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经大全 > 楞严经 >

第21课丨我们的烦恼源头在哪儿?(内附视频)

2019-07-31  [楞严经]

 

以下文字根据视频内容整理编辑而成,请观看视频学习

  以是义故,汝当照明,诸器世间可作之法,皆从变灭。

  这是讲到什么呢?

  这个相同的义理,需要观察明了,这里佛打了一个比喻,好比,诸器世间,就是所有的器世间,外在的山河大地,物质世间,凡可以生灭的造作之法,最终都要归于变坏,要异灭掉,永远长久不了。物质的世界是不是这样子的?

  阿难,汝观世间可作之法,谁为不坏?

  遍观察器世间,凡可以造作的法有哪一样不是坏灭的?我们现在的器世间到底先生生不息,一代又一代,历史的更迭,社会的发展,哪一样不是最后坏灭了呢?没有一样不是坏灭的。

  然终不闻烂坏虚空,但是从来没有听过说虚空会坏的,何以故?虚空不是造作之法,始终不坏。这是打了一个比喻,比喻什么呢?

  阿难,以是义故,汝当照明。

  这个照明就等于,要你搞清楚生灭和不生灭的因心,你发心的时候要弄清楚,千万别搞错了,叫做照明。

  器世间的可作之法,就比喻我们的六识生灭无常,是不可用的,不要依附在六识的眼、耳、鼻、舌、身、见闻、觉知中去修行,不能用这个层面修行,全是生灭。

  这个虚空就比喻六根中的根性。眼根中的性不变,耳闻的闻性不变,就是永远不变的根性,根性是常住的,不会坏不会烂。所以这里讲到的其实就隐含说了一个什么法呢?

  我们修行要称性不著相,要依根不依识。这就是不生灭的因心,依照着我们的根性。听闻这么多,你尝试过没有,怎么依这个根性呢?

  你现在在听我说,我又不说了,那么你听的功能,你能够守得住守不住?这个功能变了没有?从始至终没有变。你会不会守着这个功能?就反观,我听声音的功能、这个性始终在,如如不动,不停地在,念念都在,你就守着这个。

  守不住这个了,就到生灭上了;守得住这个,就是不生灭性。始终如一地守,最后必然大开圆解、明心见性,就是不生灭因,就属于不生灭正因了,开悟了。开悟了你就始终不管怎么修都是不生灭修了,这就叫称性起修,全修在性。所以说到这里,这是这一段。

  可是,开始讲到四大了。为什么我们现在不能用不生灭的心呢?因心用不起来,就是因为我们有浊,有浊乱。这个浊乱是怎么开始的呢?

  为什么讲决定义的时候,下面一段又开始讲五浊了,讲浑浊了,好像有点不连贯。但是我们要知道,前面讲的是说让你这个因心要决定,既然你的不生灭因心要决定的话,就可以进一步地去澄清所有的我们的浊情,凡夫分别的这种浊水,心水是浊的。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浊是怎么浊的呢?它不是自己浊的,是从哪儿开始浊的?我们这浑浊分别心,眼耳鼻舌身意,从六根而起。

  所以这里才讲到,则汝身中,就是说你现在不要向外看了,锁定你自己的眼耳鼻舌身意,从这儿开始反观。怎么个反观法呢?在你的身里边是四大组成的,在这个假合的身中,则汝身中,坚相为地

  就是指,你的这些肌肉、筋骨等视为地大。润湿为水,润湿的血液、唾沫,身体里面所有的这些液体为水大。暖触为火,你身体的体温为火大。动摇为风,进出的呼吸、流动性,为风大。由此四大,交相缠结,才组成了你这个身体。这是第一个步骤。

  有了身体了就会有什么呢?有根门,眼耳鼻舌身意,等于向外的一个门户一样,有六根出现了,四大组成身体,身体就突然感觉到有六根了。由于六根的割裂彼此分别,才导致什么呢?导致我们本来周遍法界如如不动的觉照根性被分隔开了。

  这里讲到随根而用了,就是随根各用了。什么叫做随根各用呢?后面讲到,为视为听,为觉为察,从始入终,五迭浑浊。

  随根各用,为视,就是眼只能够看;为听,耳只能够闻了。眼用什么看,耳用什么闻呢?还不是用如来藏妙明觉知的灵性不动的性。

  但是这个性被我们四大搅和得,自以为这个身出现了,然后六根门头又开始分别的时候,就把本来灵照灵觉的一体周遍的性给割裂开了,感觉有一种错觉,把这个根一样样地切开了,一大块东西切成六样了。

  切成六样的时候,我们就一样一样地认知,慢慢地就比如:眼只能看了,耳只能闻了,这是叫做什么呢?

  这里讲到的为视为听。后面为觉为察是什么意思呢?这个为觉就代表了鼻根舌根和身根三种。为什么这里觉就可以代表三种呢?因为有一个特色什么呢?鼻子闻味道,舌根尝食品和身体触外境,一定要合中知。

  合中知,眼见色叫离中知,就是眼看色的时候,离开了我就可以看得清。耳朵听声音也是离开了可以听得清。只有鼻子闻味道,鼻嗅香,舌尝味,身触境,一定要挨到一起才有感觉,所以叫做合中知。

  这里用觉就是给代过了,一个觉就代表了鼻舌身三个根。后面的察者,为觉为察,察是指的什么呢?就是我们的第六意根。统共为视为听为察为觉,就等于我们眼、耳、鼻、舌、身、意都给说全了。

  这里为什么说四缠分割我们的妙心,就好比:器世间分割虚空一样。我们建了这么多的大楼,划了这么多的地界,还有国家的分界,国度,你们国和我们国家的这个分界线等等,就好像把整个一体的东西割开了,这里是进行的比喻。

  这里的地、水、火、风四缠四大,就比喻可作之法,坏灭之法。妙觉明心比喻的虚空就是不坏之法。在妙觉明心的虚空,被所有的可作之法,器世间的可作之法给割裂,就等于,这个虚空被可作之法割裂,这个妙心被我们的四大六根割裂是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四大,就是这种四缠六根,终究会变坏,但是妙觉明心的真心不会变坏,好比:器世间坏,虚空不坏,是一样的。但是器世间也不在虚空之外,好比:四大和六根也不在妙心之外是一样的。所以这里一系列都是用比喻的。

  但是后面讲到的,从始入终,五迭浑浊,是怎么浊的呢?怎么在这个浊上面开始慢慢变浊了?从始入终,我们第一个开始浊的是什么出现呢?我们的妙觉明心变现世间诸法的时候,首先出现的是什么?首先出现的是眼耳鼻舌身意,最后一个,意,妄想,不是无明欲明这个真明的时候妄想出现了里面,首先出现的是意根。意根开始慢慢的六根的感觉,最后出现的是色法,最后变现的是色法。

  所以我们在破的时候,最先破的是什么呢?是色法开始下手,为什么?它粗显易知。最后了断的是什么呢?才从意根上才能动刀。所以这里讲到的从始入终就是这个意思。

  最开始是识阴开始,从色阴终,识阴开始出现,从色阴开始终,就成了五种浑浊重迭的不清之相,所以这里讲到的,从始入终,五迭浑浊。

  意识出现,开始慢慢变现色法,最后越来越乱搅成一团,你也不知道哪个先哪个后,自己下意识地活着,本能地生活,不知道这些烦恼这么来的,从始至终。

  所以从始至终有三种看法:

  最浅的一层,从识阴开始从色阴终,所以我们修行就是从色法上开始破。为什么《心经》里面讲到,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受想行识才说亦复如是呢?

  色为五蕴之首,开始要修的时候就从色法入手。但是妄想变现开始是从识法开始,色受想行识的识蕴开始变现的。所以变现妄的时候是这么来,还原真的时候是那么来,打个倒。

  什么叫做从始入终呢?

  我们感觉到从无始以来开始就浊乱了,到现在一直还浊乱,将来到成佛的时候才不浊乱了,所以叫做从始入终。

  始的时候是第一念无明开始,开始了,浊乱了,一直到我们成佛的时候才停止了,到终了,这叫做从始入终。这是第二层理解。

  第三层理解,就是讲到不生灭因心的理解了,在这个层面,什么呢?

  无始以来,无始从哪儿来呀?没有一个无始,所以叫做假名为始。什么时候到成佛的那会儿才到了终点究竟呢?有一个终点吗?有始有终皆是生灭。

  所以在不生灭的因心中怎么理解呢?

  假名为始,假名为终,叫做从始入终,这个本身它就是一个假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念念之间无不俱足五迭浑浊之相,这叫从始入终,无始无终,念念都在。

  一层一层地理解,这段话叫做,从始入终,五迭浑浊,讲到的为什么浊乱,就是这么浊乱的。

  为什么要讲浊乱呢?

  刚开始我们讲到,不是要讲二种决定义,你现在开始决定的就是要以不生灭心为因,才能感不生灭果。既然有不生灭心为因,那你一定要澄清什么东西,才能悟到不生不灭的清净状态,所以这里就是讲的要澄清这些东西。这就是为什么这里要讲浊,就是这个原因。

  否则就很突兀,说讲着讲着怎么又开始讲浊了?不是讲二种决定义,第一义者,因地与果地都是以不生灭心为因果吗?怎么又开始讲浊乱了?就是要清除了这些才能发不生灭心。

  后面再开始进行了一个总的比喻,云何为浊?阿难,譬如清水,清洁本然,即彼尘土灰沙之伦,本质留碍,二体法尔,性不相循。有世间人,取彼土尘,投于净水,土失留碍,水亡清洁,容貌汨然,名之为浊。

  这段话是一个总的来比喻这个浊相,比喻什么呢?就好像这里讲到的喻中的清水,清洁本然,我们的纯真的妙如来心,涅槃的果德从来不染,没有染浊过,所以这里以清作比喻。

  即彼尘土灰沙之伦,这个伦就是指的类别的意思,就是指的尘土、沙、灰等等,比喻:四大和六根之类,由它们来障蔽,所以比喻为本质留碍,就是由于它们给障住了,障蔽了我们本来的这个清净心了,一道一道地给划开了,执著分别了,所以这里才叫做本质留碍。

  二体法尔,性不相循,循就是顺的意思,顺着它的意思。这个二体就是水跟土,水和土一个是清的,一个是有碍的,所以性不相循,就比喻:涅槃的心与四大六根等类是真和妄,是不一样的。

  本来的涅槃纯真心是真,四大六根是妄,所以这里讲到的,二体法尔,性不相循,不是一个东西。后边讲到,有世间人就比喻:阿难和在场的众生,包括我们。

  取土投水,取彼土尘, 投于净水,就比喻:执著这个妄想,六根的门头,就乱了本来的真心了,必将以妄为真,以真为妄,就是把真的当做假的了,妄心了,就一定会把假的当做真的。

  等于说我们现在执著这个妄想的时候,就把真心给乱了忘了,你一定就把这个妄想当做真心了。所以这里讲到,土失留碍,水亡清洁,就用这个来做比喻。

  容貌汩然,就是混乱不定了,所以才名之为浊。我说你的心水有五重浊相,也是这个样子的。后面要讲到五浊了,所以这里讲到,汝浊五重亦复如是,就是我们每个人的清净本然的心水是湛然无染的,但是怎么起了这五种浊相呢?就是因为这样起的。这是总的用这个比喻来喻我们浊相产生时候的状态。

  下面就要开始讲到怎么产生的五浊呢?书上也有,背得也顺,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

  这里讲的五浊是现前的五浊。平常我们讲的五浊,通常讲比如:

  劫浊,就是人寿到了多少岁的时候就进入了劫浊了,整个浊乱,有饥馑、灾兵等等这些劫数出来的时候。

  讲到命浊的时候,就认为寿命短促等等。

  讲到烦恼的时候,大家贪嗔痴炽盛。

  在《楞严经》里面讲的五浊是现前一念清净心体中显现的浊乱,所以要痛快直接得多。

原标题:我们的烦恼源头,在哪儿?丨《楞严经·卷四》21

文章转自微信公众号:那一座庙

热文推荐

  • 楞严经原文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 般剌密帝译 卷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室罗筏城。祇桓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无漏大阿罗汉。佛子住持。善超诸有。能于国土。成就威仪。从佛转轮。妙堪遗嘱。严净毗尼。弘范三界。应身无量。度脱众生。拔济未来。越诸尘累。其

  • 楞严经 卷一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室罗筏城。祇桓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无漏大阿罗汉。佛子住持。善超诸有。能于国土。成就威仪。从佛转轮。妙堪遗嘱。严净毗尼。弘范三界。应身无量。度脱众生。拔济未来。越诸尘累。其名曰。大智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拘絺罗。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须菩提。优波尼沙陀等。而为上首。复有无量辟支无学。

  • 楞严经译文

    楞严经译文

  • 楞严经 卷二

      尔时。阿难及诸大众。闻佛示诲。身心泰然。念无始来。失却本心。妄认缘尘。分别影事。今日开悟。如失乳儿。忽遇慈母。合掌礼佛。愿闻如来。显出身心。真妄虚实。现前生灭。与不生灭。二发明性。时。波斯匿王。起立白佛。我昔未承诸佛诲敕。见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我虽值佛。今犹狐疑。云何发挥。证知此心。不生灭地

  • 楞严经原文及译文

    楞严经原文及译文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室罗筏城。只桓精舍。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皆是无漏大阿罗汉。佛子住持。善超诸有。能於国土。成就威仪。从佛转轮。妙堪遗嘱。严净毗尼。弘范三界。应身无量。度脱众生。拔济未来。越诸尘累。其名曰。大智舍利弗。摩诃目犍连。摩诃拘絺罗。富楼那弥多罗尼子。须菩提。优波尼沙陀等。而为上首。复有无量辟支无

精彩文章

  • 《金刚经》奥旨

    (沙若)《金刚经》佛家理论经典。语云:“叁透金刚经了脱生死到彼岸。“可见其在佛家的地位。解释其意透澈者。应以坛经为最。《金刚经》大乘正宗里。讲菩萨以如是降服其心。即度一切众生于无余涅槃,而又无一众生得灭度者。

  • 家有精神病患者该念什么经?《地藏经》

    (仁山法师)  首先,对待病者要比对常人多一份耐心,尤其是精神类的患者,更需要以慈悲关爱。至于读经,可以读诵《地藏经》为其忏悔回向,愿佛力加持病者早日康复,身心远离痛苦!

  • 为什么一诵《地藏经》就想打瞌睡?

    (本源法师)  这是愿力不足的缘故。如果我们来作笔交易,只要你诵一部《地藏经》,就给你两百万人民币,我相信你肯定会精神抖擞、不费吹灰之力地诵念圆满。由此可见,当我们的愿力足够强大时,一切力量在愿力面前都可以忽略不计,更不用说这些微不足道的睡魔了!

  • 宏海法师《楞严经·卷二、三》

    (宏海法师)《楞严经·妙藏真如性》 从七处征心、十番显见,到会通思科、七大等等。佛陀不断为阿难开示的一切,阿难装傻不懂得一切,都是为了让我们明白,我们该如何寻找被我们忽略,遗忘的那个真正的佛心佛性。

  • 学习佛法从哪本经典学起?《地藏经》

    (本源法师)  有人曾问我,学习佛法从哪本经典学起?我都回答他们,要从《地藏经》学起,因为《地藏经》就是在讲因果,深信因果就是修学佛法的基础。因果法则是这个世间最公平的法则,谁也逃脱不了因果报应,只要造作了恶业,将来必定遭受恶报,丝毫不爽。

  • 宏海法师《楞严经·卷一》

    (宏海法师)《楞严经》共十卷近7万字,经文深长且意义深广。为了方便大家学习,我们便将宏海法师开示《楞严经》的课程分为几期,逐步推荐给大家学习。本列表是我们学习《楞严经》的第一卷。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88号

沪ICP备050530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