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人物 > 汉传佛教人物 > 界文法师 >

佛教无常观与心理疗愈

2019-07-18  [界文法师]

界文法师:佛教无常观与心理疗愈

  无常观是佛教的根本教义和重要修行法门,具有帮助修行者袪除修行障碍,提升和净化心灵的重要作用。

  本报告从无常观与心理疗愈的角度,介绍了佛教典籍中对于无常观的开示,以及南传佛教止观禅修中两种比较有代表性的修习方法:“死随念”和“毗婆舍那内观”;重点分析了修习无常观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情绪波动,以及行为问题,并结合佛教典籍中的开示和具体案例,说明实践无常观应具备的正确态度,以及如何处理实践中出现的偏差。

  在正式开讲之前,我想先说一说我今天演讲的缘起——不管是佛教的修行也好,或者是作为心理疗愈的方法也好,或者是作为一种自我成长的体验也好,正念禅修的应用非常广泛。但事实上,在整个应用过程中,并不是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它是一个非常微细、非常复杂的过程。

  在今天上午的讨论中,徐光兴等老师谈到了正念修行中的各种问题——可能会出现副作用,甚至可能出现伤害事件。

  在西园寺,我们一方面在教授禅修,另一方面我们这里也有观世音心理热线,接听来访者的求助电话。我个人也接触了不少在禅修、正念修行中产生各种困扰的来访者,所以有很多这方面的思考。

一、四种不同性格倾向的人的修行方法

  在正念修习过程中,它的传授与修习者的根性、气质类型,及其性格中的倾向性等有着密切的关系。有的时候,我们在教授正念,或者禅修的过程中,不能只使用一种方法,以为用一种药就能包治百病。事实上,它有一个对治性的问题,有一个适应禅修者根性的过程。我们必须重视这个过程。

  (一)容易自我批判,否定自己的人的修行方法

  对于容易自我批判,否定自己的人,在刚开始禅修的时候,特别是在修习正念体系禅修的时候,不适合一开始就教授其修习高难度的项目。比如观察腹部呼吸,事实上腹部的起伏有一些不稳定性,有的时候能观察到,有些时候未必能观察到;有的时候清晰,有的时候不明显,变化不定。这个时候就需要禅修者要有相当的心理承受能力,否则就会因为观察腹部起伏变化而产生情绪的波动。如果有些人的性格倾向于容易自我批判,否定自己,那么就不适合一开始就修习观察微细的目标,或者观察难度大的修习方法。适合其观察的目标要明显,从容易观察的目标入手,有的时候甚至可能只要修习动中禅,或者只觉知姿势、动作等粗大明显的目标就可以了。

  (二)有固执、强迫倾向的人的修行方法

  有固执、强迫倾向的人,不能一开始就修习复杂的觉知。在一些禅修体系里是这样说的:“你要觉知你的觉知”。有的人说,“觉知”与“知道”是不一样的。那么,这时禅修者可能会陷入一种非常困扰的状态——拼命想知道到底什么才是“觉知自己的觉知”,自己的“觉知”是不是符合要求。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把“觉知”讲得过于复杂的话,禅修者会很困惑,而其自身的性格倾向又会使其拼命地想搞清楚,变成了钻牛角尖,甚至造成强迫性焦虑。所以,如果这样的话,应该引导禅修者修习像“身念住”一类的单纯的修行——观察身体感受、动作,或者光知道呼吸,而不对“觉知”本身抠得太细,或者讲得太复杂。否则的话,它会为禅修者带来困扰,甚至造成问题。

  (三)容易紧绷、容易紧张的人的修行方法

  容易紧绷、容易紧张,甚至高度焦虑、高度紧张的人,不适合观察过于细小的目标,其禅修专注点不能太小,范围也不能太狭窄。他需要做开放式的觉察,或者适合于转换注意力的练习——像全身扫描那样,注意力从头顶逐渐转移到脚上,然后在全身各个部位进行转换。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他就能够得到放松。如果说在这个时候,教授他专注于鼻尖一点上去修专注的话,则非常容易造成头疼,或者憋闷,甚至造成问题。

  (四)思维过于活跃的人的修行方法

  第四种人是思维过于活跃的人。有的人,他的概念法,他的思维特别活跃,特别是现代人,有的人脑子很好用,一天到晚在想,大脑非常发达。那么,对于这种人,刚开始的时候,让他做过于简单的训练,反而不适合他。如果只是让他做简单的脚步观察——“左步、右步”,那么他很快就会感到烦躁,觉得无聊,甚至还会放弃,因为他觉得没有意思。对于这种人,有的时候应该给他增加观察的工作量——既然他的心很善于工作,那就增加他的工作量,把他填得满满的,让他观察得更细,把一个脚步分成四、五个部分,甚至六、七个部分进行观察。那样的话,他的心也就充分工作了,他也会很安静地一直工作下去。而且,他还会觉得自己看得很清楚,修得津津有味,因而就此深入下去。

  另外,由于这种人概念思维比较活跃,可以在其修习止观时增加“数息观”一类的内容,因为数字是一个概念。我们现代人更喜欢使用思维和概念。所以,我发现有的时候,数数有助于这一类人让心安定下来,否则的话,他一直处于思维活动当中。所以,不应该一开始就让这种人观呼吸本身,因为呼吸本身它是一个非常单纯、非概念性的东西,而他的心并不习惯于观察非概念性的东西,所以他就非常容易丢失所要观察的目标,进而产生挫败感等一系列问题,比如产生烦躁情绪等等。

1/5

热文推荐

精彩文章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