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人物 > 汉传佛教人物 > 大安法师 >

人生八苦

2014-07-26  [大安法师]

  这种对生命,对无常,对苦难的觉知,我们是很迟钝的。在《妙法莲华经》里面,佛陀告诉我们,用火宅喻呀,三界火宅啊,众苦充满呀,甚可怖畏啊。在这个大富长者看来,这间房子里面已经是腐朽了,随时可能倒塌,同时外面火已经生起来了。然而大富长者的一群孩子们还在里面玩耍呀,屋子里面也是脏不拉唧,有各种毒蛇、蝎子呀、猛兽呀,可是这些孩子还在那里很快乐。大富长者叫他们赶快出来,他们不理睬,我在这里很快乐,为什么我要出去?因为他们不了解外面已经是燃起了大火,那个整个房子的柱子都已经是蛀空了,随时可能倒塌。

  他们没有这种危机感啦,他们不了解啊,但是大富长者在外面看得很清楚,心急如焚,里面都是自己的孩子呀,必须让他们出来呀。所以他就快速地到火宅里面劝化大家赶快出来,但还是不听话呀,不听话。这个大富长者知道这些孩子心里在想什么,有什么样的渴望要求,知道他们喜欢玩羊车,玩鹿车,玩牛车,就在外面说,你们赶快出来呀,我这里有羊车给你玩啦,有鹿车给你玩啦,有牛车给你玩啦。这些孩子一听,小孩子听到有羊车鹿车牛都是很喜欢的呀,就赶紧从房子里面跑出来了,跑了出来。这个大富长者坐在十字路口,看到孩子们出来了才放心了。不管怎么样是出来了,出来了不是给他羊车鹿车,而是给他出乎意料之外的大白牛车呀。循循善诱啊,大悲菩萨,惊入火宅之门来告诉我们,这个世间不容一刻的停留啊。

  然而我们不知道这个真相,善导大师也是苦口婆心哪,“归去来,魔乡不可停,旷劫来流转,六道尽皆经,到处无余乐,唯闻愁叹声,毕此生平后,入彼涅槃城。”归去来呀,赶紧要回去呀,流浪得太久了!这个世间是什么?——是魔乡,魔的家乡啊,波旬主宰的地方。魔乡不可停留,现在你看看我们这个世间是不是群魔乱舞?魔有很多的干将。他把这个,像淫欲,瞋恨、嫉妒、虚荣、斗争,这个懒惰、放逸,骄慢,怀疑,这些都是魔的干将。现在我们有几个人脱离了魔的手掌啊?现在正是魔王波旬高唱凯歌的时候,在那里你看看,大家都在魔的范围当中,谁能出得去呀?

  要从魔掌当中跳出来,就得南无阿弥陀佛,魔乡不可停。无量劫以来,我们在三界六道当中轮回得很久。天堂我们待过,人间也待过,地狱也待过,等等,六道里面都待过。听到的,处处都是哀叹,忧愁的声音,不快乐。现在我们试问一下我们生活在这种所谓的物质高消费时代,我们有幸福感吗?

  在大陆,曾经有一位记者采访中关村的几位富豪,问他们对生活的感受,结果结论是没有一个感觉到幸福。有些大企业家跟我交谈的时候,常会感叹活得很不开心,尽管有很多的钱,大陆有句话,有的人就是穷得只有钱。然而他对幸福内涵的诠释是,觉得幸福就是干自己想干的事,见自己想见的人,说自己想说的话,就这么简单然而都不可得啊。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要见不想见的人,说不想说的话,干不想干的事,有何快乐可言?唯闻愁叹声。然而今生幸闻净土念佛法门,我们要尽这一生解决苦难的轮回问题,到达西方极乐世界涅槃城。

  念佛法门单刀直入,就是解决生死问题的,人生大事就是生死问题,但是这个话很难说呀,也很难把这个生死问题提到这样的高度啊。人在这种轮回五欲六尘待久了,他不容易把生死问题提到人生至高无上的地位来解决它。而且有一尊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早已为我们做好了帮助啊,加持啊。昨天我们去参观原貌馆,我们南洋一带早期来新加坡的,这些人的生活,真的是很辛苦啊,很艰苦,这是华人来到海外的辛酸历史啊。

  在晚清,由于我们国势的衰微,我们的国民都不能在本土很好地生活,不具备安居乐业的条件,才飘荡到海外去谋生哪,九死一生,那种生活是艰难的,是那种状态。但是,生活在那个时候状态的人,又有几个生出出离心呢?又有几个听闻到阿弥陀佛慈悲的呼唤:回来吧、回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你不能再这样流浪下去了!很难听闻,也难信受,所以就宁可窝在一个非常非常阴暗的角落里面,真的是毫无尊严地活着,这种信心很难出得来。

  印光大师早年在北京一个寺院住的时候,他有一天出来散步,碰到一个乞丐,大概十五六岁。印光大师就诱导他,你念一句佛号,我给你一文钱,那个乞丐不念。印光大师说,你念十句佛号我给你十文钱,不念。印祖这个时候悲心上来了,就把钱袋拿出来给他看(约有四百多钱),说你只要念一句佛号,就给你一钱,尽管念,整袋钱给完为止,那个乞丐在这个时候还是不念。不仅不念,还哇的一下哭起来了,因此印光大师还是给了他一文钱,离开了。

  印祖通过这个事情说了一句很感慨的,“太无善根”,你就给他送一堆钱,他都不念啊。我们是多么地业障深重啊,所以我们要在这种情况下真正把出离心生起来啊。我们在座的诸位,这段时间生活比较好一点,但是石火电光呀。今生不一定靠得住,下一辈就更没有把握,下一辈到哪去呀?早期来南洋的那批人毕竟还是个人身哪,不错呀,下辈子说不准人身都保不住。赶紧求出离,到西方极乐世界是无量寿啊。

  再看爱别离苦,每个人都有一份爱呀,亲情的爱,夫妻的爱,子女的爱,但是往往亲人总会离别啊。战乱的时候,或者求职,生存的压力等等。这种分离,这时候苦啊,不想离开,但愿朝朝暮暮啊。可是人隔天涯,就像牛郎织女那样子,他很苦啊,爱别离苦。

  怨憎会苦,最不想见的人,最讨厌的人还就天天见面,嗨,冤家路窄!实际上,这是符合生命法则的,冤家一定要路窄的,如果你的冤家对头,他在美国,而你在新加坡,不见面哪能成为冤家呢?一定跟你做同事,做夫妻,做父子,做姊妹,做邻居,天天要进行交往,就是跟你过不去,那为什么呢?因为你欠了他的,上一辈子,宿世,或者欠了他的命债,或是欠了他的钱财,或者欠他的感情,或者欠了什么,反正一定要碰面,才能了脱这个债务关系嘛。

  所以你就觉得很难受啊,但很难受你要作还债想啊,要善于化解这个冤家对头,化怨憎为善缘。你不能今生再雪上加霜,他怎么又对不起我,我要更怎么样,那你不是怨上加怨哪?!作还债想,冤家对头,哎呀,自己找个丈夫,怎么吃喝,这么好吃懒做,都让我辛辛苦苦去赚钱养活他,你就应该养活他,因为你欠了他的嘛,就心平气和了一点。

  这个儿子不争气,用了我很多钱,自己赚了很多钱也不给我一分,这也是正常的啊,你欠了他的啊,作还债想。然而,西方极乐世界没有冤家对头啊,都是诸上善人俱会一处啊,相互见了生欢喜心哪,相互赞叹哪,互相帮助,他们有同体之感啦,没有我的意识,和我占有的东西啊。大家见了是非常地欢喜,离开了怨憎会苦。

  西方极乐世界也没有父母,妻子,子女,所以他也没有爱别离苦,都是道友嘛,道友都是有智慧嘛。你今天在西方极乐世界,马上你要到他方世界,上成佛道,下化众生,这种离别没有关系呀,他不会有痛苦感,他没有感情上的东西呀。现在人痛苦就痛苦在感情啊,这样把人害死啊。特别是恋爱中的男女,好像他整个的世界都是对方啊,所以恋爱是最欺骗人的。

  哎呀,我爱他呀,他是多么地崇高,我是多么地渺小啊,这种分泌化学物质的要素把对方完全美化,对方越美化,自己越渺小。对方不爱我了,完了,我整个世界都完蛋了。那怎么办?自杀吧。这种感情哪,我们不要被它给欺骗了!西方极乐世界化解了这种情执,并且把这种感情变成了一种慈悲啊,用智慧来化解,所以离开了爱别离苦,怨憎会苦。

  这个世间有求不得苦啊!我们想一想,由于我们有欲望,对外部世界有种种的追求啊,然而无论我们如何地刻苦,如何地奋斗,我们终有在某个岗位上不能再获得欲望满足的时候,于是就感觉苦啊。而且人的欲望永无止境啦!当你赚到了十万的时候,看到别人有一百万,想追求一百万,自己有一百万的时候,人家还有一个亿啊,当你有一个亿的时候,人家还有三百个亿,当你有三百个亿的时候,觉得自己还没有到排行榜上的前十名呢。

  原来都没有房子住,比较困难,现在有一个三居室,那还有四居室呢,等到自己住到四居室,他海边还有别墅呢。这个心里很不平衡,要攀比呀,所以他就要奋斗啊,奋斗。因为这些别墅哪,包括那些名牌汽车,是他身份、价值的体现哪。自己当个处长的时候,他觉得还有部长的位置,当了部长还想当总统呢,当了总统还有联合国秘书长的岗位呢,尝尝那味道也不错呢。如果到这个位置,还有转轮圣王呢,还有天上的神仙更自在呢。所以,这一切,是欲壑难填啦!

  我们这求不得苦,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知足。一个知足者虽然住在茅棚都像天堂,一个不知足的人住在天堂都像住在茅棚。怎么样才能知足?就是少欲,少欲才能知足,知足才能常乐,这是古圣先贤告诉我们的一个幸福药方啊。

  你不能在外部世界寻找一个幸福的满足,实际上他追求外部的一种东西,是没有根本解决人生价值问题。他认为官位当得越高越大,财富越来越多,著作写得越多,就是他自我价值的表现。当你把外部的一切东西,作为自我价值表现的时候,他就永远处在不安宁的状态。所以,人要向内心寻找满足,寻找自我价值的肯定。向内寻求,在现代这种市场经济社会,自工业化以来,他有一个很麻烦的现象,就是市场经济引发人的贪欲之心,因为企业化的运作就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在这种市场经济时代,评价人的价值就是功利主义的,看你赚没赚到钱,笑贫不笑娼啊。古代的道德标准、审美标准在这个时代是黯然失色,还有宗教的价值。我们每天在这种求不得苦当中,备受煎熬啊。

  对于这个,学佛的人,一定要透过这一关,不需要求啊。不需要求并不是说我们不要去积极努力地工作,不是这个意思。在我们心里,一定要有把这个世间看成梦幻泡影的智慧,要有一种出世胸怀,所谓以出世的精神从事入世的事业,宠辱不惊,只要尽到了自己的一份努力,结果怎么样啊,不要过于执著。但问耕耘,不问收获。因为你命中有没有这个东西,跟你宿世有没有修德是有关系的。命中没有的,你虽求不能得啊,如果你命中有的,却之也不可免哪,你想不要也是不可以的。

  人有一种命在里面哪,当然这个命是可以转化的,所以叫命运嘛。因为我们现在的,一个人的主观能动性,人的行为的种种选择,能够对原来的命产生一定的影响。当然,如果你的改变力量不是很大的话,你的这个命的轨迹,它还是循着原来的轨迹走。一定是你现在修善的业力很大,善力很大,或者你造恶的力量很大,它就使这个命的轨迹偏移了。所以,这个命是有的。就是现代的分子生物学,遗传基因学,也在反映这个问题。

  奥地利物理学家薛定谔1944年出版了一本名为《生命是什么》的小册子,作者在书中明确地提出了DNA可能是生命信息编码的载体,这一思想极大地影响和鼓舞了当时的年轻科学家。1953年,沃森和克里克共同提出了DNA 分子的双螺旋结构,标志着生物科学的发展进入了分子生物学阶段。在DNA的双螺旋分子结构当中,就把你这个人的一生的信息都编码好了,于是,你未来的一生的行为就是对这个遗传密码译码的过程。所以生命是有定数的,薛定鄂在写这个《生命是什么》的时候,也谈到生命不是一张白纸,它是带着一个蓝本来到这个世间的,然而离开这个世间,这一世的业力又在这个遗传密码当中,又加进了信息程序。

  我们带着一个新的蓝本再来到这个世间,于是我们世间的这种寿命的长短、健康与否、福报多大、官位多大,这些都有它的原来的遗传密码在起作用。所以了解这些东西,就是我们众生虚幻的业力当中产生的梦幻之相。把它看空,是好是坏,反正都是虚幻的,都是在做梦。然而尽管在做梦,我们尽量在做一个好梦而已,但你就是好梦也是梦,所以一定在心理当中把这种求不得苦,加以化解。

  现在很多人过于执著这个,生活得太痛苦了,天天去比较啊。哎呀,原来没有电视看,现在我有一个十四寸的彩电,然而人家有二十四寸的彩电,你心里很不平衡,一天到晚去比较啊。如果我们要比较,就一定要全方位地比较。当我们骑着毛驴的时候,看着别人骑着马,固然是很不平衡,为什么他骑高头大马,但是你也要回头看一看哪,回头还有推车的人哪。

  满头大汗推车的人,很是辛苦,我这里满头大汗推车,步行着还要推这些重物,看到前面还有骑着毛驴的,他也很不平衡,但他可以回头看一看哪,还有一个残疾拐腿的人在后面拄着拐杖呢,这时候他应该想一想我还能够六根完备啊,心里要平衡哪。有时候我们的幸福感,往往是当失去的时候我们感觉到,哎呀,没有珍惜呀!这段时间我们身体比较好了,我们不会珍惜它,觉得很正常,一旦有一天病下来,比如,我上个月忽然一下子腰闪了,连腰都弯不起来了,才感觉到腰能弯下来、屈伸,这是一种幸福啊!当你起都不能起身,动一下就疼得龇牙咧嘴的时候,当你失去的时候,就会觉得这里面实在是太痛苦了。

  所以我们每天都要感恩啊,感恩上苍啊,天地君亲师,感恩佛菩萨对我们的加持,让我们还能够活得没有多大的痛苦。

2/2

热文推荐

精彩文章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