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入门 > 佛化家庭 >

一个佛化家庭

2013-08-02  [佛化家庭]

一个佛化家庭

  前些日子,我应友人的邀请去了趟济南。已经是第二次去济南了,所以这次去并不是专程游览名胜,而是特地去看望多年失散的一位朋友。将近十年光景的不见,彼此都苍老了不少。朋友叹息我的后脑勺增添了不少操劳的白发,我也惊奇地发现了朋友的前额脱颡出了智慧的光顶。久别重逢,另是一番感慨,个中滋味难以言表,沉默便是见证。

  我们的分别,大约是在高中毕业后。我先是放下书本出远门去谋生,朋友则是继续复读。毕竟各自的家庭背景不同,再说人家比我学习好上进心强,我可是厌倦了读书的日子。记得当时他送我到车站的时候说:“你可千万要早点回来,我还等着你一起去复读呢!”我也满口答应他,一定会回来的。可我的一去不复返,终是隔绝音训十年。

  说来奇怪,真是有缘人自能相见。之所以他能联络到我,是因为从网上无意中看到了我的文集,就发留言联系到了我,可谓是网络媒介促成彼此相见之因缘。但这次的相见,彼此都甚为惊讶。他大大没有料想到我竟然真的走上了出家之道,这对他来说是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同样,我也没有想到他竟然现在也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了。可这不争的事实,使我深深地体认到“人同此心,心同此理”的道理。虽然各人的出身、境遇是不同的,但人生的究竟归宿却是一致的。

  第一天,他到我住的旅馆来相见。开口他就问我:“是什么因缘?使你终于走上了出家之道。”

  我说:“我生来就是出家的命,原由有三:其一、生来体弱多病,早年感觉到了生命的无常,不愿过与世相争的日子;其二、从小食素,爱好幽静;其三、从小性情孤僻,不愿与人往来。其主要内因是,过早地感悟到了人生的孤单,所以出家是我的必由之路,别无选择。”

  友人听后,默然不支声。我们就默默地对坐了一个下午,也没说什么。因为想要说的话,都摆在眼前了,也就没必要可说了,倒不如沉默的好,以避免引起各自伤感的回忆。

  我们坐在旅馆的窗前,时不时地向外看看。外边是一番热闹的景象,车水马龙;屋内却是一片鸭雀无声,似乎要跟整个外界隔绝似的,静得直沙沙的。我想,惟独在这样的境界里,才能彼此互即互入,融洽相谈,体会内心深处的一丝灵感与觉知。

  直到黄昏时分,西山落日映得满山红,他才起身道别。我便送他出门,默然而去。

  第二天,他很早就到了我的住处,约我去千佛山观光。中午就顺便到他家去作客,我一般是很少去别人家作客的,可无奈他的再三邀请就去了。

  他家住在市中心,是比较繁华的小区,豪华的住宅,看来他日子过得是不错。一进门,他的妻子与小孩就迎了上来,见面合掌,先是一声“阿弥陀佛”,接着是“师父!请上座,敬香茶。”这种出格举措、祥和气氛使我很吃惊,感觉是个非同一般的家庭。

  就坐后,经过再三的询问,才知道友人的归依佛门是受妻子的影响。友人忙着沏茶,友人的妻子忙着去作饭,而小孩则是奔来奔去地玩,显得十分的活泼,见了外人丝毫没有陌生的感觉,跟自家人似的亲和。

  友人沏好茶后,对他儿子说:“去外边玩吧!别掺乎我们大人的谈话。”

  小孩顽皮地说:“知道了,阿弥陀佛!学佛人要有平等心,不能另眼看人阿!”

  我听后十分满意小孩子的回话,友人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你小孩怎么了,一点教养没有阿!快去,要不我揍你了。”友人攥紧了拳头按在小孩头上吓唬他。那小孩眨眨眼睛,吐了个舌头说:“老爸,佛说大人不能轻易欺负小孩,学佛人要有慈悲心。”这一下子说得我们哄堂大笑,小孩也笑着去厨房跟他母亲闹了。

  不多久,午饭就做好了。在客厅我听见友人的妻子对小孩说:“去叫你爸,饭好了,让先去供佛。”

  小孩应声而道:“阿弥陀佛!知道了。”

  友人听见后,起身去佛堂供佛,小孩依然是跟着他父亲去了佛堂。我看着他们父子俩的背影,不由地发出了赞叹之声。这样的佛化家庭是稀有难得的,其生活是富有韵味与活泼气息的,肯定是一个和睦的家庭,难怪会有这么一个机灵的孩子出生。

  用完午斋,友人的妻子便回卧室禅坐了,我跟友人继续聊天,小孩则偎依在友人的身旁听我们的谈话。他也时不时要打断我们的谈话,问点佛学基础知识,如“什么叫三宝?”“什么叫八正道?”等。并且我还从友人的谈话中得知,年仅四岁的小孩在他奶奶的教导下学会了背诵《心经》、《弥陀经》,还会唱香赞。真是有点不可思议,小小年纪记忆力就这么强,出人意料。

  谈着谈着,眼看时间不早了,我便起身告辞回旅馆,友人也没强留。对小孩说:“你去看你妈,我要送师父回旅馆了。”小孩点点头,就进卧室找他母亲去了。

  可我们还未出门,他就跑到友人身边悄声地说:“妈妈打坐了,我就跟您一道去送师父吧!”友人很幽默地说:“哦,佛涅槃了,那就跟我去吧!”

  他们父子的这一唱一和,真是富有戏剧性,令人深思。他们送我到楼下,我见时分不早了,又天色带雾似的灰蒙蒙的暗下来了。我怕有雨,就谢绝了他们的送行,独自回到了旅馆。第三天,我便不告而别,因事紧急连夜回归。便记下了如上之言,以表聊耳!

热文推荐

  • 配偶有外遇,学佛人怎么办

      昨天有一位弟子的朋友们过来见我,她们遇到困惑,让我指点。她说:“活佛,我的先生有外遇了,爱上别的女人,我该怎么办?我心理很难受,我是不是应该离婚?”我就问她“你真心爱他吗?”“我非常爱他”。我又问:“你想失去他吗?”

  • 当老实人遇到世态炎凉

      父亲去世三年后,你来到了我家。同父亲相比,你平凡得实在是乏善可陈。可是,50岁的母亲需要一个老伴儿,而一个50岁的老人对另一半的要求也务实本真很多——只要人好就行。而你具备这个最基本的条件,你是远近闻名的好人,具体地说,你是一个老实人。和我母亲第一次见面那天,你很难堪。因为你深知自己各方面都没有优势——房子小、工资少、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退休工人,而且刚刚结婚的儿子一家还需要你的帮衬。

  • 夫妇有别 夫妻有别:人伦的起点

      孟子告诉我们五伦是父子有亲、夫妇有别、君臣有义、长幼有序、朋友有信。但,现在很多的问题都发生在夫妻这一个伦常上!  正因为夫妻是人伦的起点,如果我们一开始就发生了偏差,那么家庭怎会和谐,社会怎

  • 为什么有些人学佛,家庭却不和睦?

      现在我们很多人学佛都是学习大乘佛法的人,也就是发了利益一切众生心的人,很多人的家庭却不能和睦相处,有的和父母不和,有的和妻子不和,大部分的夫妻经常吵架,搞的人心惶惶不能如理学习佛法,这些都是因为我们没有重视菩提心的修行,也就是我们根本没有注意菩提心而导致的结果。

  • 婚姻如乘车

      人生是个漫长的旅程,而婚姻如车,想徒步走完人生旅程的人不多,那样太累,也和传统习惯不合,于是,绝大多数人上了婚姻这辆车。这辆车上,男人是驾驶员,女人是副驾驶。婚前,男人是开车的人,女人是在路边等车的人。人人都想坐宝马、奔驰,可这样的豪华车太少,偶尔过一辆,不是车上已经有人,就是人家不肯停车。

精彩文章

  • 偈颂是什么?偈颂的目的

    (灯云法师)  偈颂是佛经的特色,随着佛法传入中国,对中国的文学也产生了重大影响,中国古人的作品里也采用了不少偈颂的形式,比如《西游记》、《三国演义》等等,在散文体的内容中间穿插诗歌形式,读起来朗朗上口。偈颂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容易记住,而且容易持诵,如果配上音律,也会很好听。所以佛经上经常在一段长行文之后,就会用一段偈颂来重复前面的

  • 宗赜禅师启建莲花胜会,得到菩萨的感应加持

    (广行法师)  宋朝真州长庐寺宗赜(zé)禅师,继承慧远大师遗风道范,启建莲花胜会,普劝大众念佛。有一天晚上,宗赜禅师梦到一位少年,头上戴着黑巾,身上穿着白衣,风貌清逸秀美,少年对宗赜禅师作揖说:“我想报名加入您的莲花胜会,请禅师慈悲写上我的名字吧。”宗赜禅师问少年叫什么名字,少年回答说:“我叫普慧。”刚写完,少年又说:

  • 家里人不信佛,反对我学佛怎么办?

    (容通法师)  很多在家学佛的居士,都会遇到这同样的情况,就是你自己虽然信佛学佛,但是家里人,其他人都不信佛,也不学佛,而且还反对你来学佛。那么这个时候你要去道场,或者到师父身边去学习佛法,去请益,参加种种法会,肯定都不会得到家里人的这种同意或者许可。他们不会欢喜地去支持的,甚至他们会竭力地去反对你。

  • 修学用因果戒律守护解脱心

    (华平法师)  修学的过程中用因果戒律守护自己的解脱心,往往在修学过程中会有贪欲的劫贼时而出现。不安分的欲求心会影响替代自己的解脱心,这要靠善知识(师父)的提醒和引导。

  • 念佛是为了求什么?念佛是为了往生极乐世界

    (宏海法师)  修净土法门,我们都会念佛。但念佛是为了求什么呢?我们很多时候会说“为了求平安吉祥”。很多人到庙里拜拜、念念,说为了家里都好,也为了自己消灾免难。还有人问,我跟阿弥陀佛缘分这么深,这辈子从小开始就到庙里念佛,一直念到老了,可是为什么感觉自己还是那个样子,没什么进步呢?

  • 观照自己是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

    (贤宗法师)  有大成就的人都是善于学习的,即使历尽艰难坎坷也不会停下学习的脚步。释迦牟尼就非常好学,19岁离家后便遍访名师,十分博学,与“发愤忘食,乐以亡优,不知老之将至”的孔子十分相似。每个人都要像一棵树,根扎得越深汲取的营养就越多,生长得便越稳固,每一个枝叶都拼命吸收阳光雨露,慢慢就能够树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