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经大全 > 华严经 >

卷第七十八: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九

2018-03-05  [华严经]

卷第七十八: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十九

  【白话语译】

  这时,善财童子双手合掌,又恭敬地对弥勒菩萨说:“圣者啊!我先前就已经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但是我还不知道菩萨要如何修学菩萨行、修行菩萨道?

  “圣者啊!所有的如来都已为您授记,在一生中应当证得无上菩提的果位。您一旦得到无上菩提时,则能超越了所有菩萨安住的境地;则能超出所有菩萨离生死的果位;则能圆满一切的波罗蜜法;则能深入种种无生法忍门;则能具足所有菩萨的境地;则能自在出入所有的解脱门;则能成就所有的三昧法门;则能通达所有菩萨的行门;则能证得所有陀罗尼的辩才;则能在一切菩萨的自在中得到任运自在;则能积聚修集所有菩萨的助道法门;则能游戏在智慧方便法门之中;则能出生大神通的智慧;则能成就一切修学之果位;则能圆满所有的妙行;则能满足所有广大的誓愿;则能领受诸佛的授记;则能了知所有的乘门;则能受诸佛的护念;则能摄受诸佛菩提;则能持受诸佛的法藏;则能受持诸佛菩萨的秘密藏;则能在一切菩萨之中作为上首;则能成为破除烦恼魔军的大勇将;则能作为救护众生超出生死旷野的大导师;则能成为救治种种迷惑重病的大医王;则能成为所有众生的最上胜者;则能在一切世主中得到自在;则能在一切圣人中成为第一者;则能在一切声闻独觉众中成为最增上者;则能在生死海中作为船师;则能安置调伏一切众生的网;则能观察众生的根器;则能摄持一切众生界;则能守护所有的菩萨众;则能谈议所有菩萨事;则能前往拜诣诸佛的道场;则能住止一切如来海会;则能随念现身一切众生面前;则能不贪染任何世间法;则能超越诸魔的境界;则能安住诸佛的境界;则能证人所有菩萨的无碍境界;则能勇猛精进供养一切诸佛;则能和诸佛法同一体性,并系上妙法缯,受诸佛灌顶,能安住在一切智中;则能普遍生起所有的佛法;则能快速证入所有的智位。

  “圣者啊!菩萨要如何修学菩萨行、修习菩萨道?才能随着所修学的,立刻具足所有的佛法?能度脱心中系念的所有众生,成就圆满所发的大愿,普遍能究竟所起的种种诸行,安慰一切天人,不辜负自己,不使三宝断绝,不令诸佛菩萨的种性灭失,并且能受持诸佛法眼?希望圣者能一一说明这种种的事。”

  这时,弥勒菩萨观察道场的与会大众而指向善财童子说:“诸位仁者啊!你们有没有看到这个长者的儿子,刚刚在此问我有关菩萨行的种种功德呢?诸位仁者啊!这个长者的儿子(善财童子)勇猛精进,志趣誓愿清净没有杂染,对法深心坚固不可动摇,恒不退转,具足殊胜希望。求法急切如救头燃,毫不厌倦自满,乐好善知识,能亲近供养,到处寻求、承事、请法善知识。诸位仁者啊!这个长者的儿子以前在福城曾经接受文殊菩萨教化,辗转由北向南走,求访善知识。经过一百一十位善知识的教诲,然后才来到我这大宝楼阁,他不曾片刻心生一念的疲厌懈怠。诸位仁者啊!这个长者的儿子实在是很难得,能趣向大乘佛法,安住在大智慧海,发起大勇猛心,披着大悲的铠甲,用大慈心来救护众生,奋起大精进的波罗蜜行门,他可谓是护佑众生的大商主;又能作大法船,济渡一切存有大海,安住菩提大道,积集所有大法宝,修习所有广大的助道法门。像他这样的人,确实是非常难得听到,非常难得见到,也非常难得亲近、共同安住、共同修行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长者的儿子发心救护所有的众生,使所有的众生都能解脱种种苦恼、超脱各种恶道。使众生都能远离危险厄难、破除无明迷暗、出离生死旷野。止息六道轮回,化度诸魔的境界,不染着世间法,出离欲望的淤泥。斩断贪鞅,解除有见的束缚,毁坏有想的宅舍,绝断迷妄的道途,摧折我慢的高幢,拔除迷惑的毒箭,撤除昏睡的幢盖,裂碎欲爱的罗网。消灭无明之火,度脱三有的瀑流,远离谄媚虚幻,清净心中的染垢,断绝愚痴迷惑,超出生死苦海

  “诸位仁者啊!这个长者的儿子为了受欲流、有流、见流、无明流等四流所淹没的众生,建造大法船;为被见污所没溺的众生,竖立大法桥;为被痴暗所昏迷的众生,点燃大智灯;为走在生死旷野中的众生,开示圣道;为罹患烦恼重病的众生,调和法药;对遭受生老死苦的众生,喂食甘露,让他们得到安稳;用定力水来浇灌落人贪、恚、痴火中的众生,使他们得到清凉;安慰开导忧愁烦恼的众生,使他们都能安宁;教化有狱受系缚的众生,使他们都能出脱三有牢狱;用智慧剑开解陷入邪见网的众生;为困住在有界城里的众生指示种种解脱门;导引身处险难的众生到安稳的地方;为畏惧烦恼的众生施与无畏法;伸出慈悲手来救助堕入恶道的众生;为拘禁在五蕴中的众生解脱的示现涅槃城;用圣道解脱被界蛇缠困的众生;用智慧之光引导执着六处虚幻不实聚落的众生,使他们都出离三界;为住邪知邪见中的众生,引导入于正智之道;对亲近恶友的众生,示现善友;用圣法教诲乐好世间法的众生;使执着生死的众生都能趣入一切智城。诸位仁者啊!这个长者的儿子,常用以上种种大行救护众生,发大菩提心,未曾休息;又,志求大乘之道,从不松懈倦怠;又,喝饮一切法水,不曾疲厌自满;又,恒常精勤积集助道之行,时常乐好清净一切法门,修学菩萨行,不舍离精进;又,已成就圆满一切誓愿,能善巧地施行种种方便;又,能诣见所有的善知识,从不感到厌烦满足;又,承事善知识,从不觉得疲劳懈怠;又,听闻善知识的所有教诲,并且乐于依循他们所说的教化,不曾违逆。

  “诸位仁者啊!凡是能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的人,都是很稀有的。如果有人不仅能发心,还能如此精进方便地修集佛法,这可说是更加稀有啊!除此之外,如果此人还能勤求菩萨道,清净菩萨行,承事善知识,渴切求佛法如救头燃,随顺善知识的教诲,深心坚固地修行,修集菩提分,不求一切的名闻利养、不背舍菩萨纯一的心,不乐好家宅,不贪着欲乐,不痴恋父母、亲戚、知识,只是一心乐好追求共行菩萨道的法伴侣,又不顾惜色身性命,只愿精勤修行菩萨智慧之道。你应当知道,以上所说的后者,都远比前者倍加稀有难得!

  “诸位仁者啊!其他的菩萨要经过无量百千万亿那由他的时劫,才能圆满具足菩萨行,才能亲近诸佛菩提。可是这个长者的儿子在一生之内,就能清净佛国刹土,就能教化众生,就能以智慧深入法界,就能成就所有的波罗蜜法,就能增益广大种种行持,就能圆满所有的大誓愿,就能超出一切魔业,就能承事所有的善知识,就能清净一切菩萨道,就能具足普贤所有大行。”

  这时,弥勒菩萨如此称赞善财童子的种种功德,无量百千众生听闻之后,都发起菩提心。弥勒菩萨告诉善财童子说:“太好了!太好了!善男子啊!你为了饶益一切世间,你为了救护一切众生,你为了勤求一切佛法,而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

  “善男子啊!你不仅获得善妙利益,又能得人身,又刚好出生在这个时候,又正好得以遇到如来出兴世间。你能遇见文殊师利菩萨这位大善知识,真是太好了。你的色身是修习正法的好容器,且能被种种善根所润泽,你被白净的正法资助护持,所有的意念欲求都已经完全清净。诸佛都共同护念你,善知识也都摄受你。

  “为什么呢?善男子啊!因为你已发菩提心的缘故!菩提心就好像能出生一切佛法的种子;菩提心就好像能长养众生白净正法的良田;菩提心就好像能持摄世间的大地;菩提心就好像能洗净一切烦恼污垢的洁净水;菩提心就好像普遍在世间来去没有障碍的大风;菩提心就好像炽盛得能烧毁一切诸见薪柴的火;菩提心就好像能普遍照耀一切世间的清净太阳;菩提心就好像能圆满ft净正法的圆满月轮;菩提心就好像能放出种种法光明的明灯;菩提心就好像能普遍彻见一切安全、危险地方的明净眼睛;菩提心就好像能普遍使众生进入大智慧城的平坦宽大道路;菩提心就好像能使众生远离一切邪法的正知正见的正法;菩提心就好像一辆能普遍运载从初地到十地的所有菩萨的大车;菩提心就好像能开显示现所有菩萨行的门户;菩提心就好像能使众生安住其中修习三昧法的宫殿;菩提心就好像能使众生在里面享受一切法乐的园苑;菩提心就好像能使众生获得安稳的宅舍;菩提心就好像能利益所有的世间,所以可说是众生归命的地方;菩提心就好像是所有菩萨大行所依靠的地方,所以也是众生的依怙;菩提心就好像能训诲、引导每位菩萨的慈父;菩提心就好像能生长每位菩萨的慈母;菩提心就好像能养育所有菩萨的乳母;菩提心就好像能成就利益所有菩萨的益友;菩提心就好像殊胜超出一切二乘人的君主;菩提心就好像能在一切行愿中都得自在的帝王;菩提心就好像能聚集所有功德的大海;菩提心就好像平等对待众生、心无分别的须弥山;菩提心就好像能摄持世间的铁围山;菩提心就好像能长养一切智慧药的雪山;菩提心就好像能出生一切功德香的香山;菩提心就好像种种胜妙功德广大无边的虚空;菩提心就好像不染着任何世间法的莲华;菩提心就好像心意善软柔顺、已受驯伏聪慧的大象;菩提心就好像已远离种种恶劣根性的良驹;菩提心就好像能守护大乘一切法的调御师;菩提心就好像能治愈一切烦恼病的良药;菩提心就好像是能陷没种种恶法的坑阱;菩提心就好像能一一穿彻所有法的金刚;菩提心就好像能贮藏一切功德香的香盒;菩提心就好像世人都乐于看见的妙华;菩提心就好像能除却众生欲望、热恼,使众生获得清凉的自栴檀香;菩提心就好像能周遍熏沐整个法界的黑沉香;菩提心就好像能破除一切烦恼病的善见药王;菩提心就好像能拔除种种惑箭的毗笈摩(去毒)药;菩提心就好像一切主中最尊贵的帝释天;菩提心就好像能断离一切贫穷苦的毗沙门天王;菩提心就好像为一切功德所庄严的功德天;菩提心就好像能庄严一切菩萨的庄严具;菩提心就好像世界崩坏时熊熊烧起的劫火,因为它能烧尽种种有为法;菩提心就好像无生根所制的药,因为它能长养诸佛法;菩提心就好像能消止一切烦恼五毒的龙珠;菩提心就好像能清澄一切烦恼污浊的水清珠;菩提心就好像能救济丰足所有贫穷困乏的如意宝珠;菩提心就好像能满足一切众生的功德瓶;菩提心就好像能雨下一切庄严资具的如意树;菩提心就好像不会受到任何生死垢染的鹅羽衣饰;菩提心就好像自性清净的白色细毛布线;菩提心就好像能整治众生心田的锋利犁刀;菩提心就好像能摧毁一切我见敌军的那罗延;菩提心就好像能穿破种种苦的快箭;菩提心就好像能洞穿一切烦恼甲胄的利矛;菩提心就好像能护一切如理心的坚固盔甲;菩提心就好像能斩断一切烦恼根的利刃;菩提心就好像能断穿一切骄慢铠甲的利剑;菩提心就好像能降伏所有魔军的勇将幢;菩提心就好像能截断无明树的利锯;菩提心就好像能砍伐种种苦树的快斧;菩提心就好像能防护种种苦难的兵器;菩提心就好像能防护一切的诸度波罗蜜所成就身;菩提心就好像能安住种种功德的好足;菩提心就好像能灭除所有无明翳的眼药;菩提心就好像能拔除一切身见刺的钳子、镊子;菩提心就好像能止息生死轮回及种种劳苦的卧具;菩提心就好像能解开一切生死束缚的善知识;菩提心就好像能灭除一切贫穷的妙好珍宝;菩提心就好像清楚了知菩萨所出离三界要道的大导师;菩提心就好像能出生无量功德财宝、不虞匮乏的地下宝藏;菩提心就好像无穷尽地涌出智慧水的涌泉;菩提心就好像能普遍影现出一切法门幻象的明澈镜子;菩提心就好像不沾染任何罪业污垢的莲华;菩提心就好像能流出并导引一切度摄法门的大河;菩提心就好像能降下妙法雨的大龙王;菩提心就好像能任运撑持菩萨大悲身的命根;菩提心就好像能使众生安住无生死境界的甘露;菩提心就好像能普遍摄受所有众生的大网;菩提心就好像能摄取所应度化众生的_索;菩提心就好像能诱使在三有深渊中居住众生出离的钓饵;菩提心就好像能使众生不生病、永远安稳的阿伽陀药;菩提心就好像能消解止息有贪爱毒苦的解毒药物;菩提心就好像能去除所有颠倒毒害的持念咒语;菩提心就好像能卷扫种种罪障迷雾的迅疾强风;菩提心就好像能出生一切菩提觉分珍宝的大宝洲;菩提心就好像能出生一切清净法的最尊贵血统;菩提心就好像是所有功德法所依止的住宅;菩提心就好像菩萨商人贸易的市集;菩提心就好像能治除一切烦恼污垢的炼金药;菩提心就好像能圆满一切功德味的好蜜;菩提心就好像能使所有菩萨进入智慧城的正道;菩提心就好像能受持一切清净法的好器;菩提心就好像能息灭一切烦恼尘埃的及时雨;菩提心就是菩萨所安止居住的地方;菩提心就是寿行一般,发起菩提心的菩萨,不会证取声闻的解脱果;菩提心就好像清净的琉璃,自性光明洁净,没有任何污垢;菩提心就好像帝释的青色摩尼宝珠,智慧超出胜过一切世间缘觉声闻二乘;菩提心就好像夜晚报时的更鼓,能觉醒睡在烦恼中的众生;菩提心就好像清澈洁净的水,体性本来就澄明清净,没有任何垢染污浊;菩提心就好像阎浮金光明照耀,能使一切有为善法黯然失色;菩提心就好像能超越胜出所有世间法的大山王;菩提心可说是一切的归依,凡是前来依止的众生,它都从不拒绝;菩提心就是随顺法义的利益,能除却所有的衰败苦恼;菩提心就好像能使众生见了都心生欢喜的上妙珍宝;菩提心就好像能充裕满足众生所需求的布施大会;菩提心可说是最尊贵超胜的法,没有任何众生等同它;菩提心就好像地下的宝藏,能摄持所有的佛法;菩提心就好像能降伏像阿修罗一样猛厉烦恼的因陀罗网;菩提心就好像能熏化感动所有应受度化众生的婆楼那风;菩提心就好像能烧毁一切疑惑与习气的因陀罗火;菩提心就好像广受世间供养的佛塔庙支提。

  “善男子啊!现在你已了知菩提心能成就这样的无量功德,所以,你们应当知道菩提心等同一切佛法的种种功德。为什么呢?因为菩提心能生出一切种种菩萨行,又,三世如来都是从菩提心出生的。所以,善男子啊!凡是能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的人,就已经能出生无量的功德,并且能普遍摄取一切智慧之道。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吃了一种不会害怕的无畏药,而能远离五种恐怖。是远离哪五种恐怖呢?就是烈火不能烧伤他,毒药不能让他中毒,刀剑都不能伤害他,大水也不能漂走他,烟不能熏烧他。菩萨也是这样,因为菩萨已得到一切智慧菩提心药,所以贪欲的火不能烧毁他,嗔恚的毒不能中害他,疑惑的刀剑也不能斩伤他,欲界、色界、无色界三有之流也不能漂溺他,种种觉观的烟也不能熏染他。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吃了解脱的药,而永远不会遭到横难,菩萨也是这样,一得到菩提心解脱智慧的药,就能恒常远离任何的生死横难。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手持摩诃应伽药毒蛇一闻到这药味,就都远避离去,菩萨也是这样,持着菩提心的大应伽药,一切烦恼种种恶毒的蛇,闻到这气味,就全都消散泯灭。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手持能打败一切怨敌的无胜药,菩萨也是这样,执持菩提心这种无能胜药,所以能降伏一切魔军。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手持能使毒箭自然落下的毗笈摩药,菩萨也是这样,执持着菩提心这种毗笈摩药时,贪欲、嗔恚、愚痴及种种邪见的箭,都会自然堕落。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手持能除去所有种种病的善见药,菩萨也是这样,执持菩提心这种善见药王时,能根除种种的烦恼热病。

  “善男子啊!就好像一种珊陀那药树,如果有人能取它的树皮涂在疮口,这疮口马上就会痊愈。可是这药树的树皮,随取随生,永远都不会被取尽用竭。菩萨从菩提心生出一切智慧树,也是像这样,看见并生出信心的众生,就能消灭所有的烦恼业恶疮,而一切智慧树也完好如初,没有任何损失。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能盛茂一切阎浮提树木的无生根药树,菩萨的菩提心也是这样,因为它能增益长养一切有学与无学,以及菩萨所有的善法。

  “善男子啊!好比阿蓝婆药,凡是用这药涂在身上的众生,就能助益身心,菩萨得到菩提心阿蓝婆药,也是这样,能使其身心增长善法。

  “善男子啊!好比有人得到一种念力药,凡是听闻过的事就都能忆持不忘,菩萨得到菩提心上妙的念力药,也能听闻受持一切佛法,从不忘失。

  “善男子啊!好比有种大莲华药,凡是服用这药的众生,可以住世一劫,菩萨得到菩提心大莲华药,也是这样,能在无数的时劫中,寿命自在。

  “善男子啊!好比有人持有隐形药,不论人与非人都不能看见他,菩萨执持菩提心隐形妙药时,所有的魔也都看不见他。

  “善男子啊!譬如海中有一种普集众宝珠,即便是世间崩坏、劫火焚烧世间,海中只要有这颗宝珠在,就是连一滴海水也不会减少。菩萨的菩提心宝珠也是这样,安住在菩萨广大的愿海中,凡是能忆念执持这颗菩提心珠的人,都不会退失,即使坏失菩萨一丝善根,都是不可能的。但如果退失了菩提心,一切善法就跟着散失坏灭了。

  “善男子啊!就像有一种大光明摩尼宝珠,凡是用这宝珠串成璎珞戴在身上的众生,照映的光明,必会遮蔽一切宝庄严具,其他宝物的光明也都显现不出来。菩萨的菩提心珠也是这样,当菩萨用这宝珠串成璎珞庄严自身,照映的光明,将遮蔽一切声闻、缘觉二乘的心宝,令种种庄严宝具都失去了光彩。

  “善男子啊!就像水清珠能澄清污浊的水,菩萨的菩提心珠也是这样,能清净一切烦恼的污垢染浊。

  “善男子啊!就好比一种能住水的宝珠,凡是把这宝珠系在身上,进人大海中的人,都不会被水溺害,菩萨也是这样,获得菩提心的住水妙宝,能普入一切生死大海,终究都不会沉没其中。

  “善男子啊!就好比凡是执持大龙宝珠进人龙宫的人,一切龙蛇都不能伤害他,菩萨也是这样,拿着菩提心大龙宝珠进人欲界时,一切烦恼的龙蛇都不能加害他。

  “善男子啊!就好比帝释天头戴的摩尼宝冠,光芒映照遮蔽一切所有的天众,菩萨也是这样,身上始终戴着超过三界众生的菩提心大愿宝冠。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一种能除灭一切贫穷痛苦的如意宝珠,菩萨也是这样,获得菩提心的如意宝珠时,能远离一切邪命恐怖畏惧。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一种能生出火的日精宝珠,持日精宝珠迎向太阳光能发出火焰,菩萨也是这样,获得菩提心的智慧日光宝珠,迎向智慧的光明而生出了智慧的火焰。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一种能出水的月精宝珠,当他将这宝珠迎向月光时,就能生出水,菩萨也是这样,获得菩提心的月精宝珠,持执这颗心珠,鉴照着回向的光明,而生出一切善根的大愿之水。

  “善男子啊!就好比龙王,头戴着如意摩尼宝冠时,能远离一切怨敌、恐怖及畏惧,菩萨也是这样,头戴着菩提心大悲宝冠时,能远离三恶道种种厄难。

  “善男子啊!譬如有名为一切世间庄严藏的宝珠,凡是拥有这宝珠的人都能得到他所想要的事物,无不充分满足,而这宝珠自身却没有损失耗减。菩萨也是这样,凡是得到菩提心宝珠的人,都能满足所有的愿求。而菩提心身却没有丝毫减损。

  “善男子啊!就好比转轮圣王的摩尼宝珠,能放出大光明,破除一切阴暗,菩萨也是这样,能用菩提心大摩尼宝珠,安住欲界,放出大智慧光明,破除六道的无明黑暗。

  “善男子啊!就好比帝释的青色大摩尼宝珠,凡是受这宝珠放出的光明照触的,就会和它同一颜色,菩萨的菩提心宝珠也是这样,当他观察诸法、回向善根时,所照触的事物没有不即刻变成与菩提心同一颜色的。

  “善男子啊!就像琉璃妙宝,即使百千年都在不干净的环境中,却丝毫不被垢秽所玷染,因为它的本性清净。菩萨的菩提心妙宝也是这样,即使百千的时劫都住在欲界,也不会污染欲界的任何过患,因为法界的本性本来清净无染。

  “善男子啊!譬如有名为净光明的珍宝,能照映遮蔽其他众宝的色泽,菩萨的菩提心珍宝也是这样,能映夺遮蔽其他一切凡夫和声闻、缘觉二乘的所有功德。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一种名叫火焰的妙宝,能除灭一切幽暗,菩萨的菩提心妙宝也是这样,能除灭一切无知的冥暗。

  “善男子啊!就好比大海中有一种无价的宝珠,商人采得这宝珠,载运进城,其他百千万种摩尼宝珠的光泽、价值全远不及这颗宝珠。菩萨的菩提心宝也是这样,安住生死大海,乘着大誓愿的船,深心相续不断,载运菩提心进人解脱城,声闻、缘觉二乘的功德,无可比拟。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一种名为自在王的宝珠,位于阎浮提洲,虽距离日轮有四万由旬远,但日月宫中所有的庄严,都能一一影现在这宝珠中。菩萨发菩提心的清净功德宝也是这样。住于生死之中,仍能普照法界空,佛智日月、一切功德无不影现其中。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一种名为自在王的宝珠,日月光明所照耀地方,一切的财宝、衣服等所有的价值物皆无法相提并论,菩萨发菩提心自在王宝珠也是这样,一切智慧之光所照耀到的地方,三世所有天人,声闻、缘觉二乘人,以及有漏、无漏善法等一切功德都不能比。

  “善男子啊!譬如大海中有一种名叫海藏的妙宝,能普遍显现海中种种的庄严事,菩萨的菩提心妙宝也是这样,能普遍显现一切智慧海的种种庄严事。

  “善男子啊!就好比天上阎浮檀金,除了心王大摩尼妙宝以外,没有其他的珍宝比得上,菩萨发菩提心的阎浮檀金,也是这样,除了一切智慧心王大宝,没有其他的妙宝能比得上的。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长于调伏龙,在所有龙众中能得自在,菩萨也是这样,他得到的菩提心,能调伏龙众,在种种像龙一样猛厉的烦恼中,依然任运自在。

  “善男子啊!就好比披着铠甲、拿着兵器的勇士,没有任何怨敌能降伏他,菩萨也是这样,披着菩提大心的铠甲,拿着菩提大心的兵器,一切业障迷惑、种种毒恶怨敌,都不能屈伏他。

  “善男子啊!就好比天上黑色栴檀香,如果仅烧一铢的量,香味就能普遍熏满一个小千世界,三千世界中的所有珍宝都比不上这香的名贵。菩萨的菩提心香也是这样,一念的功德即能普遍熏满法界,声闻、缘觉二乘的所有功德,都比不上他这一念的功德。

  “善男子啊!如果有人能用白色栴檀涂在身上,就能息灭所有的热恼,使身心都得到清凉,菩萨的菩提心香也是这样,能除灭所有的虚妄、分别、贪欲、嗔恚、愚痴诸惑热恼,具足清凉智慧。

  “善男子啊!就像须弥山一般,凡是靠近须弥山的万物,都会变成和它同一颜色,菩萨的菩提心山也是这样,凡是亲近他的众生,都会获得等同它、一切智慧的妙色。

  “善男子啊!就好比波利质多罗树,树皮的香气,即使是阎浮提中的婆师迦、芦卜迦、苏摩那等种种花的所有香气也比不上,菩萨的菩提心树也是这样,他发起的大愿功德香,即使以一切声闻、缘觉等二乘的无漏戒定慧解脱、解脱知见,等五分法身的功德香来比,也是比不上的。

  “善男子啊!譬如虽未开花的波利质多罗树,大家都知道这就是无量无数种种花所出生的地方,菩萨的菩提心也是这样,虽然还没开发出一切智慧的华,但是大家都知道,这就是出生无数天人众菩提华之处。

  “善男子啊!就好像有人用波利质多罗华熏衣一天,却比拿芦卜迦华、婆利师华及苏摩那华熏上千年的香气还要香上数倍,菩萨的菩提心华也是这样,能用一生所熏的种种功德香,普遍彻至十方佛所,一切二乘无漏的功德,即使熏上百千劫也是比不上的。

  “善男子啊!譬如海岛中生长的椰子树,众生常取用它的根茎、枝叶和花果,没有间断,菩萨的菩提心也是这样,从开始发起大悲誓愿,直到成佛,正法住世,时时刻刻恒常利益世间,不曾间断歇息。

  “善男子啊!譬如一种金色的诃宅迦药汁,只要用一两的药水,就能使一千两的铜变成真正的金子,而不是这一千两的铜会变成这一两药水。菩萨也是这样,他能用菩提心回向给智慧之药,能普化一切业惑等世间法为一切智相,但业惑等世间法却丝毫没法改变菩萨的菩提心。

  “善男子啊!就好比小火只要一开始焚烧,火焰就会越烧越炽盛,菩萨的菩提心火也是这样,随着它所攀缘的,无论何处,智慧火焰也随之增长。

  “善男子啊!就好比能点燃百千盏灯的一盏灯,而原来的这盏灯没有任何减损,也不会灭尽,菩萨的菩提心灯也是这样,能普遍点燃三世诸佛的智慧之灯:但菩提心灯却丝毫没有任何减损,也不会穷尽。

  “善男子啊!就好比提灯进入黑暗的房间里,立即照破这房间百千年来的黑暗,菩萨的菩提心灯也是这样,只要掌灯进入众生心室内,当下令众生心灵百千万亿不可说的时劫以来,所有的恶业烦恼及种种黑暗障碍消灭穷尽。

  “善男子啊!就好比大小不同的灯芯,会发出不同等级的光明,随时添加膏油,光明就不会灭绝,菩萨的菩提心灯也是这样,弘大的誓愿作为灯的心蕊,光明普照法界,注入大悲做灯油,教化众生,庄严国土,施作佛事,恒无休息。

  “善男子啊!譬如他化自在天王戴着阎浮檀真金的天冠,是欲界诸天子所有的庄严器具都比不上的,菩萨的菩提心大愿天冠也是这样,是一切凡夫、二乘的功德,都比不上的。

  “善男子啊!就像狮子王哮吼的时候,小狮子听了之后都会勇气倍增,但是其他百兽一听到了则都窜逃隐伏,佛师子王作菩提心吼时也是这样,诸菩萨听闻之后,都更增长功德,世间所有的凡夫,听到了之后却心惊胆跳退却溃散。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以师子的筋作乐器的弦而演奏音乐,其他普通的弦无不立刻断绝,菩萨也是这样,用如来师子波罗蜜身菩提心筋作演奏法乐的弦演奏法音时,由一切五欲及二乘种种功德做成的弦,无不立刻断绝。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用牛羊的乳汁充盈整个大海,再有人以一滴狮子的乳汁滴入这个大海,整个大乳汁海就会立刻变坏,而且直接无碍穿过这些牛羊乳汁。菩萨也是这样,用如来师子的菩提心乳,滴入无量时劫恶业烦恼的乳汁大海时,原来的大海立刻坏灭,直过无所无碍,始终不住取于二乘解脱中。

  “善男子啊!就好比能唱美妙音声的迦陵频伽鸟,在卵壳中时就威力无穷,其他所有的鸟类根本都比不上,菩萨也是这样,他在生死壳中发起菩提心的大悲功德力,是声闻、缘觉都比不上的。

  “善男子啊!就像金翅鸟王子一生下来时,眼睛明亮锐利,飞起来更是强劲快捷,其他种类的鸟儿即使成长多时,也比不上。菩萨也是这样,他发起菩提心,做诸佛的王子时,清净的智慧、勇猛的大悲,一切二乘即使经历百千时劫不断地修持,终究也比不上的。

  “善男子啊!就像手中拿着利矛的强壮勇夫,能直接无碍地刺破坚密的甲胄,菩萨也是这样,执持着锋利的菩提心矛,无所障碍地刺透种种邪见、随眠烦恼的绵密铠甲。

  “善男子啊!就好比摩诃那伽大力勇士奋起大威怒时,额头上就一定会生起疮疱,他的疮疱如果没愈合,阎浮提中的所有人民将无人能制伏他。菩萨也是这样,只要他一发起大悲,就一定能增长菩提之心,只要他没有舍弃菩提心,一切世间魔王及其子民,就无法扰害他。

  “善男子啊!就好比射箭师有各种弟子,虽然这些弟子还未能熟练此射箭师的技艺,可是他们的智慧、方便、善巧,是其他一般人所比不上的。菩萨初发菩提心时也是这样,虽然还不习惯各种智行,可是其所具有的愿力、智慧、解悟与志欲,是一切世间凡夫和二乘人都比不上的。

  “善男子啊!就像学射箭的人一定要先站稳脚跟,才能继续学习射箭的方法,菩萨也是这样,凡是想学如来智道的人,一定要先安住在菩提心中,然后才能修行佛法。

  “善男子啊!就好比幻术师要施作幻术前,一定要先起意来忆持幻法,然后才能成就所作的法术,菩萨也是这样,当他要生起诸佛菩萨的神通幻化之事前,一定会先发起菩提心,然后才能成就一切。

  “善男子啊!就好比幻术,把本来没有的色相化现出色相,菩萨的菩提心相也是这样,虽然没有色相,不可能看见,可是却能普遍在十方法界中示现种种功德庄严。

  “善男子啊!就好比老鼠一看见猫狸,就吓得立刻逃人洞中不敢再出来,菩萨发起菩提心时也是这样,以慧眼观种种惑业,种种惑业就立刻逃窜藏匿,不再生出。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穿戴着种种阎浮真金做成的庄严宝具,这宝具照映的光明,使所有的世界事物都黯然无光。菩萨也是这样,穿戴着菩提心庄严宝具时,光明照映使得所有凡夫、二乘的庄严功德都失去了光彩。

  “善男子啊!就好像一点点精妙的磁石,就能吸坏所有的铁制钩锁,菩萨发起的菩提心也是这样,即使他只生起一念,所有见欲、无明的钩锁无不立刻坏灭。

  “善男子啊!就好像铁块一碰到磁石就立刻被吸收去,菩萨一发起菩提心时也是这样,种种恶业烦恼、二乘解脱,无不立刻散灭而不存在。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擅长在大海中游泳,所有水中的族类都没法加害他,即使他落人大鱼的口中,也不会被大鱼所吞吃。菩萨也是这样,当他发起菩提心后,即使进入生死大海中,各种恶业烦恼都不能毁害他,假使入声闻、缘觉的涅槃实际法中,也不会四谛法、十二因缘法留难而证入二乘的涅槃境界。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只要喝了甘露浆液,就能不受任何事物的伤害,菩萨也是这样,当他喝了菩提心的甘露法水后,就不会堕入声闻辟支佛的果地,因为他已具足广大的悲愿。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用安缮那眼药水涂在眼睛时,虽行于人间,世人却看不到他,菩萨也是这样,当他涂上菩提心这种安缮那药,就能安逸方便地出入魔境,众魔都看不到他。

  “善男子啊!就好比依附王者的人都不怕其他强者,菩萨也是这样,当他依止菩提心这个大势力王,就不怕一切障碍及恶道的厄难。

  “善男子啊!就好比住在水中的人,根本不怕火会焚烧到他,菩萨也是这样,因为一直安住在菩提心的善根水中,所以毫不畏惧二乘的解脱智火。

  “善男子啊!就好比凡是依靠勇猛大将的人,就不会畏惧任何怨敌,菩萨也是这样,当他依止菩提心这勇猛大将时,根本不会畏惧任何恶行怨敌。

  “善男子啊!就好比帝释天王执持金刚杵,则能摧折降伏所有阿修罗众,菩萨也是这样,他执持着菩提心金刚之杵时,就能摧折降伏所有的天魔外道。

  “善男子啊!就好比服用延长寿命药的人,都长得饱满勇健,既不会衰老,也不会消瘦,菩萨也是这样,他服用菩提心延寿药时,就能在无数的时劫中,修习菩萨行,毫不疲劳厌足,也不会染着世间法。

  “善男子啊!就好比要调和药汁的人,必得先准备好清净的水,菩萨也是这样,若他想要修学所有菩萨的行愿,就得先发起菩提心。

  “善男子啊!就好比人要保护身体就要先保护生命之根,菩萨也是这样,要护持佛法,就得先护持菩提之心。

  “善男子啊!就好比断了生命之根的人,就不能再利益父母和宗亲,菩萨也是这样,如果背舍菩提心,就不能利益一切众生、成就诸佛的功德。

  “善男子啊!就好比没有人能坏灭大海,菩提心海也是这样,一切业障烦恼和二乘人之心不能毁坏。

  “善男子啊!就好比星宿的光明不能遮蔽日光,菩提心日光也是这样,是一切二乘的无漏智慧星光所无法掩映的。

  “善男子啊!就好比王子一诞生就受到所有大臣的尊重,因为王子的种性尊贵自在,菩萨也是这样,虽然初发菩提心,就受到年高而久修梵行的声闻、缘觉众的敬重,这都是因为菩萨能以大悲任运自在。

  “善男子啊!就好比王子年纪虽幼稚,但所有的王公大臣却都得恭敬地行礼,菩萨也是这样,虽然是初发菩提心修学菩萨行,但二乘耆宿却都得恭敬顶礼而不敢轻视。

  “善男子啊!就好比王子虽然在一切辅佐的臣子中还不能自在(未做国王),但已具足王者之相,不和所有的臣子左右同等,这乃是因为王子生在尊胜王室,菩萨也是这样,虽然在一切业力烦恼中还不能得到自在,可是已具菩提之相,不与二乘齐等,这乃是因为种性第一之故。

  “善男子啊!就好比众生因为眼睛长翳,所以就以为摩尼妙宝不洁净,菩萨菩提心的妙宝也是这样,无智慧、不净信的人,就误认为菩提心是不清净。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因见闻受咒语加持过的药,或将此药随身携带着,于是所有的病悉皆痊愈。菩萨的菩提心药也是这样,由一切善根力、智慧力、方便力及菩萨的大誓愿力所共同摄受加持,凡是能看见、听闻、亲近同住及忆念的众生,一切烦恼病苦无不立刻除灭。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人恒常执持甘露不死药,身体就能永远不衰老,菩萨也是这样,如果有人恒常忆念护持菩提心甘露,他的大愿智慧身就能不变不坏。

  “善男子啊!好比装有机关的木头人,如果没有木楔的连接,身子就会分离散落而不能运转,菩萨也是这样,如果没有菩提心作为木楔,愿行就将离散失而不能成就佛法。

  “善男子啊!就好比转轮圣王有一种名为象藏香的沉香珍宝,如果焚烧这种宝香,四种兵宝就会借此而全都腾跃虚空,菩萨的菩提心香也是这样,一发起菩提心,就能令菩萨的所有善根永远出离三界,行在如来的智慧无为的虚空中。

  “善男子啊!就好比金刚妙宝唯独从金刚及金处出生,而不会从其他的珍宝中出生的,菩萨的菩提心金刚也是这样,唯独从大悲救护众生的金刚宝处,及一切智智殊胜境界金处而生,而不会从其余众生的善根处出生。

  “善男子啊!就好比有一种无根树,本身没有吸收养分的根,但它的枝叶、华果却繁茂异常。菩萨的菩提心树也是这样,无根可得,却能长养所有的智神通及大誓愿的枝叶、华果,扶疏繁茂,树荫都能遍覆世间。

  “善男子啊!就好比金刚妙宝,不是劣恶及破损的器具能容纳盛受的,只有完整上妙的器具才能装容,菩提心金刚妙宝也是这样,不是下劣众生的悭吝、嫉妒、破戒、懈怠、妄念、无智慧的根器能容受的,也不是退失殊胜志愿、散乱的恶觉众生根器能够容受盛持的,只有菩萨的深心宝器才能容持。

  “善男子啊!就好比金刚妙宝,能穿透各种宝物,菩提心金刚妙宝也是这样,能穿彻各种法宝。

  “善男子啊!就好比金刚妙宝,能摧坏所有高山,菩提心的金刚妙宝也是这样,能摧伏灭坏所有的邪见之山。

  “善男子啊!就好比金刚妙宝即使有任何破损不全,其他珍宝也还是比不上它,菩提心金刚妙宝也是这样,即使是志向愿行较低劣,稍微有点亏损,但还是胜过所有二乘的功德。

  “善男子啊!就好比金刚妙宝即使有任何破损残缺,还是能除灭各种贫穷,菩提心的金刚妙宝也是这样,虽然有些损缺,尚不能够圆满精进于一切菩萨行,但仍能舍离生死。

  “善男子啊!就像一点点金刚妙宝就能破坏所有的宝物,菩提心的金刚妙宝也是这样,菩萨只要证入少许境界,就能摧破所有无知的种种惑业。

  “善男子啊!就好比一般凡夫根本无法得到金刚妙宝,菩提心金刚妙宝也是这样,不是缺乏大志愿大悲心、意念卑劣的众生所能取得的。

  “善男子啊!就好比不认识金刚妙宝的人,既不知道它的能力,更不知道它的作用,菩提心的金刚妙宝也是这样,不了知法的人,不明了它的功能,更不能得知它的用途。

  “善男子啊!就好比没有任何东西消融毁灭金刚妙宝,菩提心的金刚妙宝也是这样,种种法都没办法销毁灭失它。

  “善男子啊!就像所有的大力士都拿不动金刚杵,只有大那罗延力士才拿得动;菩提心也是这样,一切声闻、缘觉二乘都不能受持,只有菩萨的广大因缘力及坚固的善力,才能拿得动。

  “善男子啊!就好比任何事物都不能灭坏金刚妙宝,但金刚妙宝却能摧坏各种事物,而不减损任何体性。菩萨的菩提心也是这样,能普遍安住在三世无数量的时劫,教化众生,修行苦行,凡是声闻、缘觉做不到的事,他都能做到,可是他却丝毫没有任何疲劳厌倦,也没有损坏。

  “善男子啊!就好比任何普通的地方都不能承持金刚宝藏,除了金刚之地以外,菩提心也是这样,声闻、缘觉都不能受持,只有趣向萨婆若佛智者才能受持。

  “善男子啊!就像金刚宝器,没有瑕疵缺损,用来盛水,永远不会渗漏出来,菩提心的金刚宝器也是这样,装盛着善根水,永远不会使菩萨落入各个生趣。

  “善男子啊!就像承受大地的金刚际,能执持大地,大地才不致坠落沉没,菩提之心也是这样,能执持菩萨一切的行愿,不使菩萨堕入三界中。

  “善男子啊!就好比金刚妙宝,长久浸在水中,也不会腐烂,不会沾湿,菩提心也是这样,处在一切时劫的生死业惑水中,也不会损坏变化。

  “善男子啊!就好比种种大火都不能烧燃加热金刚妙宝,菩提心也是这样,是一切生死种种烦恼烈火所不能烧燃、热恼的。

  “善男子啊!就好比三千大千世界中的金刚宝座能承持诸佛,使诸佛安坐道场,能降伏魔众,能成就无上正等正觉,这不是其他座处所能持受的。菩提心金刚宝座也是这样,能承持菩萨的所有愿行、种种波罗蜜法、各种法忍境界、一切的菩萨诸地、一切回向授记法,修集菩提的辅助道法,供养诸佛,而且闻法之后能受持奉行,这是其他的心所不能受持的。

  “善男子啊!菩提心能成就像这样无量无边,乃至于不可说不可说的殊胜功德。凡是能发起无上正等正觉心的众生,都能获得如此殊胜功德法。所以,善男子啊!你已获得大善好的利益!你已发起了无上正等正觉之心,求取菩萨行,获得像这样的大功德。善男子啊!如同你所问的:‘菩萨如何学菩萨行?如何修菩萨道?’善男子啊!你可以进入这毗卢遮那庄严藏大楼阁中,周遍观察,就能了知如何修学菩萨行,而成就无量的功德。”

1/2

热文推荐

  • 卷一至卷五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摩竭提国阿兰若法菩提场中,始成正觉。其地坚固,金刚所成,上妙宝轮及众宝华、清净摩尼以为严饰,诸色相海无边显现;摩尼为幢,常放光明,恒出妙音;众宝罗网、妙香华缨周匝垂布;摩尼宝王变现自在,雨无尽宝及众妙华分散于地;宝树行列,枝叶光茂。佛神力故,令此道场一切庄严于中影现。其菩提树高显殊特,金刚为身,琉璃为干

  • 华严经原文

    华严经原文

  • 华严经原文

    华严经原文

  • 卷六至卷十

      尔时,诸菩萨及一切世间主,作是思惟:「云何是诸佛地?云何是诸佛境界?云何是诸佛加持?云何是诸佛所行?云何是诸佛力?云何是诸佛无所畏?云何是诸佛三昧?云何是诸佛神通?云何是诸佛自在?云何是诸佛无能摄取?云何是诸佛眼?云何是诸佛耳?云何是诸佛鼻?云何是诸佛舌?云何是诸佛身?云何是诸佛意?云何是诸佛身光?云何是诸佛光明?

  • 大方广佛华严经译文

      《白话华严经》系“地球禅者”洪启嵩老师首次以导读、原典、白话语译、注释并举的方式,将《华严经》这部“经中之王”呈现于读者面前,帮助读者“ 依据《华严经》中所说的正见,仔细思惟,慢慢用心思量,以此正想,破除一切思惟思量分别境界,以思惟来破除心里的障碍,到最后证入无障碍的境界 ”。

精彩文章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88号

沪ICP备0505301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