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经大全 > 佛经原文 >

法智遗编观心二百问

2014-04-10  [佛经原文]

法智遗编观心二百问

  景德四年六月十五日。四明沙门比丘知礼。谨用为法之心。问义于浙阳讲主昭上人(左右)五月二十六日。本州国宁寺传到上人。答十义书一轴云云。答释未善读文。纵事改张终当乖理。始末全书于妄语。披寻备见于谄心毁人。且容坏法宁忍欲敷后难恐混前文。故且于十科立二百问。盖恐上人仍前隐覆不陈已堕之愆。更肆奸谀重改难酬之问。故先标问目后布难词。必冀上人依数标章览文为答。母使一条漏失。欲令正理分明希不延时庶塞颙望。

  问辨讹云。观有二种。一曰理观。二曰事观。今文不须附事而观。盖十法纯谈理观。故且二种观法各能观境显理。既不附事相而观。乃是直于阴入观理。此则正是约行理观。今那云是事法理观耶。

  问夫名事法为理观者。须托事附法入阴心用观。显理方名理观。今文既不附事托阴而观于理。何显而名理观耶。

  问附事显理乃是一种观法。何得标列云观有二种。一曰理观。二曰事观。岂以所附事自为一事。所显理更立为一理观耶。

  问约教明三法对观心。三法但名为事。今文既非约观三法。那名为所显三谛耶。

  问辨讹云。今文理观事事全成于法界。心心成显于金光。既不附事相法相。则是直体阴入事事成不思议境。则十乘心心显于金光既尔。得不是约行理观耶。

  问十法若非约行理观。那得便是普贤端坐念实相耶。

  问答疑书。既云普贤观法证前圆谈。理观示可修义。何故释难书转云念念相续。及念实相令依止观修证耶。

  问若非约行理观焉。得念念相续焉。得入理证果耶。

  问答疑书云。此玄直显心性义同理观。若少带事法且非直显心性。唯约行理观直观阴心显性。此玄既直观心显性。那非行约理观耶。

  问今文既是约行理观。那无拣阴及十乘耶。

  问本立十法是约行理观。故废后附法观心。约行观既不成。后文观心如何废那。

  问此玄十种三法。乃是正谈果法。何得是直显心性耶。

  问所引五章但称涅槃。只是佛性乃是正谈果法。该于因人佛性。岂是直显众生佛性耶。

  问如云游心法界如虚空。则知诸佛之境界。乃是直显心性该得佛法。岂名直显佛法耶。

  问诰难书特问此玄正谈佛法。那名直显心性因。何不答何得二三处。改云予不许直显法性耶。

  问今既牵率而答。何得言心性处。不言直显。言直显处不言心性。岂非四字全书恐义乖返耶。

  问答疑书云。此玄文直显心性。今何改云学者备览妙玄。已知心性遍生遍佛。故观此果法知是心性。此岂非妙玄自显心性。此玄不显心性。何得云此直显心性耶。

  问予云。良师取意讲授义合诸文。仁尚不伏。仁立学者先解妙玄。方寻此部出何文耶。

  问既此玄直显心性。故十法皆以理融。妙玄不直显心性。故十法不以理融学者解彼心性尚能融于他部何不自融当部。而更观心融之耶。

  问此玄十法文显标云为未有智眼。约信解分别。那云纯被妙玄深达心性人耶。

  问秖为此玄附于如来所游十法。广示心观故至经文不论观解。何得据被废此观心耶。

  问此玄大师被在日。当机故须即示修法。涅槃玄是灭后私制既。非当众策观。故且缺如以托讲者仿诸部授人。那云学者自知耶。

  问妙经文疏虽叙偏小。本被习圆之人。故附文作观多分在圆。令一一文不违所习。据何文证知是久习止观之人。岂大师讲妙经时。预为玉泉寺修止观人示观心耶。

  问所据观心销开等。欲成观心销文是要。且开等具于四释最后旁用观心销之。观销若要何不居初。又何文云观心销是要耶。

  问大师说玄疏时。尚未说圆顿止观。何得纯为久习圆顿止观人。示事法观耶。

  问妙玄观心。令即闻即修不待观境。那云指示行人。须依止观中修耶。

  问若废此文观心。何以称久修者。本习耶。

  问本习既是拣境修观。今文亦拣恰称本习。岂以太称而以为非耶。

  问若废此文观心将何以指示。令于止观中修耶。

  问止观既拣境修观。今文预拣示之。有何乖违耶。

  问发挥本据十法有六即义。故不观心。妙玄十法一一细示六即。何故却云彼文须有观心。观于十法耶。

  问此玄十法以一法性贯之。故不须观心。妙玄十法岂不以一理贯之。何故须有观心耶。

  问仁以此三法欲类净名疏。法无众生具观心义。彼约研心修观辨三法。此谈果证三法。那具观心义耶。

  问仁立十法。只是三谛异名故具观心义。既类法无众生。彼约所观所显。能观能显能破。能破助道正道自行利物。论三法此既一向是所显谛。理安类彼文具观心义耶。

  问又云此三法具修性义。故具观心义释毗耶离城。具论修性三德。何故更示观心耶。

  问此十法从三德至三道。而辨妙玄十法。从众生心性三道辨至极果。一一皆具六即。何故却须用观心观之。此文何故不用观之耶。

  问摄事入阴用观显理。方名摄事成理。故妙玄五义正观心文俱明观阴。仁何但云摄事归理。不云入阴观理耶。

  问今十法文既不摄入阴心。又无观法显理。那名事法理观耶。

  问辨显立十法。纯是理观。修证之法同普贤观。何故改云只有理观义耶。

  问常坐虽观三道事境。既非起心末事。又非借事立观。乃是直显心性。那名事观耶。

  问观于一念及三道。皆是直附事境观。只是一种理观那名事理二观耶。

  问常行观相好是立事境。三观依之显理方成一种观法。那名事理二观耶。

  问随自意推于末事四运叵得。只是一种事观。那名事理二观耶。

  问今约四三昧。论事理二观辨讹。既云不须附事而观。即是不附三道相好。旛坛白象起心等事。乃是一念法界观空之理观既尔。十法那无一念。等十乘耶。

  问辨讹既立十法纯谈理观。遂问何无理观拣阴十乘。仁既不立纯是事观。那责不问事观。拣境并十乘耶。

  问大意与正修。事仪与理观。互有广略。举四行必带正修观法。予将常坐为难。已摄正修何得枉。云常坐唯在大意耶。

  问予云。若依五略修行证果能利他者。一是闻师取意教授。二是宜略即能修证。那得枉。云五略自具十乘耶。

  问若诸经与妙经观体全同。何故妙乐云此示观解异于他经。他经岂无圆观耶。

  问前时圆教欲修观人。既未闻开于声闻。那能自用开显之理为观体耶。

  问若二经圆理是同。妙玄十法。那无理融耶。

  问妙玄一心成观。那类方等忏仪未成之观耶。

  问若执王数相扶观。王必观数何故约识心修观。后更历四阴观耶。观时既然悟时那不然耶。

  问王城耆山房宿。万二千数皆观阴入。那云事法观。不立阴入为阴境耶。

  问既云又诸观境不出五阴。今此山等约阴便故山等。约阴既便故立阴名。则显诸境虽无阴名。而体皆是阴故云不出五阴。那据此句判诸观境非阴耶。

  问所云以诸文中。直云境智者。盖以诸文既对阴不便。故辍阴名而但以一念心。及因缘生心等为境。以三观为智。即是直云境智也。若不尔者有何观解。但立境智两字耶。

  问诸文观一念心。及因缘生心。若非阴心谓是何物。如仁之意岂不谓是清净真如耶。

  问大意妙境云观心性。诸文事法多观心性。止观既是阴识之性。诸文那不是耶。

  问山城观中妙乐。令于此辨方便正修。讲人还须于此辨否。若不辨者则违尊教。若具辨之学者还可修否。

  问妙乐于山城观中。令于此拣境及心。若非拣阴为拣何境。若不拣思议取不思议。为拣何心耶。

  问阿难观中妙乐。令具述观相。若不述拣境十乘。何名具述。岂独此中具述验知凡指止观。皆令具述那违教耶。

  问婆多观中妙乐。令广引般舟三昧。仁于讲时还曾引否。

  问山城之外只合直云境智。今文既立阴境以验。是讹者山城之外房宿。亦立阴境。不异山城。万二千人立十二入为境。岂亦后人添耶。

  问诸文观一念心与此弃三观一何异。纵诸数相扶。岂不的以心王为主耶。

  问今文因云弃三观一。验是讹者。据何教云附法观心。不得拣阴耶。

  问十二入各具千如。则已结成妙境。诸文但云阴等。未结妙境乃于此。境示乎三观。三观若立境自成妙。故云但寄能观观耳。今文弃三观一方当示阴。未结妙境故于此境示乎三观。显金光明岂非寄能观耶。那将示阴便为妙境。那云不是寄能观观耶。

  问义例二种观法虽不云阴。而云入一念心。心之与阴虽能造能覆少殊其体。岂异托事则山城观。阴既令拣境。那执二种不立阴耶。

  问答疑书云。此玄文十境不足既无修发九境。验知只有阴境。既是十境中辨须是拣阴之境。且今十法何文是拣阴境耶。

  问妙玄心如幻焰等。既在观心科中。须作境观而说。故释签云。今销一一文俱入观门。仍须细释令成妙观。何得谤云是通途法相耶。

  问指要本立先解诸法皆妙。然欲立行须论起观之处。乃立不变随缘阴识为境。观之显理。仁曾破之今那枉予解。则唯妄观方了真耶。

  问予据金錍大意立不变随缘。名心为所观境。岂是独头之妄。那斥同外道耶。

  问予据止观念处忏仪。立阴识妄心一念无明为境。此诸教文既单就妄立未云即真。岂是外道说耶。

  问所观之心。是无明染缘所成。佛界心是十乘净缘所成。诘难书定所观心。那责不说净缘佛界心耶。

  问金錍立不变随缘。名心本示妄染色心有果佛性。若是随净缘佛界心者。岂是佛界色心有佛性耶。

  问辅行引心造如来。本证妄染阴识能造一切因何抝作非染非净心耶。

  问若云妄心即真故。立非染非净心者。岂大师不知即真。那但云阴识。应不及仁之所说耶。

  问大意本示止观阴识是随缘心。辅行乃指随缘所成阴识能造如来。那作四句分之云大意。是随缘染净心。止观是非染净心耶。

  问若转计云妄心即理故。云非染非净者。何独止观。论即大意不即耶。若皆即者何故约句定分之耶。

  问若约染净两缘所成十界心。论所观境者十境之中。那无佛心耶。

  问示珠云一念常灵寂体。一念真知等显。是以真性释一念耶。

  问示珠若知一念是妄。何不仰顺妙玄释签。以迷因法释心。那云心非因果。约理能造事以释心是因耶。

  问大意虽将阴境在修观文中。拣繁取要与大部不殊。岂见文在一处便不分阴境。理境所破所显耶。

  问大意云异故分于染净缘。缘体本空空不空此论所显。能破三谛三观。那得引此而难所破心境耶。

  问仁既自云浊成本有之语此示本迷。今了迷心当体即理。染净不二等。且所观阴心为约本迷说。为约今了说二义。若混则将贼不分。那名观法耶。

  问虽云三无差别乃是阴心摄他生佛。岂可摄佛便令能摄。之心属果耶。若便属果何故。释签云生佛在心亦定属因耶。

  问仁立钻火之喻。意执于火唯是所钻所出。而不知出已烧木。复是能烧观阴显理。本欲灭阴理显。阴灭理非能灭耶。

  问辅行既用器械权谋。及以将身喻止观及以谛理。此三俱运方破三贼。因何身力独非能破耶。

  问仁执了阴是理所以观之。不知此是妙解。若欲立行须且立阴观阴显理。岂云观理显理钻火出火耶。

  问辨讹云。三千是妄法今云是所显之理因谁解耶。

  问初弃于阴明具三千。后依妙境起誓安心等。岂非妙境对。阴为能对九为所耶。

  问仁执心具三千色无三千。且心与色皆是真如随缘而造。岂一片具德真如造心。一片不具德真如造色。不尔何故心具色无耶。

  问若色不具三千。何故妙经疏十二入各具千如耶。

  问若执入义带心。妙乐那云界亦各具耶。

  问既许不情体遍无情体。既遍已具那不遍。岂有一分不具德体遍于无情。不尔那执色无三千耶。

  问金錍本立无情有佛性。岂独有不具三千之性。若尔不名有果人之性也莫违宗否。

  问能造之心既由全理而起。故能具三千。色是全理之心而起。那不具三千能生树根。既具四微所生枝条。岂不具四微耶。

  问他约能造论于唯识。故无唯色之义。今既约具论于唯识。故有唯色之义。既许唯色那无三千耶。

  问岂以色不造心等。故便不得云色具三千。便不名法界中道。及不名唯色耶。岂以波结为冰暂不流动。便谓不具波性耶。

  问心具于色色是妙色。既是妙色那无三千耶。

  问观阴为妙境。摄彼无情同为佛乘盖显法法皆具三千。若无情不具那为佛乘耶。

  问四念处内外二观之后结归心者。盖舍旁从正。舍难从易。外观破于内着。岂全不观外耶。

1/2
  • 您可能喜欢:

热文推荐

  • 僧伽吒经原文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在王舍城灵鹫山中。共摩诃比丘僧二万二千人俱。其名曰慧命阿若憍陈如。慧命摩诃谟伽略。慧命舍利子。慧命摩诃迦叶。慧命罗睺罗。慧命婆俱罗。慧命跛陀斯那。慧命贤德。慧命欢喜德。慧命网指。慧命须浮帝。慧命难陀斯那。如是等二万二千人俱。共菩提萨埵摩诃萨埵六万二千人俱。其名曰弥帝隶菩提萨埵。一切勇菩提萨埵。

  • 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原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诸大菩萨万二千人俱,及诸天龙八部、鬼神、人非人等,共会说法。尔时世尊,于其面门,以佛神力,放种种光,其光五色,青黄赤白,一色之中有无量化佛,能作佛事,不可思议,一一化佛,有无量化菩萨赞颂佛德。其光微妙,难可测量,上至非非想天,下至阿鼻地狱,遍匝八万,无不普照。

  • 阿难问事佛吉凶经原文

      阿难白佛言:‘有人事佛得富贵谐偶者,有衰耗不谐偶者,云何不等同耶?愿天中天,普为说之!’佛告阿难:‘有人奉佛,从明师受戒,专信不犯,精进奉行,不失所受。形像鲜明,朝暮礼拜,恭敬燃灯。净施所安,不违道禁,斋戒不厌,心中欣欣,常为诸天,善神拥护;所向谐偶,百事增倍,为天龙、鬼神、众人所敬,后必得道。是善男子、善女人,真佛弟子

  • 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原文

    圣妙吉祥真实名经,元讲经律论习密教,土番译主聂崖沙门释智译,(梵语阿耶曼祖悉哩捺麻捺机碇 此云诵圣妙吉祥真实名经),敬礼孺童相妙吉祥

  • 起世经

      起世经卷第一  隋天竺三藏阇那崛多等译  阎浮洲品第一  如是我闻。一时婆伽婆在舍婆提城迦利罗石室。时诸比丘。食后皆集常说法堂。一时坐已。各各生念。便共议言。是诸长老。未曾有也。今此世间。众生

精彩文章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88号

沪ICP备050530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