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寺院 > 寺院旅游 >

张岱缘系灵隐寺

2014-09-05  [寺院旅游]

  昔有一僧人,与一士子同宿夜航船。士子高谈阔论,僧畏慑,拳足而寝。僧人听其语有破绽,乃曰:“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人两人?”士子曰:“当然是两人。”僧人又问:“尧舜是一人两人?”士子曰:“自是一人!”僧乃笑曰:“这等说起来,且待小僧伸伸脚。”

  上面这则可爱的文字出自明朝的张岱之手。张岱(公元1597—1679年)是明末清初着名的文学家,浙江绍兴人。他力主抗清,对明朝江山的沦落深感悲愤。张岱出生在显赫的官宦之家,祖父辈均做过高官,门庭若市,势利者趋之若鹜。张岱本人只考了个秀才,不过他的旷达使得他并不急急困于场屋的难堪与艰辛,这在功名利禄羁縻的社会里无疑是一种大解脱,故他整日里游山玩水,狎妓观戏,穷搜珍玩,浸染在晚明社会的市民习俗和享乐主义的风尚之中。

  犹如梦醒一般,明朝亡故了,转眼之间,国破家残,知交零落,风流散尽,风光皆失,只剩得破床碎几,折鼎病琴。

  很多的书生因无力作刀兵血刃之反抗,作僧的作僧,埋名的埋名,四散而去。张岱坐于萧条的窗前,任凭凄厉的风刮削他的脸,侵略他险至崩溃的思想。方知世事繁华,转眼而空。忽忽过眼者,千红万紫,无非一梦耳!梦醒处,眸欲泪,心欲碎,谁来同担负?屋颓梁坏,泥燕离飞,暖巢何时筑复?天地悠悠,冷风贯耳,形影相吊,寄身何处?

  自称为“古剑蝶庵老人”或“陶庵老人”的张岱,穿越时空,将他的肺腑之言传送过来:“陶庵国破家亡,无所归止,披发入山,马戒马戒为野人。故旧见之,如毒药猛兽,愕窒不敢与接。”他想到过死,然《石匮书》未成,不敢轻生,苟且于人世。如若衣食无虞,也就罢了。惜乎瓶粟屡空,不能举火,弄得有上顿没了下顿,饥饿之余,尚好笔墨,笔墨作餐,其情可悯。于是,我们就有《陶庵梦忆》、《西湖梦寻》可以读了;又有《夜航船》可以“坐”了。

  就是这个富有传奇色彩的张岱,与灵隐寺还有缘份在呢。

  说是无巧不成书。当时灵隐寺的具德和尚就是张岱的族弟。张岱曾于清顺治十四年(公元1657年)去灵隐寺拜访过具德和尚,那时,灵隐寺正在大力修葺之际。张岱在《西湖梦寻》里记载了当时的情形:

  具和尚为余族弟,丁酉岁余往候之,则大殿、方丈尚未起工,然东边一带*(*:“门”字里边一个“必”字)阁精蓝凡九进,客房僧舍百什余间,*(*:上面一个“非”字下面一个“木字”)几藤床,铺陈器皿,皆不移而具。香积厨中,初铸三大铜锅,锅中煮米三担,可食千人。具和尚指锅示余曰:“此弟十余年来所挣家计也。”饭僧之众,亦诸刹所无。午间方陪余斋,见有沙弥持赫蹄送看,不知何事,弟对沙弥曰:“命库头开仓。”沙弥去。及余饭后出寺门,见有千余人蜂拥而来,肩上担米顷刻上廪,斗斛无声,忽然竟去。余问和尚,和尚曰:“此丹阳施主某,岁至米五百担,水脚挑钱纤悉自备,不许饮常住勺水,七年于此矣。”余为嗟叹。因问大殿何时可成,和尚对以明年六月,为弟六十。法子万人,人馈十金,可得十万,则吾事济矣。逾三年而大殿、方丈俱落成焉。

  因为具德和尚系张岱的族弟,应该说互相之间是非常了解的,再说,张岱曾亲自前往拜访,在灵隐寺住过一段时间,对灵隐寺当时情况的记载是可信的。

  张岱另作有《寿具和尚并贺大殿落成》一诗,备载灵隐香火之盛:

  飞来石上白猿立,石自呼猿猿应石。

  具德和尚行脚来,山鬼啾啾寺前泣。

  生公叱石同叱羊,沙飞石走山奔忙。

  驱使万灵皆辟易,火龙为之开洪荒。

  正德初年有簿对,八万今当增一倍。

  谈笑之间事已成,和尚功德可思议。

  黄金大地破悭贪,聚米成丘粟若山。

  万人团族如蜂蚁,和尚植杖意自闲。

  余见催科只数贯,县官敲扑加锻炼。

  白粮升合尚怒呼,如坻如京不盈半。

  忆昔访师坐法堂,赫蹄数寸来丹阳。

  和尚声色不易动,第令侍者开仓场。

  去不移时阶户巳乱,白粲驮来五百担。

  上仓斗斛寂无声,千百人夫顷刻散。

  米不追呼人不系,送到座前犹屏气。

  公侯福德将相才,罗汉神通菩萨慧。

  如此工程非戏谑,向师颂之师不诺。

  但言佛自有因缘,老僧只怕因果错。

  余自闻言请受记,阿难本是如来弟。

  与师同住五百年,挟取飞来复飞去。

  其实,知道张岱与具德和尚这层关系的人并不多,但张岱怒砸飞来峰上杨琏真伽石像的事几乎人人尽知。

  话说从头!飞来峰造像可以追溯到梁简文帝赐石像。唐代茶圣陆羽也记载过当时飞来峰上刻有许多罗汉菩萨像。后周广顺元年(公元951年)滕绍宗镌刻的弥陀、观音、大势至三尊菩萨像,至今犹存,不过,面容已毁。五代至宋、元时期,飞来峰石刻造像达到334尊之多。而且飞来峰石刻造像在全国石刻造像中占有三大奇绝之处:其一,石刻以元代作品为着。从全国来看,石刻主要分布在西北、华北和中原地区,从北魏至唐代最盛,五代以后走向衰落,遗下来的佛像不多,尤其是元代作品更是少见。而飞来峰则保存了五代、宋、元石刻造像多尊,为我国南方地区石刻艺术的宝库之一;其二,飞来峰石刻造像多系摩崖石刻,雕刻技术非常精湛。其中最为着名的就是宋代凿镌在俯临溪涧一侧石壁的弥勒佛像。这尊佛像以布袋和尚为原型,喜笑颜开,袒胸露腹,充满了人情味,是依山造像最大的一尊,为宋代造像艺术的代表作,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其三,飞来峰造像不像北方的石刻造像,大都刻在红色砂岩或石英砂岩上,而是雕凿在石灰岩上。被地质学家称为“飞来峰石灰石”的石质,色调较好,厚度又大,胶结坚固,使石刻能够得到长期保存,如去不断抚摸,会使石面光洁如玉。这是南方石刻艺人在长期的实践中得出的经验和创造。

  而在这众多的佛像中,居然有一尊是杨琏真伽!

  杨琏真伽系元初僧人,亦作“杨辇真伽”、“杨琏真佳”。唐兀(今西北一带)人。受元世祖忽必烈宠信,任僧官,于至元十四年(公元1277年)为江南释教都总统,后改为江淮释教都总统。前后掌江南佛教事务十余年。贪桩枉法,纵寺僧霸占民田;掘钱塘(今杭州)、绍兴宋陵,盗取陵中珍宝,以其中部分佳品行贿权臣桑哥,并在陵地建佛庙,据统计,被杨琏真伽盗掘的南宋皇室和大臣的墓达一百多所,盗墓和压榨百姓所得有据可查的就有金子一千七百两,银子六千八百两,钞十一万六千二百锭,田二万三千庙,引起南宋遗民反抗。二十五年(公元1288年),奉命集江南教、禅、律三宗各山住持至大都(今北京)问法。桑哥失宠后,几被处死。后被放归,人称“恶僧”。杭人无不痛恨之。

  那一次,张岱游飞来峰,细细观赏着历代的石刻精品。突然,他发现了一幅与众不同的造像,正中有一个蓄着胡子的人趾高气扬地坐在龙身上,旁侧有四、五个裸体侍女恭恭敬敬地向他献花。张岱觉得奇怪,便驻足细看石刻旁的几行题记,读后方知这幅造像镌刻的就是人人痛恨的杨琏真伽,顿时怒从心头起,抬起一脚踢了上去,仍不解恨,搬起石头狠狠地砸向杨的造像,并将之砸碎。张岱余怒未消,又把石像头部丢进粪坑,意在斥其遗臭万年,以泄心中之忿!

  砸碎杨琏真伽石像后,张岱把这事告诉了灵隐寺的僧人,僧人们一听张岱把飞来峰上的石像砸碎了,纷纷责怪他不该破坏文物景观,但听张岱说他所砸的石像是杨琏真伽时,僧众们都觉得他做得对,这人太可恨了,不砸不足以平愤,可以想见,一个佛教界的败类,佛家僧众们是何等地反感与厌恶!

  巧的是,砸碎杨琏真伽的并非张岱一个人,《西湖游览志》的作者田汝成与当时的郡守陈仕贤都说自己砸碎过杨琏真伽石像。因历年经月,具体的情况已不可考,但从中可以推测出两种可能:一种是误砸。他们三人中只有一座雕像是杨琏真伽,另外两处是别人的;另一种可能就是,杨琏真伽为自己刻了三尊雕像,并都有题记,欲使自己的“光辉形象”永留下去,谁知这三尊重石像都被他们三人砸了。

  由于人们痛恨杨琏真伽,这种忿激情绪祸及到了飞来峰翠微亭下方石龛中的“多闻天王”石像。多闻天王看上去形貌勇武,眼珠外突,豹头环眼,一副“面目可憎”的样子,人们就投之以石块,击之以木棍。灵隐寺僧怕长此下去,多闻天王会被人们敲碎,便用铁蒺藜把佛像四面蒙围起来。尽管如此,游人至此,仍控制不住愤恨的情绪,向内投石不断。

相关推荐

人物
佛经
佛咒
图片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QQ:800003736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建议/投稿:1300551969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