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寺院 > 寺院旅游 >

千年莲溪寺

2014-09-03  [寺院旅游]

千年莲溪寺

  千年莲溪寺

  莲溪寺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丁字桥南面的涂家岭,是武汉的“四大丛林”(归元、宝通、莲溪、古德)之一。这里从前曾是市郊,据说寺外本是良田美池,蛙声菜花,映衬着斜阳老树,古寺钟声,自有远离尘嚣的一分逸趣。不过随着城市建设的发展,如今的莲溪寺已经深陷于都市拥挤的楼群环抱中,山门不远,就是车水马龙的雄楚大道,有无数的钢铁机器正呼啸而过,日夜不息。

  有道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

千年莲溪寺

  一

  关于莲溪寺的历史,有一说是始建于明代,毁于明末,清康熙时法融长老重建,咸丰、同治年间又被毁坏。光绪十五年(1889年),从四川来的医僧道明和尚于四方募资重修,逐渐恢复到原来“十方丛林”的规模,并于宣统三年(1911年)奏请藏经。如今,莲溪寺老山门黄色的门额上还镌刻着道明和尚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亲笔书写的“莲溪寺”三个金色大字。从那时起,莲溪寺一直传承至今,寺中所存主要建筑也大都为当时所建,只是现在的莲溪寺,已于1986年由武汉市宗教部门批准,改为了尼众丛林。

  然而,据寺内民国10年(1921年)所立石碑《武昌莲溪寺记》记载,至少唐代就有莲溪寺了:“其地势如莲花,形如荷叶,自唐宋以来称曰盘龙山莲溪寺者久矣。” 1988年又有出土残碑,记载元耶律氏捐土地与莲溪寺。据此,莲溪寺可考的历史,算起来有千年以上。1956年,考古工作者在莲溪寺背后盘龙山上的一座三国时期古墓中,出土有一件镂刻着佛像的鎏金铜饰片,可见莲溪寺的这片土地,还有更为悠久的佛缘

千年莲溪寺

  莲溪寺历史悠久,颇有文物留藏。据《湖北通志》载:明宪宗于成化十年赐莲溪寺匾额;清光绪年间道明和尚上京,光绪皇帝敕赐半副銮驾、玉玺一枚、玛瑙朝珠一串、乾隆大藏经全部。特别是一尊北魏时代墨玉观音、一幅明代名人画佛菩萨彩色贴金画像、中堂式文人墨宝等,极其珍贵。寺内有三百余年珊瑚朴树三棵、二百余年桂花树一对、一百余年腊梅树两株,另有明代楚王三太子塔和法融、道明、心静、体空等数代中兴祖师灵骨塔,故有塔林之称。可惜经过“文革”的冲击,许多文物都被破坏,现在三棵珊瑚朴树只剩一棵了,灵骨塔也已不存。

  幸而墨玉观音仍在,是莲溪寺的镇寺之宝。观音上刻有“大魏正光四年癸卯真王杜雒周为六韩不供祷于雒阳之南”的字样。“大魏正光四年”是523年,“真王”是当时着名北方六镇起义领袖破六韩拔陵于523年起事时所定的年号,杜洛周,亦称吐斤洛周,则是当时的另一位着名起义领袖。这尊观音应是杜洛周在523年追随破六韩拔陵起义时,为“六韩不”这个人祈福而制。“六韩不”也极可能就是破六韩拔陵的缩写(一如吐斤洛周缩写为杜洛周)。

  关于破六韩拔陵起事并建元真王,一向有两说,《魏书·肃宗本纪》、《北史·太武五王传》载为正光五年三月,《资治通鉴》卷一四九、《周书·贺拔胜传》则为正光四年。这尊观音像的重要史学价值,一是为破六韩拔陵起义年份提供了一个重要证据,二是为杜洛周的前期生平提供了一个线索。

千年莲溪寺

  “文革”期间,这尊观音受到破坏肢解,经过修复,仍缺一只手臂,后来请石匠重购了一块墨玉,将手臂补雕安上。如今,这尊经历了无数惊心动魄的历史的墨玉观音,依旧容貌安详,身姿曼妙,微合的双目似乎在述说着菩萨俯瞰人间的无限慈悲。

  今天的莲溪寺,于无数灰色民居的楼宇夹缝中挑出一抹鲜亮的明黄,续写着它“大隐隐于市”的现代史。虽然红尘在耳,市声嚣嚣,但走进山门,便觉得宁静。这个山门是新修的,有归元寺昌明大师的题字。入山门内,首先看到的是整齐的花圃与菜畦,花红叶绿,清雅宜人,也算是农禅并作的一点遗风吧。寺内的建筑基本遵循了佛教寺院的共同格局,中轴线上依次为旧山门、弥勒殿、大雄宝殿、大彻堂、藏经楼等,黄墙碧瓦,通红的木雕门窗格扇,古朴而华丽。东西两侧为附属建筑,东侧有客堂、千佛殿、大悲殿、华严堂和寮房,西侧有斋堂、佛学院、大寮、方丈室等。千佛殿前有腊梅花,冬日时节,黄澄澄的一树清香。最后面则是武昌佛学院尼众班。这小小的几间教室,却是佛教界的最高学府。

千年莲溪寺

  二

  武汉的新式佛教教育,有以太虚大师为代表的学院系和以月霞法师为代表的寺院系。月霞法师是湖北黄冈人,早年曾在湖北省武汉市塘角后街的普度寺任住持。1914年在上海市哈同花园创办中国第一所华严大学,弘扬华严宗,培养了一批佛教人才。1917年,月霞法师在杭州玉泉寺圆寂后,湖北佛教界承其办学遗教,也于武汉陆续兴办现代佛教教育事业。例如1920年秋,慈舟法师邀约他在上海华严大学时的同学了尘法师和戒尘法师来武汉市,在汉中街九莲寺内兴办“汉口九莲寺华严学校”。1948年,又有普度寺住持同体法师为纪念月霞法师90岁冥寿开期传戒,并在该寺兴办初级法界学院。而其中最着名的就是1928年,时任湖北省佛教会理事长,身为莲溪寺方丈的体空法师,在莲溪寺内兴办的“中华佛教湖北省华严大学”。该校于农历四月初八佛诞日正式开学,体空法师任校长,问贤法师任校监,妙阔和济周二位法师任主持,性彻、机通、体如等法师任教员,同时,还聘请武汉大学的张少圃教授兼教该校的英语。另外,该校在办学期间,每年必恭请湖北省荆门出生、曾留学日本、弘传东密的持松法师,从上海来校讲课两月。华严大学培养了30多名僧才。现在莲溪寺仍以华严道场着称,弥勒殿的廊柱上,一左一右挂着“华严”、“道场”两块黑匾,也是当年华严大学的遗风吧。

  太虚大师为代表的学院系,当时在武汉的活动则主要是以武昌佛学院和佛教正信会为中心。武昌佛学院是太虚在武汉佛教正信会的支持下,于1922年创办的一所现代化佛教高等学府,因其培养僧才众多,致有佛门“黄埔”之誉。其时男众部在武昌通湘门外千家街,女众部在昙华林附近的鼓架坡。太虚圆寂之后,有八分之一的舍利子保存在由李子宽等所建的舍利塔中,该塔就在离莲溪寺不远处,1994年重新恢复的武昌佛学院,女众部就设在了莲溪寺。武汉的近现代佛教教育史,就这样合二为一地集中展现在了莲溪寺的历史上了。

  莲溪寺新时期的佛教教育,始于1987年开办的两期爱道培训班。1991年,着名高僧妙湛法师分别致信归元寺昌明与宝通寺道根法师,倡议恢复武昌佛学院男众部和莲溪寺女众部,并派人送去开办费。最终,在省市各级领导、昌明法师、道根法师(已故)等的大力支持下,武昌佛学院于1994年恢复,爱道培训班即改为武昌佛学院尼众部。 2000年,莲溪寺又创立有律学研习班,由福建佛学院果灵担任律学老师,研究律宗南山三大部,培养知法懂律的比丘尼法师。莲溪寺由此成为了一个佛教界女众教育的重镇,培养了大量中高级女众丛林的管理人才和弘法人才。

千年莲溪寺

  三

  民国年间,莲溪寺有所衰落,新中国成立后,又历经坎坷,改革开放后,才得以恢复,并陆续修缮、扩建,使殿堂、造像格局重新如法合度。1984年,莲溪寺又改为尼众丛林,礼请省市佛教协会副会长慈学法师出任住持。寺院恢复了正常的宗教生活,多次举办传戒法会,2003年8月还举行了武汉佛教比丘尼丛林历史上的首次冥阳两利水陆大斋盛会,有五千余人参加。

  年近9旬的莲溪寺老住持慈学法师,是湖北省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武汉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她9岁出家,法腊已经70多年。她也是武汉近现代佛教发展史的见证,亲见亲历太虚、大醒、李隐尘、王森甫等着名的前辈大师、居士兴办佛教教育,改革和建设发展武汉近现代佛教的过程。也正是这段宝贵的经历,使慈学法师深知教育的重要,这也是1987年莲溪寺兴办爱道培训班的原因之一吧。

  莲溪寺的副寺印宗法师和知客果畅法师,则是寺中青年比丘尼中的代表。1996年中国佛协在广东云门办全国寺庙职事培训班,印宗法师和果畅法师在考试中分列第一和第五名。其中印宗法师还是一位有研究生文凭的比丘尼,后来又到过新加坡净空法师的净宗学会学习,又得到第一名。2006年9月,印宗法师晋升莲溪寺的新一任住持。千年莲溪寺,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如今,莲溪寺每月初一、十五才对外开放。寺中纪律严明,修持上严格遵循比丘尼348条戒。汉传佛教中大部分寺院都开戒的过午不食,莲溪寺也遵守着,每日天亮早斋,11时午斋,午斋后即不再进食。半月布萨,农历每月初八、二十三诵《梵网经》,十五、三十诵《四分律比丘尼戒》。夏季结夏安居,诵经学戒,冬季参禅。对于寺中的学僧,学习、上殿、过堂等生活也严格按丛林的要求进行管理。佛学院在课程设计上,涵括了佛学专业课和时政、文化基础课,教师有法师也有各大学的居士教授,则充分体现着改革开放以来的现代佛学教育风格。莲溪寺成为武汉一座清净庄严、道风纯正、古老又现代的比丘尼道场和佛学院。

相关推荐

人物
佛经
佛咒
图片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QQ:800003736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建议/投稿:1300551969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