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人物 > 汉传佛教人物 > 传喜法师 >

祖上有德,子子孙孙都有福

2020-02-19  [传喜法师]

传喜法师:祖上有德,子子孙孙都有福

渡水以舟 破暗以灯 智慧慈悲 温我法身

教导如父 慈护如母 哺育慧命 灌以甘霖

菩提迦耶 那罗延窟 台衡匡庐 祖祖一如

竖拂横拳 口念弥陀 扬尘洒水 众生普度

无尽灯 无尽灯 四生六道放光明

无尽灯 无尽灯 三途八难蒙接引

南无渡人师菩萨摩诃萨

  “渡人师菩萨摩诃萨”,上可一直追溯至佛陀、迦叶尊者、阿难尊者,再到历代祖师,如达摩祖师、圆瑛大师、虚云老和尚、印光大师、静权长老、悟公上人等,佛佛祖祖,一代一代,是祂们的传承、祂们的恩德让今天的我们还能坐在寺院里享受着佛光,享受着这份浓浓的佛的慈悲加被,这种恩德我们称之为“法乳之恩”。2010年,我特别作了这首佛曲《法乳甘霖》,供养“师父示寂五周年纪念法会”。

  其实,人间最美的就是忆念我们父母的恩德,忆念师长的恩德。作为顶礼、祈祷的对境,我们寺院里不仅供奉着师父——悟公上人,而且大家常年都在饮水思源。静静地去感悟、体会这源头之水,会发现我们才是幸福的人或说是有福报的人。师父不仅在我的头顶上,也在每一个有缘者的头顶上,在我们心的莲花中,带着微微的露珠,师父的光明在照耀着我们。我们忆念着师父,每个人都会充满温暖。这种忆念与感恩,首先会温暖到我们自己。这种感恩的文化是有质量、有内涵的,是非常美丽的一道内在风景,瞬间就会让这文化的沙漠被绿化。

  所以,人类文明的延续伴随着我们的感恩,这种美德才会延续,这个文化才能昌盛。我们礼敬着师父,师父长养着我们;这种美善的情感,是至真至美的一种生命特质,当下即可超越生死。试想,师父是死了吗?如果我们承继了这种能量,我们念南无阿弥陀佛——无量光无量寿即可超越时空、超越生死。这即是生命的链接。今天有这样的因,日后必然得这样的果。若能修到这种境界,对生死我们还会恐惧吗?因为我们的心灵获救了,苏醒了。归根结底,人类文明的复苏即是我们心灵的复苏。

  祖德荫庇,瓜瓞绵绵。每逢师父圆寂纪念日、诸佛菩萨纪念日或是传统节日,我们不仅要忆念个人堂上历代祖先,也要忆念我们文化传承的祖师;除了血脉的延续,还有文脉的延续,还有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传承。历代祖先关系到我们家族子孙的兴旺,国家的文脉、民族的文化也关系到我们国家的兴衰、文化的兴盛,而文化兴盛则国运昌盛。所以,我们出家人所做的文化事业关乎江山社稷。

  因而,佛理与国家的价值诉求是完全吻合一致的,可以服务于任何时代。纵然在浩劫年代,我师父依然告诉那些批斗者:佛教所讲的都是大道理,是亘古不变的大道理。只要人类还需要文明,还需要智慧,还需要道德建设,而佛教即是讲道德文明、精神修养的。

  我的师父悟公上人,11岁吃素,13岁出家,僧腊70多年,几十年不倒单、过午不食,一生诵《法华经》五千余部。经教义理、实修,样样都经受了严格训练,每个细胞都充满功德。然而师父这辈人历经血与火的考验,亦曾饱受压迫。上世纪30年代早期出家,在七塔寺受戒后,于观宗寺学戒堂学戒三年。不久之后抗战爆发,面对民族危亡,师父在宁波毅然加入抗日救亡僧伽救护队并担任副队长。后来,又在国清寺依止静权长老十余年,深入经藏,学习天台,持戒精严,具有深厚的佛教教理的学习和严谨的修学验证。

  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无数庙宇、佛像被拆被砸被毁,而师父这辈人用生命告诉我们佛法的价值。有人欲毁佛像,师父以身护佛,以殉教之心忍受殴打,木棍打断了而身体未伤;面对批斗,师父依然默默念佛,并自制小袈裟披于衣内,被讽为“迷信大王”、“顽固分子”。而师父不改其志,严持戒律,纯如往昔,诵戒功课,安然不动。

  我师父说:“袈裟、经书、宝贝都拿走了,但我念佛,他们拿不走。”即使在游街时师父依然在念佛,仍跟众生结善缘,以欢喜心面对逆境,均源于其内在境界已超越了时代共业。当时国内有很多专家学者、社会名流因不堪招致摧残而走上了自杀的绝路,可一个出家人、一位得道高僧却能泰然处之。给祂管一口井,祂就对着井口咒愿:希望喝到井水的人日后都皈依佛门。果真,全村老少包括大队书记文革后也都皈依了师父。这即是一个大德僧伽的威德力!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师父马上主动请缨返回普陀山,第一个登上普陀山开始了修复重建。师父把佛头从草堆里捡起来,下面系上围兜,把佛像再立起来。大柱石础,十年艰辛,壮心不已,再向世界展露观音菩萨的风采。观音菩萨在哪里?在老和尚心里。信心在,佛法就不会断。

  当政府邀请师父做普陀山方丈时,师父却向政府力荐妙善长老,避让功劳,一心鼎力辅助妙善长老,这些也都为佛教界所公认、称颂。及至后来做方丈,也由赵朴初先生力荐,明旸大和尚、茗山长老等一大批佛教界长老们盛邀:大和尚,你都70多岁了,应当出来住持道场啊!

  这样的善知识也征服、感染了一批又一批学佛者。随侍在侧,耳濡目染于师父的人格魅力,上至官员、学界、知识分子,下至百姓,都深受其感动、感染。师父老人家提前十年就预知时至,最后无疾而终。我曾给师父拍摄了一部专题片《高山仰止》,在圆寂前三天,师父还在讲经说法,直至圆寂当天还在授三皈依,可谓身无病苦,坐脱立亡。

  师父用自己的生命鲜活地书写了一位佛教中人的榜样。从师父身上,我们可以解读到佛教是什么。记得第一次见到师父时,我就被震住了——师父目光炯炯,慈眉善目,尤其是两耳垂肩,走到哪儿,大家一见就磕头,一磕一大片!有的看到别人磕,也跟在后面赶热闹似地跟着磕,这是师父的威德使然。

  天南海北,每天一批批地人来,见到师父大家都很开心。师父每天笑呵呵,即便那些年纪大的见到师父也都开心得像个孩子。《高山仰止》光盘的封面即是师父的照片,是师父圆寂前4个月,我在宁波慧日禅寺给师父拍摄的。那年师父85岁,直至圆寂,师父都是这个状态;圆寂后,我们给师父洗浴更衣,师父盘腿坐在佛龛里,还是这个状态。

  看到师父,相信这世界有佛了吧?师父的两耳又大又厚,肉乎乎,是透明的。到了国外,有人拿尺子测量师父的耳朵。每次我给师父剃头擦脸,尤其是擦耳朵时都小心翼翼、仔仔细细。一笑起来,师父那如玉般的两耳就“嘟嘟嘟”地跟着抖,可以想见坐在山门口的弥勒佛,耳朵那么大不是假的。

  后来发现,师父家族的人耳朵都特别大,再后来才知道,师父家的外太公曾做过八抬御医。“不为良相则为良医”,是士子精神的人生理想。有幸成为良相就为国家做贡献,为百姓谋福利,“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倘若做不了良相当不了官,就悬壶济世,做个好医生。良相良医都可报效国家、利泽苍生,这种以天下为己任的士子精神,使得历朝历代都涌现出了许多治国之良相、治病之良医。

  同样,做过良医治病救人者,子子孙孙都有福,所谓“祖上有德,荫庇子孙”。所以,要建立起一个对得起自己及子孙的荣光精神世界而不再沉迷于眼前的苟且,这个精神世界即是祖先所谓的“积阴德”。阴德,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我们生命的精神财富。这叫“不为自己修,也为子孙修;不为这辈子修,也为来世修;不为活着修,也修个好死。”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些做人的道理,都源于儒家修齐治平的道德理想及达观生活态度。过去的科考,就是通过文章看你有没有这个味道?倘若有这个味道,有这个灵性,就可以选拔出来做百姓的父母官了。

原文标题:祖上有德 荫庇子孙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中国佛教慧日法宝

热文推荐

精彩文章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