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人物 > 汉传佛教人物 > 静波法师 >

受过戒与没受过戒是有区别的

2020-02-20  [静波法师]

静波法师:受过戒与没受过戒是有区别的

  其实“戒”有自由的意思。当然,戒本身就有解脱的意思。不但自己能自在,也尊重别人家的自由和自在。比如说五戒中的不杀生,不杀生主要是不杀人。

  如果佛教徒都杀人,那不麻烦了吗?主要是不杀人。是珍惜别人的生命,不杀生,杀人是最重要的,是波罗夷罪。什么叫波罗夷?波罗夷是不可忏悔。就是你杀了人了,你不能忏悔。你杀人,你怎么忏悔,就是把头掉了,一个人的头掉了,你还能活吗?活不了了,所以这个罪是不可悔。

  当然,我们不会犯这样的过失。我们肯定,我相信大家再糊涂、再混都不会犯这样的过失。大家犯的过失都是小过失,不是大过失。至于突吉罗的小小罪,那波罗夷是重罪,突吉罗是小罪,比如说,打死一只老鼠,打死一只蟑螂,这个可以忏悔。这个可以忏悔!

  受过戒的人,即使打死老鼠,也会警觉到,那受过戒了,哎呀,怎么样啊?“我打死老鼠了”,“哎呀,我打死老鼠了”,觉得,“哎呀,我对不起那只老鼠”,这是肯定的。我打死它了,觉得很难过。而没有受过戒的人,或许他就会说:“打死它!打死它!害人的家伙。”那肯定是不一样的,这态度是不一样的。因为我没有受戒,所以我也没有负担嘛。

  而且不仅仅是老鼠,甚至蚂蚁,我们也经常会惭愧,因为我们连蚂蚁都是不可以弄死它的,因为我们要珍惜它们的生命。这样的话,才能够体现你的慈悲。打死了,“哎呀,打死了,哎呀,打死了”,这个就很惭愧。甚至有的人打死完老鼠还会说:“今天打死一只老鼠,我打得非常准。”

  前几天,我那是没有打死,把它放生了,怎么放生呢?有一只老鼠,它跑到我那个椅子上坐着去,扑棱一声!我出去一看,它从那椅子上,嘭一下跳下去,跳下去直接钻到笼子里,啪一下给它拍那儿了,拍那儿怎么办?把它送走了,要放生,放生还得小心谨慎,不然你放到外边,人家看,你怎么往外边放耗子呢?能不恨你吗?还得偷偷的放,我说的是实话,做好事要讲究方法。

  不然你大摇大摆的你上外边放,你试试。没人不骂我们的。你不能啊,不能理直气壮,偷偷的放,“希望你赶紧别淘气了,赶紧找个地方,自己偷摸躲起来吧,不然早晚是个麻烦,何必要做老鼠呢?”

  就像我们很多人,你为什么要做坏人呢?大家烦你,你做好人你不堂堂正正吗?老鼠跟坏人差不多,老鼠过街人人喊打,那你说坏人大家不烦他吗?虽然不敢打,有时候,但是烦他总是可以的。所以态度不一样。

  两者之间的差别就在于有没有惭愧、认错的一种心态。那个受了戒的佛教徒,他就觉得,“哎呀,我打死一只老鼠”,觉得心里很不好受。那没有受戒的,无所谓,打死了,我给它打得很准,我一下子就把它弄死了。

  我们过去曾经说,说过,一个学佛的人去喝酒,比一般人喝酒的罪过要轻得多。有人说:为什么?心态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比如说,他敢在大众面前喝酒吗?一个出家人敢在大众面前喝酒吗?他不敢,偷偷摸摸喝,除非这个环境已经糟糕到什么程度了,他胡来,就开始喝,酩酊大醉。他不敢,他偷偷摸摸地去喝,一旦让我知道了,那肯定开除了嘛,那根本问题嘛。

  偷偷摸摸喝了,喝一口的时候觉得,四外撒磨,一看有没有熟人哪。那人家社会人,“我就喝了,我喝醉了,无所谓了”,那你看看,这有没有差别?有啊。可见,佛教徒还是好人哪,还是,要相对来讲,还是比较善良。当然,社会人对佛教徒要求比较高。为什么要求比较高呢?因为他们都希望我们都成佛了,而我们现在还达不到这个境界,所以我们得需要努力。

  所以,这样的人往往说,“惭愧呀,惭愧呀,我学佛了还喝酒,实在是罪过呀,罪过。”那么有了忏悔的心,罪过就轻了。而换成一般的人,不是醉酒,不是酗酒,而是劝酒,没完没了,“再来一杯,没关系,谁醉了?我才没醉哪,一醉方休。”最后怎么样?就喝醉了,出去驾车,最后出事了。那有人说,有这么寸吗?是啊,太容易了,现在这车辆多多呀,安全不能保障,所以我们现在需要注意。

  我们感觉到现在的佛教徒要有惭愧心,你好了,你说了,“好了,法师教我们了,惭愧呀,我是佛教徒,我还喝酒”,好了,你也去试验,你这也不可以呀,真不可以。如果我试验,我真的被人发现了,很多人说了:“你千万别听他的,他净瞎扯,他搁那儿讲得那么漂亮,你看他搁外边喝酒。”麻烦了,谁都不信了,你说的那都是假话,尤其是身份越重要的人越有更多的责任,因为大家对你的期望值越高,所以你的责任就越大。

  原标题:受过戒和没受过戒是有区别的——哈尔滨极乐寺静波法师开示节选

  转自微信公众号:点一盏明灯

热文推荐

精彩文章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