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人物 > 汉传佛教人物 > 恒清法师 >

学佛因缘

2019-07-22  [恒清法师]

恒清法师:学佛因缘

  我早年接触佛法,是因爲我母亲的关係。我母亲是一位传统的虔诚佛教徒,却不瞭解什么是正信的佛教,就像早期台湾一般的佛教徒,只是到寺庙拜拜,对于神、佛的差别是不太清楚的。我父母都不识字,他们那个时代很多文盲,大都因爲经济因素,从来没有机会上学念书,但我母亲心地善良,慈悲好施,明辨是非,我很幸运能在这样一位慈爱母亲的呵护和熏陶下度过很快乐的童年。

  我从小就常随母亲到寺庙,小时候不懂,只是去玩,真正学佛的因缘是在我念东吴大学二年级的暑假。因为突然生了一场病,得了病,得了慢性肾脏炎,身体一直积水变胖。这是很麻烦的病,没有立即致死的危险,却也不容易痊癒,麻烦的是什么也不能做,尤其不能拿重物,也不能吃咸的食物,后来我就休学。休学期间其实就是我学佛因缘的开始。二年休学期间,母亲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更带著我到处求神拜佛,尤其是台南县六甲乡的龙潭寺更是我们常去的地方。

  有一次我们去六甲龙潭寺礼佛的时候,有位深上法师对我说:「你认识字,又在念大学,你可以拿佛书回家看。」她给我一本《释迦牟尼佛传》,是一本给小孩子看的图画书。由于当时我对佛法几乎完全陌生,这本简单而深具啓发性的书,给我极大的震撼,我深深感受到佛陀精神的伟大,于是产生深入探究佛法的心愿。从此以后,我就自己开始到处借书、找书来看,虽然毫无系统,而且大部份也不完全瞭解,但是心里却充满法喜,也渐渐地对佛法产生坚定的信心。大约一年后,我就归依龙潭寺的住持微彻法师,成爲眞正的佛教徒。现在回想起当初学佛的因缘,还是非常感谢深上法师的善巧,正因爲她不是给我一本深奥难懂的佛典,而是适合初机阅读的《佛陀传》画册,再加上其中令人感动的佛陀一生事蹟,才很自然地就接引我走上学佛的道路。所以我常说龙潭寺和深上法师是我学佛的助缘,而接引我信佛的正是释迦牟尼佛

  休学二年后,我又回东吴大学继续念书。当时大学生学佛并不普遍,像现在所谓的「佛学社」并不多见,也很少有讲经说法的人,况且我就读的东吴大学还是基督教学校,整个大环境都跟现在不一样,学佛的机会不是那么多。佛教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它的教义,记得我刚读大学时,住在东吴大学学生宿舍,舍监是位虔诚的基督教徒,每个礼拜六下午或星期日早上,她就来了,要我们去教堂,大家都躲起来。其实,她很虔诚,是很好的人,但是就引不起我接触基督教的兴趣。两者相比较,还是佛教的教义能令我信服。

  复学以后我没有再住学校宿舍,因爲东吴大学的女生宿舍在半山上,须爬很多的阶梯才上得去。母亲怕我太辛苦,就在学校附近的山脚下帮我租了房子,因而认识东吴大学的同学陈素素和林梅芳。刚巧她们都学佛,我们相处得很融洽,后来成爲莫逆之交,也都走向学术之路。陈素素现任教东吴大学中文系,林梅芳也曾任教中央大学英文系。

  我们租的房子就在妙侊寺的山脚下,课馀我们常常上妙侊寺礼佛,于是渐渐熟识寺内的法师们。到了大四那一年,我们三人乾脆拜託她们让我们寄住在妙侊寺。承蒙当时妙侊寺住持性宽法师的慈悲,让我们以很便宜的房租寄住寺内,这一年能亲近三宝,又能与好友爲伍,是我的学生生活中最快乐的一年,现在回想起来,儘是美好的回忆。

  就在我们寄住妙侊寺的时候,慧瑞法师也来妙恍寺挂单。慧瑞法师是印顺导师的高徒,她看我们三个年轻的大学生个性单纯,有心学佛,所以也乐得与我们结交。有一次,她就跟我说愿意帮我介绍她那位住在香港的慧莹师兄,要我归依她,我当然说好。果然,在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慧莹师父从香港到嘉义妙云兰若拜望印顺导师时,慧瑞法师马上通知我,我就到妙云兰若归依师父,印顺导师也就成爲我的师公。因缘眞是不可思议,如果没有借住在妙侊寺的那段因缘,我也无缘亲近德学兼备的慧莹师父。

  大学毕业之后,我回家乡新营兴国中学教书。当时的兴国中学是个不起眼的私立初级中学。我教的是英语课,并担任初一女生班的导师,每天都有六、七堂课,而且早_上七点就得到校陪学生早自习。由于校长和老师们的努力,兴国中学已成为南部的明星学校。在兴国中学教了三年书,这段期间可以说是我酝酿出家念头的时间,我渐渐发现出家是我的理想,是我想要走的路。但是我比较理性,不会像现在有些女孩子,一发大心,立刻就出家,结果又被父母亲找回去,我没有那么戏剧性的出家过程。因为父母亲希望我结婚,不同意我出家,我也就不急著出家,而是慢慢地学佛,给自己多一点理性的思考空间,来确定自己选择的道路。而三年书教下来,我发现自己满喜欢教书的。在那个年代,只要大学毕业,即使你完全不懂教育也可以教书,不像现在要当老师一定要修教育学分。所以我想一想之后认为,既然我喜欢教书,又不想结婚,不希望在家里被父母逼婚,而且我也应该懂一点教育的东西,所以我就决定乾脆出国去念书,于是著手开始申请学校。

  三、四十年前,如果要到美国念书,除了要考托福之外,-定要先通过教育部的留学考试,除非有申请到美国学校的奖学金。也就是说,有奖学金就可免试出国。我很不喜欢考三民主义、历史、地理之类的科目,所以我不想参加「留考」,想试试申请奖学金,看看能不能免试出国。我的想法是,反正申请得到就去,申请不到也没关系,我做事的原则,一向是尽力而为,其他的就一切随缘。申请之后,获得一个免学费的奖学金(tuition scholarship),也就是说免缴学费,但生活费自理。那时候只要有奖学金,即使只是免学费的奖学金(不必一定要全额奖学金full scholarship),也可以免试出国。就因为这样,我就出国了。出国之后,我念的是教育,专攻Educational Counseling and Guidance,中文称为「教育辅导」,我念了一年半就拿到硕士学位,那时候我父母亲年纪也都七、八十岁了,加上我自己也不想待在美国,于是念完书后就回台湾,到我的母校东吴大学担任外文系讲师,兼任学生辅导的工作。

热文推荐

精彩文章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