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新闻 > 慈善新闻 >

四川一对龙凤胎弃婴安家寺庙13年 老住持当爷爷

2014-03-01  [慈善新闻]

龙凤胎两兄妹成长留影

龙凤胎两兄妹成长留影

2月21日,妹妹学慈(后)同医院回来的哥哥学善一起回家

  2月21日,妹妹学慈(后)同医院回来的哥哥学善一起回家

  因为古龙寺老住持的善举,一对被遗弃的唇腭裂龙凤胎缘结古寺。转瞬间13年光阴,这对双胎胞改变了庙里的一成不变的清修,却也让这座藏匿在黄龙溪古镇中的寺院收获了不少生机。衣食住行、出门连一元钱公交车都舍不得坐的古龙寺住持新耀法师,对兄妹却很大方。从两个孩子的唇腭裂手术,到学善治腿,13年来,“为了这两姊妹,他们师爷确实费心。”而兄妹俩对新耀法师的敬爱,全寺院的人都知道“以后我要开飞机,第一个就载师爷……”

他们的一天

  五更起

  2014年2月21日凌晨5时整,一声空灵的钟磬回响,叫醒一座藏匿在黄龙溪古镇中的寺院。斋堂二楼的一间客房里,小女孩儿眼珠子微微转动一阵,几分钟后睡眼惺忪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女孩儿名叫学慈,2013年底,她从楼下一间两人合住的客房搬到了二楼独自一个人住。把上衣穿好后,学慈斜靠床头,随手拿过来放在床边的一本7年级教科书,顶着泛黄的白炽灯光逐一浏览。半个小时后,寺院的钟声再次响起,天依然那么黑。

  又翻看了几页书本,学慈这会儿是真醒了,穿好衣服,整理完书包,她迈着静悄悄的步子走出房门。周围的房间零星泛出灯光,楼下斋堂传来熟悉的窸窸窣窣声。

  走到一楼楼道口,学慈敲开旁边房门,“孃孃!”里面的人还没来得及回应,她转身进了后面的卫生间,一番洗漱和精心的对镜梳妆后,学慈终于出来了。

  甩着马尾辫,头上点缀着两个蝴蝶结型的发卡,学慈生来皮肤白皙,眉眼带笑,甚是可爱。她蹦蹦跳跳绕过走廊向斋堂走去,此时6点30分,天空微微吐白。

  吃斋堂

  “杨奶奶,李奶奶,慧师爷……”“学慈啊,”走进内堂厨房,学慈端出一碗粥和一个包子,坐到一群老人中间,穿粉红色外套的小姑娘在一群穿青布衣服的僧人和居士中格外显眼。

  一会儿,一位穿深红色外套的阿姨黄家琼进来,“孃孃,哥哥今天回不回来?”“应该要回来,”“嘿嘿,好!”

  吃过早饭,学慈把自己的碗筷端进了厨房,“孃孃,我走了哈,”“嗯,慢点儿骑车。”几分钟后,她蹬着自行车从斋堂外一闪而过,从寺院的侧门离开。一更睡时间转眼到了下午5点40分,一个小时前还人来人往的寺院,只留下佛香燃烧的袅袅轻烟弥散在空气中,偶有一声撞钟伐鼓回荡,甚是清幽。

  学慈蹬着自行车冲进院里,“孃孃!”明朗的声音划破寺庙的寂静,她一边笑着冲台阶上的黄家琼打招呼,没有减速的继续往一处角落奔去。

  片刻之后,她蹦到了“孃孃”身边,开口第一句话“哥哥呢?”“还没有回来,你想吃啥子?”斋堂的晚饭是4点半,学慈早就错过了。

  “我炒蛋炒饭吧,”回答过黄家琼后,学慈在斋堂的厨房里熟练点火、舀油、打蛋、铲饭……学慈早晚询问一次的“哥哥”叫学善,此刻正在从成都一家医院回寺院的路上,两人是龙凤胎兄妹,有同一个姓—“释”。

  正端着蛋炒饭吃时,“学慈,哥哥他们到停车场了,”放下刚吃了几口的饭碗,学慈拿过黄家琼手里的三轮车钥匙,蹬着自行车风一样的朝停车场赶去。学善的腿脚如今不方便,从小镇停车场到寺院,要用电动三轮车接送。在停车场见到学善,学慈冲过去亲昵揽住学善的肩膀,“哥哥,你今天……”

  学善今天拎回来一架飞机模型,刚走进寺院,学慈就“抢”过来拆包装,“你小心点,放平……”学善坐在三轮车上下不来,心都到嗓子眼了,深怕妹妹稍有不小心把自己心爱的宝贝弄坏。围过来两个老僧人和居士婆婆,也在为学善说好话,“学慈你小心哦,你哥哥紧张得很呀。”

  吃过晚饭,兄妹俩在黄家琼房里看电视,“明天要去修车,”照顾学善的阿姨衡朝珍在说第二天的安排,“顺便带学慈去配副眼镜吧。”两个阿姨在商量,最近学慈看东西一直虚着眼睛,像是近视了。

  “好呀,”这对学慈来说太好了,平日里她和哥哥都在寺庙里,跟着两位阿姨出门办事是不多的“放风”机会。商量完这事,四个人就散去,黄家琼照例把学慈送上二楼房间;学善跟着衡朝珍回房。

  这一天是星期五,众人都比平日睡得晚,“平时晚上七八点钟,两兄妹就回房睡觉。”此时,寺院里的其他人早就已经睡下。

“他们要不在,全寺院的人都舍不得”

  2013年底,原本和黄家琼共住一间房的学慈,被师爷要求“独立门户”,一个人搬到别的房间。“人大了,要学会独立,”对兄妹俩的教育,新耀法师自称“很严格”。“头发不梳好,着装不得体,是不允许出房门的,”在新耀法师看来,孩子的教养很重要,“我要对他们负责,如果没有教育好,就是我的失责。”

  “向善,”这是新耀法师对兄妹俩的期许,“学善,学慈,善良和慈爱,愿他们成为这样的人。”

  “两个娃娃都很乖,也心善,”不管是活泼好动的学慈,还是温和安静的学善,寺院里的人都这样评价,“他们要不在,全寺院的人都舍不得。”

  学慈这样说:“我觉得自己很幸福……不过师爷不准我出寺院耍,就不幸福了,哈哈哈,”调皮过后,她很懂事的说:“师爷怕我学坏,我不想他担心。”

  “两兄妹爱站在寺院戏台上唱‘世上只有师爷好…’,”回味起这些,新耀法师一脸笑容。

住持有些措手不及

  “我们出家人,哪里懂带娃娃…”

  两个小生命降临后,新耀法师只能聘请保姆在寺院外照顾,“我们都是出家人,哪里懂得起带娃娃……”他说:“那时候娃娃样子难看,换了好几个保姆也嫌弃。”

  兄妹俩2个月大时,黄家琼开始接手照顾。“黄孃孃家里条件太差,”新耀法师回忆起过去,“两个娃娃一个多月大时,我去黄孃孃那里看他们,进门一看就把我心扯痛了,两个娃娃一人睡在床的一头,房子很破旧,屋顶漏起几个洞,好像娃娃直接睡在露天……后来我要走了,说了句‘两个娃儿,我走了哈’,结果学慈马上就哭起来,”新耀法师很感慨,“才一个多月大,好像是通灵性的,他们那里条件太差。”

  平时“极节俭”,对娃娃却大方

  “捡别人衣服穿,娃娃心里会苦”

  “以后我要开飞机,第一个就载师爷……”学善寡言少语,说出这番心底话不容易。兄妹俩对新耀法师的敬爱,全寺院的人都知道,“为了这两姊妹,他们师爷确实费心。”

  衡朝珍告诉记者,新耀法师每天只吃一顿素斋,也从不为自己添置物品,是个极节俭的人,“有时候出庙办事,他1元钱的公交车也舍不得坐,就走路。”

  如此节俭的一个出家人,决心收养学善和学慈起,从没有对兄妹俩“节俭”过。别人送来的旧衣物,师爷婉言回拒,“两个娃娃总是‘捡’别人的衣服穿,他们心里会苦。”

  “比起求医看病花的钱,吃穿那都是小事了,”从两个孩子的唇腭裂手术,到学善治腿,熟知每一笔开销的衡朝珍都已经算不清楚,“听说哪里的医院可以医,哪种药可以治,就喊我带起去,从来没犹豫过。”

他们的讲述

  龙凤胎的身世

  成都黄龙溪古镇上,有座寺院叫古龙寺,一对双胞胎兄妹的身影,在这里穿梭已近13年。

  兄妹俩姓释,他们的故事,开始于2001年农历四月。

  哥哥:河边发现我,住持和尚当“爷爷”

  2001年农历四月,我来到这个世界,猜想自己应该出生在成都市双流县黄龙溪镇附近吧,因为懂事后我听周围人说,我是初八在黄龙溪镇古龙寺附近的一条小河边上被发现的,大家都说:“脐带都没断,唇腭裂,当时的样儿很难看”。

  听人说,当初被遗弃在河边的我如同烫手山芋,没有人敢接。

  老天关上了一道门,但为我打开了一扇窗,古龙寺的一位已故居士婆婆,当时在敬老院见到了我,她知道古龙寺的住持新耀法师是个心善的人,于是把我抱回了古龙寺。

  接到我时,新耀住持也十分为难,他试图拒绝做这件很不容易做好的好事,但又不忍心可怜的小生命流落街头。就这样,他成了我的“爷爷”。

  妹妹:我被送到庙门口,字条注明是对龙凤胎

  农历四月已经很热,蚊子到处都是,不知道是谁把我放到了古龙寺的大门外,只知道那时天很黑,蚊子肆虐把我脸上咬了好多包,我只能哭……

  发现哥哥后的第三天深夜里,一阵啼哭划破古龙寺的寂静,传到古龙寺住持新耀法师耳中,他跟着声音找过去,居然庙门口又有个婴儿。

  长大后,新耀法师对我们说,我和哥哥的唇腭都是裂的,但皮肤很白,脸上被蚊子咬了好多包。跟我一起的襁褓里,还有一张小纸条和200元钱。上面写着:“这个女婴和三天前收养的男婴是一对龙凤双胞胎,农历四月出生,男婴比女婴大30分钟”。

  就这样,我们闯进了新耀法师的生活,也把这个年过半百的方丈和尚变成了我们的“师爷”。

热文推荐

  • 台湾桃园5岁女童捐20万台币援助贫困生爱心午餐

    桃园5岁女童宋新霓捐出多年存下压岁钱共新台币20万元约4万3千元人民币,让贫困学生暑期有爱心午餐吃。她说,捐出是有点舍不得,但有小朋友没饭吃,所以还是捐出来。

  • 上海杨浦区太平报恩寺慰问修复基地周边困难老人

    2013年8月30日上午,上海市杨浦区太平报恩寺工作人员来到修复基地所在的平凉路街道新世纪养老院和阳普敬老院,给生活在那里的老人们提前送去节日净素月饼,并祝愿老人们幸福安康,佳节愉快。 太平报恩寺恢复重建工程正在积极推进中,尽管寺院尚未建成,但他们始终不忘践行宗教界人士服务社会的理念,热心参与公益事业,帮扶周边困难群众,获得了所在街道和居民们的一致赞赏。

  • 北京市仁爱慈善基金会仁爱启动山西大同永泰心栈

    北京市仁爱慈善基金会仁爱启动山西大同永泰心栈  2015年6月28日,山西大同永泰心栈正式投入使用。北京市仁爱慈善基金会主管法师、龙泉寺监院禅兴法师率仁爱心栈项目部、龙泉寺教化部等部门相关负责人,及天津南

  • 少林寺慈善行活动走进河南省登封市石道乡

    少林慈善行一行慰问李冬冬家庭少林慈善行一行慰问贺晓渊家庭少林慈善行一行慰问张钦瑞家庭  2015年6月28日,结束了连日的阴雨,登封市空气清爽,慈悲生香。在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的关心与指导下,经过前期的走访

  • 斯里兰卡先天性畸形患儿手术成功 向印顺法师赠送锦旗

    Dulen小朋友一家向印顺法师赠送锦旗  2015年7月10日,斯里兰卡先天性畸形患儿Dulen手术圆满成功,在归国前Dulen小朋友一家特前来向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海南省佛教协会会长、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法师赠送锦旗表

精彩文章

  • 视水和镜为老师

    (网络)禅师将一杯水和一面镜子交给弟子,然后说:“此后它们就是你的老师,你要努力跟它们学习。”弟子说:“我跟水学习什么?”

  • 见到空中一片云了吗?

    (网络)唐肃宗问慧忠国师得到了什么佛法,国师反问他:“陛下见到空中一片云吗?”肃宗答:“见到了。”国师说:“钉钉着,悬挂着。”

  • 被绑的和尚!

    (网络)有一个年轻的和尚在化缘回来的路上被蒙面人绑架了,双手被死死地捆在身后,双脚也被绑得牢牢的,站都无法站起来;后来,眼也被蒙上了,嘴也被堵住了,关进一间湿漉漉的屋子里。

  • 一边吃肉一边念佛有用吗?还有功德吗?

    (梦参法师)初学佛的人,刚刚学佛,总是禁忌这个,禁忌那个,有的人问:“我现在学佛了,每天都诵经,念佛,但是仍然断不了肉食,这样诵经念佛,还有功德吗,将来能不能生极乐世界呢?”

  • 如何算知音?

    (网络)宋州(今湖北襄樊)广德周禅师,承继青原行思法系,是广德延禅师的法嗣弟子。一天,一位年轻的禅僧前来向他询问:“请问老师,如果听到对方谈法论道,自己却不能领会其意,该怎么办呢?”

  • 收养流浪小猫,地震中全家获救

    (网络)毛毛原本是一只流浪猫,李先生第一次发现它的时候,是在住家大楼的楼梯间里,当时天正下着大雨,而那时还很小的毛毛浑身湿漉漉的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那只小猫可怜的目光,让李先生不忍离去,于是他决定将那只小猫带回家收养。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