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故事 > 因果故事 >

一生精于算计,为人刻薄的婆舅的悲惨结局

2018-06-09  [因果故事]

一生精于算计,为人刻薄的婆舅的悲惨结局

  我婆舅是徐州人,今年64岁了,有一子两女。他曾经是我们村里最有钱的人家,风光了很多年。今年因为出事,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现在在医院躺着,医药费都没有着落了。没想到他老了老了,竟落到这个地步,一时令人感慨不尽。

  婆舅没读多少书,但他脑子活。1994年开始办麻糊厂(生产建房子用的一种材料),厂里常年有20名工人,生意一直做得很红火。

  婆舅钱赚得多,但钱上特别想不开,捂得太紧。跟任何人都不能提钱,不论父母、亲戚,邻里朋友。兄妹六个,三男三女,他是长子,但凡需要为大家庭或为父母出钱的事,到他那儿一概免谈。平日里,父母生病住院,他家境最好,但从来就不出一分钱的,全是其他兄妹摊。出得最多的是心地厚道、家境殷实的二女儿家。几乎不招待亲戚,连父母都很难吃上他家的饭,除了丈母娘家的人以外。平时吃了剩下的大鱼大肉,顺手就往垃圾箱里倒,从来都不倒在父母的猪圈里——父母的猪圈只跟他一墙之隔,出了大门就是的。

  九零年前后,那时本地大多是垫资接活。他做生意不地道,能拖则拖,能赖则赖。到了结账的时期,但凡讨债人说话不顺他的耳,就故意生事,然后和儿子一起把要账人打跑,账目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死帐。

  2000年,他找到在内蒙的三姑婆,把生意做到了内蒙。那期间吃住都在三姑婆家里,没给过一分钱伙食费。做的‘麻糊’由于偷工减料,验证不合格,只得返工。三姑出面找了七八个本村的邻居帮忙,忙了20多天,总算顺利交货了。他说这笔生意做亏了,收了货款就走了,不提付请人工工资的事情。帮工的人是我三姑婆出面找的,三姑婆没办法交代,只得借了三千元,把帮工的人的工资付了。在2000年,在那么偏远的地区,三千元实在不是一笔小钱,这笔钱婆舅至今也没有提到要还。

  2001年,他开始在镇上开废品收购站。那时镇上只有他家做这生意,所以不但价格压得很低,还克扣斤两。废品的市场行情懂的人少,但斤两人家还是有数的,所以他在地方上做生意,名声挺不好的。

  那几年婆舅赚了不少钱,买了辆摩托车。在当时那个地方,相当于现在的一辆宝马车一样有面儿。他儿子骑着摩托车出去吃喜酒,酒后骑车遭遇车祸,车毁人亡。肇事司机逃逸,至今没有下落。儿子车祸去世后,留下两个孙女儿,儿媳妇带着小女儿改嫁他人,大孙女老两口带着。

  人要倒霉起来,麻烦事就往往接连不断,儿子的车祸还只是个开端。2006年春天,他家里又出大事了。舅妈骑三轮车带着6岁的小孙女去乡医院打吊针。途中遭遇车祸,人当场就没了,小孙女被撞飞后摔到田里,竟然毫发无损。按照交通法规理赔,得了15万赔偿款。由于双方老人还健在,按法律规定,这钱中包含赡养的份额,婆舅也一分都没拿出来。

  2010年,婆舅娶了继室。前面两场车祸是收人,娶了这房继室,就是来讨债收钱的了。2014年,小媳妇开始不断地闹腾,以离婚相要挟,把房产证和收购站都加上了她名字——据婆舅自己后来讲,当时他的资产及存款大约有70万了。

  继室带来的儿子,天生就是个败家子,沉迷赌博,欠了几十万的高利贷。高利贷要账,他说我婆舅是他亲爹,“要钱跟我爹要去,我爹有钱”。所以收购站经常被追债人打砸抢,两口子过得惶惶不可终日。

  这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婆舅2015年跟继室离婚了。不知他俩怎么扯的,反正离婚时房产与收购站都到了继室名下,婆舅净身出户,变得一无所有了。

  婆舅一辈子就是在钱上想不开,这一番简直是要了他的命。他实在是不甘心,一次次地找我二姐夫帮忙。我家亲戚中,我二姐夫最有路子。婆舅家的两个闺女跟我二姐夫说:“这事你要是不给我老爸办妥了,从此以后我爸就躺在你家里吃喝养老了。”

  再有路子,法律也是要讲证据的,财产当然是要不回来了。2016年春节刚过完,咽不下这口气的婆舅去收购站找前继室理论。双方越吵越凶,最后拔刀相见,婆舅被砍成重伤,住进了ICU病房。需要治疗费的时候才发现,婆舅不但拿不出一分钱,还负债二十几万。也就是说,当时离婚时,财产都给继室了,债务全给婆舅了。婆舅精明一世,算计一世,最后鬼使神差地栽在了这儿。

  两个闺女吵着要把老爹送回老家的老房子里不管了,指桑骂槐地怪亲戚没有人出钱给她父亲治病。当年婆舅对亲戚从来一毛不拔,没半分人情在亲戚面前,这又能怪别人吗?再说了,亲戚各人要过各人的日子,帮他也是有限的。

  精明一世、风光一时的婆舅,几年下来,家败如山倒。先是人没了,接着是钱没了,现在自己的命也快搭进去了。时至今日,婆舅依旧躺在医院,生死未卜。

点评:

  婆舅一生精于算计,为人刻薄、为了钱连亲人都不顾。一生赚的都是冤孽钱,招来弥天大祸不断,又感召来这种讨债的人,岂是偶然?一点善心都没有,为人刻薄,对别人一毛不拔的人,最后,老天要把他毛都扒光的,这个是定律!

  有的人侥幸有点福报,来人世间一场,就是来消耗福报来的,一点好处没占尽,都收不了手。这就是佛经上说的“但食故福,更不造新福”的类型。财从布施中来,半点不舍,从不种福,一旦福报耗尽,弥天大祸就会随之而生,未来的去向更是不容乐观。

热文推荐

  • 学佛与富贵

      小富由人,大富由天,命是定数,运是变数,我的一个朋友,五年来一直致力于开发精品楼盘,一砖一石没有半点打折扣的地方,看到很多同起步的地产商都赚钱了,他还是坚持着,因为成本高,房子卖得不好,前年的时候基本已到了破产的边缘,记得也是这样一个深秋的时候,他说:“下个月,货款利息再还不上,我可能就干不下去了。”我当时听了真是觉得很伤感,这世界难道好人没有好报吗?他曾是种地出身,几年来,他为以前的村子修了小学,敬老院,修了从村口通向县城的公路,他资助了很多贫困的人。

  • 邪淫现世报:二男女车上纵欲酿车祸被烧死

      夜已深,高速途中,刘细锋和“老相好”陈海蓉聊着聊着便难忍欲火,在行驶的大货车上玩起了“车震”。面对活生生上演在身后的“活春宫”,31岁的司机张章生却没能做到心无旁骛,他一边把着方向盘,一边频频回首,不时偷窥。随着“轰”的一声巨响,两辆重型半挂车相撞起火,大火瞬间蔓延,正在快活的老板和“相好”没能及时逃脱,被活活烧死。事后清理现场,他们已是一对裸尸。

  • 真实的嫖娼报应

      我是四川一家乡镇企业的财务人员,要不是那场灾难,我的生活应该像其他人那样快乐、自信而充实,对未来也充满憧憬。可自从患病后,我整个人就渐渐颓废了。那是2001年的1月,我和单位的几个同事出差到成都,晚上住到酒店后不久,有小姐打电话来问要不要“服务”,经不住诱惑,发生了让我这辈子都后悔莫及的事情。

  • 我忏悔,我的报应来了-淫人妻者,妻淫人

      我好后悔!我本有一个很漂亮很贤慧的妻子。自从2001年开始就犯了邪淫,先是勾引了本单位的一个同事,来往了数个月,以后上网还和几个女孩女人发生过关系,还偶尔嫖娼。可是我竟然忘记了淫人妻者自己妻也会被人淫的因果道理。虽然在一年前我学佛以后我已经戒了邪淫,可是报应却也来了!

  • 与卖淫女风流一次 70岁花心老汉染恶疾

      一个70多岁的农村老翁染上难言之疾,给子女们造成了难言之痛。日前,宁波鄞县某村的这位老年村民下体长出了指甲般大的赘生物。孝顺的三子一女急忙送老人到医院就诊。因患者年事已高,医生们几乎都诊断为鳞状皮细胞癌,要切除生殖器并辅之化疗。子女们为救老父性命,含泪在手术通知书上签了字。

精彩文章

  • 感恩磨练我心智的学生

    (观享)  所有修行都要落实到心行上,否则就会出现能说不能行,或者盲修瞎练的情况。对照自己,一直以来的困惑就是仍然以自我为中心的模式去工作和生活。虽然也很想从中摆脱出来,但始终感觉陷得很深。究其原因,还是没有将佛法落实到心行上,没有珍惜当下来之不易的福报

  • 堂头是什么意思?堂头的解释

    (网络)  堂头是禅宗丛林的称谓,是方丈的别称,指的是一寺住持所居住的地方。因此,住持也叫作堂头和尚。

  • 什么叫皈依佛?具体怎么做?

    (仁山法师)  阿弥陀佛,您好!皈依佛法僧三宝,是学佛的第一步。就是自己认可佛法,要拜佛做老师,跟佛陀老师学习智慧的佛法,而后在法师前举行简单的皈依仪式就可以了,并无其他要求。

  • 茶性如水 心静品茶

    (网络)  品茶要心静,这是品茶人极为重要的心态。茶的性格如水,清幽、儒雅、隽永,如高山之雾,七月巧云,清池碧波。心烦意乱之时,我是决不喝茶的,即使口渴,宁肯干渴着。每与茶相伴,我总要平心静气,一小口一小口地抿,让茶香润泽口齿之间,再缓缓咽下,于是两颊舌间顿觉溢溢生津,回味悠长。

  • 万法无滞,顺逆境界都应当顺缘

    (灯云法师)  一切境界,归纳起来只有“顺逆”两种。面对顺境不起贪欲。该你得的,就顺缘得;不该你得的,就顺缘去。面对逆境也要顺缘。这是过去生中,自己所造的恶业,今生才遇到逆境。所以,顺逆境界都应当顺缘,这叫做万法无滞。

  • 佛法源于瑜伽吗?

    (灯云法师)  瑜伽跟佛教根本就不是同一类别。瑜伽是通过冥想和肢体动作,来获得身心健康的;而佛法是通过禅定与智慧,来破迷开悟的。瑜伽是印度婆罗门教的一种修练方法;而佛法是释迦牟尼所悟到的人生真谛。他们教派不同、方法不同、目标不同,二者之间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怎么能说佛教是从瑜伽中分出来的呢?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QQ:800003736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建议/投稿:1300551969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