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人物 > 汉传佛教人物 > 其他汉传法师 >

大死大活和小死小活,抱定“念佛是谁”死句啃

2020-09-16  [其他汉传法师]

来果禅师:大死大活和小死小活,抱定“念佛是谁”死句啃

  “莫谓无心便是道,无心更差一程路。”这些话同你们讲,实在没有什么讲头;在你们还以为不十分要听;因为各人的心行上差得太远。我亦不能不尽我的天职,只好一层一层讲下去。

  用功的人,对于世间上名利、荣耀;冤亲、贪爱、瞋恚等等,总名世间事,必须要死;还要死得一点不许存。古人讲:“大死大活,小死小活。”就是此理。怎么叫小死?这是别名,就是小悟。

  大活,亦是别名,就是大悟。如何是小死呢?身死,就是小死;身上的痛痒等等一概不知,与一个活死人差不多;身虽死,心没有死,心还是活活泼泼,就是小死。

  大死呢?就是身、心俱死;心死,只许“念佛是谁”心心用,念念用,忙忙的用,虽然这么用,还不许知道是在这么用;若要知道有“念佛是谁”,有忙忙的用,心就没有死。

  那么,以何为铁证呢?你的心大死了,我要问你:你叫什么名字?你能答我,你就没有死;要你答不出名字,不晓得叫什么名字,才许你的心是死了。我问你:大死没有?现在七个七打下来,工夫不用到大死,怎么可以大活呢?

  大家站这里,抚心自问:看死到了什么程度?但是,这许多话,不是我信口开河的,我是从这条路上行过来的。古人的话,你们不相信,我也不相信;何以呢?没有看见,怎么会相信呢?我自己行过来的,说到你们听,大概要相信:

  我在金山住的时候,四个人共一个位子,刚巧的,四人名字都是妙字,妙某、妙某,内中有我师弟叫妙丰。维那常常讲:“人家三藐三菩提,你们四藐四菩提。到好玩!”

  我是一个人独在地下,他们觉得难为情,常说:“妙师傅,你坐位置罢!”我也不理他叫我不叫我,我照常坐在地下。

  我那师弟老要与我讲话,我也不理他,他说:“你是湖北人不是?”

  我说:“念佛是谁?”他说:“你叫妙树,法号净如吗?”

  我说:“念佛到底是谁?”他说:“你大概是我师兄!”

  我说:“念佛究竟是谁?”他弄得没有办法;一个冬好几次这样问,我皆如是答他;他要我讲一句话,了不可得。

  到了正月期头,他回小庙,师父问到他说:“你师兄在金山住,你知道不知道?”

  他说:“我是知道,我与他讲话,他总不答我,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的。”师父讲:“快去把他带回来!”

  他就来金山,一把拉住我说:“我说你是我的师兄,你总不答我;原来真是我的师兄!”我说:“念佛是谁?”

  他说:“不管是谁不是谁,你跟我回去!”我说:“念佛是谁?”

  他说:“师父特为教我来带你回庙的,你不能不回去!”我说:“念佛是谁?”

  他弄得没有办法,便拉住我说:“你这个人太无道理!回去看看师父,也没多远,就在句容,为什么不回去?”我说:“念佛是谁?”他把我放下说:“罢了!罢了!”他回去了。

  你们想想:我那个时候,把这许多最要紧的应酬都死得光光的,还有“我”在吗?你们还有几个人照我这么行?恐怕你们不但邻单、共位的知道名字,西、东单的人都知道名字。你们想想:我那样子为人,至今天有四十年,还是一个平常人,你们的工夫不用到这里,怎么想开悟?可怜!

  你们没有一个人肯抱定一个“念佛是谁”认真的死去;抱定这一个死句啃,不问开悟不开悟,终归用功,一直死句死下去;死透了,还怕不活?你们不但不肯死,还要东想、西想,想出一句、两句话来安排比喻一下子,以为:“对了!这就是我的工夫。”你们苦恼不苦恼?

  再则,或者可以死一下子,早晨死去,到晚想想:“不对!死得没名堂;又不高兴死句,要改改话头!”就如早晨栽秧,晚上就要收稻,没有稻子收,耕掉,再种豆子,就是这样的。

  你们看!这样的工夫,还能算是参禅吗?你们大多数是这样的。你们自己问问自己,对不对?抚心自问:照你们这样工夫,我还要向你们讲吗?何以呢?我讲到那里,要你们行到那里,你们行的就是我讲的;你们这样的行才对,才说“言、行相应”;我讲到那里,你们跟不上来行,不是白讲吗?

  虽然这么说,你们几十个人,总有几个工夫深入的;不要多,就是一个人工夫到了我讲的这个地方,不能说一个没有;既有这么一个人,当然我要替你这一个人还向前讲。

  你们对于这一个死句子“念佛是谁”一直死去,直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这样的行,是怎么行的呢?要你把“念佛是谁”用到不知有“念佛是谁”,人也不知,我也不知。

  人、我怎么不知呢?人,即是世界、虚空;我,即是这个肉身体。教下言:外六尘,内六根,中六识。宗门下不是,首先把世界、虚空要忘了、死了。

  那么,世界、虚空既无,我在什么处?我这个身体既死了,身上的痛痒,穿衣、吃饭、饥寒,还有吗?既没有这许多,一定这许多都没有;还有名字在吗?你们想想:对不对?

  那么,内也忘了,外也死了;还有我们中间一个“念佛是谁”在。“念佛是谁”是要参的,首则历历明明的参,次则清清澈澈的参,再则精进、勇猛的参。

  你参到这个时候,绵绵密密的,我问你:“世界、人、我、虚空,还有没有?”你说:“没有。”很好!

  再问你:“我还有没有?”你说:“也没有。”很好!

  我再问你:“你的心还有没有?”你答一句“无”。我问你:“心既没有,口里的话那里来的?”你要说“有”。

  我问你:“这个‘有心’是在‘念佛是谁’上?还是‘念佛是谁’在‘有心’上?”大家答我一句看!我要看看你们的工夫到了什么程度。发起心来参!

热文推荐

精彩文章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