乌盒是藏传佛教的护身法器之一,为小型佛龛,通常制成小盒型,盒子里一般装有小佛像、印着经文的绸片、舍利子或者甘露丸、由高僧念过经的药丸,以及活佛的头发、衣服的碎片等。密宗行人于出门时佩戴,一者祈求本尊加持,二者于修法时可取出供奉,为随身之密坛。嘎乌盒可以用来避邪、护身、镇宅和增福等。

  • 佛教早晚课法器怎样敲?

      佛教寺庙早晚课时,排班两边对面站立。转身向上,一声引罄;问询,一声引罄;完毕,转身对面站立。然后,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再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再一声引罄,一声铃子(或木鱼、或鼓);转身向上。

精彩文章

  • 戒律是解脱道路上的“避雷针”

    (净时)从小,大人就告诉我一句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所以,我的生活一直都充满了各种“规矩”:法律、各种规章制度、校规等等,还有很多是从小就遵循的一些已经成为习惯的“规矩”。

  • 视水和镜为老师

    (网络)禅师将一杯水和一面镜子交给弟子,然后说:“此后它们就是你的老师,你要努力跟它们学习。”弟子说:“我跟水学习什么?”

  • 见到空中一片云了吗?

    (网络)唐肃宗问慧忠国师得到了什么佛法,国师反问他:“陛下见到空中一片云吗?”肃宗答:“见到了。”国师说:“钉钉着,悬挂着。”

  • 被绑的和尚!

    (网络)有一个年轻的和尚在化缘回来的路上被蒙面人绑架了,双手被死死地捆在身后,双脚也被绑得牢牢的,站都无法站起来;后来,眼也被蒙上了,嘴也被堵住了,关进一间湿漉漉的屋子里。

  • 一边吃肉一边念佛有用吗?还有功德吗?

    (梦参法师)初学佛的人,刚刚学佛,总是禁忌这个,禁忌那个,有的人问:“我现在学佛了,每天都诵经,念佛,但是仍然断不了肉食,这样诵经念佛,还有功德吗,将来能不能生极乐世界呢?”

  • 如何算知音?

    (网络)宋州(今湖北襄樊)广德周禅师,承继青原行思法系,是广德延禅师的法嗣弟子。一天,一位年轻的禅僧前来向他询问:“请问老师,如果听到对方谈法论道,自己却不能领会其意,该怎么办呢?”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