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宗 > 禅宗公案 >

禅宗公案大全

2014-04-01  [禅宗公案]

禅宗公案大全

只手之声

  峨山慈棹禅师在月船禅慧禅师处得到印可,月船就对他说道:“你是大器,至今终能成就,从今以后,天下人莫能奈你何,你应发心再参善知识,不要忘记行脚云游是禅者的任务。”

  有一年,峨山听说白隐禅师在江户的地方开讲《碧岩录》,便到江户参访白隐禅师,并呈上自己的见解,谁知白隐禅师却说道:“你从恶知识处得来的见解,许多臭气薰我!”

  于是,便把峨山赶出去,峨山不服,再三入室,三次都被打出来。峨山心想:我是被印可的人,难道白隐禅师看不出我有实悟?或许是在考验我吧!便再去叩禅师的门说道:“前几次都因我的无知,而触犯了禅师,愿垂慈诲,我一定虚心纳受。”

  白隐禅师道:“你虽担一肚皮禅,到生死岸头,总无着力,如果要痛快平生,须听我‘只手之声’(参一只手所发出的声音)!”

  因此,峨山便在白隐禅师座下,随侍四年,在峨山三十岁那年终于开悟。

  峨山是白隐禅师晚年的高足,峻机妙用,大振白隐的门风。后来年老时,在庭院外整理自己的被单,信徒看到,觉得奇怪,便问道:“禅师!您有那么多的弟子,这些杂事为什么要您亲自整理呢?”

  峨山禅师道:“杂事,老年人不做,那要做什么?”

  信徒说道:“老年人可以修行呀!”

  峨山禅师非常不满意,反问道:“你以为处理杂务就不是修行吗?那佛陀为弟子穿针,为弟子煎药,又算什么呢?”信徒终于了解到生活中的禅。

  一般人最大的错误,就是把做事与修行分开,其实,如黄檗禅师开田、种菜,沩山禅师合酱、采茶,石霜禅师磨麦、筛米,临济禅师栽松、锄地,雪峰禅师砍柴、担水,其它还有仰山的牧牛,洞山的果园等,这在在说明,禅在生活中。

断指求法

  唐代仰山慧寂禅师,广州人,俗姓叶,九岁时,父母便送他到广州和安寺出家,到了十六岁时,父母又后悔不该送他出家,故又想尽方法,把他接回家来,令他还俗,准备完婚。慧寂知道后,大惊,着急地问道:“这是为什么呢?”

  慧寂的父亲回答道:“从前我和你母亲之所以要送你到寺院里出家,是因为有一个算命先生说你命中犯凶煞,如果不投入僧门,求菩萨的庇护,便无法抚养长大。现在你已经度过了厄运,可以还俗,继承叶家香火,我与你母亲已为你安排好一门美满姻缘,你又何必执意回到寺里过清苦的生活呢?”

  慧寂听后,不觉悲痛万分,一方面觉得父母用心良苦,恩情深重,一方面又觉得双亲在利用佛门,以保全儿子生命。如今厄运一过,就要立刻背弃佛门,这种伪善伪信、自私自利的行为,实在罪过。

  想来想去,慧寂决心不造孽缘,不能顺着父母心愿成婚,可是又知道语言上的争执是没有用的,于是就趁家人不注意时,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指,一刀斩断,鲜血淋漓地盛在盘里,捧着去见双亲,长跪不起的请求道:“孩儿已身入佛门,为正信弟子,此生誓愿求取无上正等正觉,双亲大恩大德,孩儿当时时祈愿回向,却绝不再还俗成家。今断二指以示决心,请双亲成全我的愿心!”

  做父母的看到慧寂盘里血渍斑斑的两截断指,知道其意志坚决再难更改,只好让慧寂返回佛门。

  后来,慧寂十八岁时,到江西吉州,拜访耽源禅师,传授圆相九十六种;二十一岁,参访灵佑禅师,侍从十五年;三十五岁后,领众出世,成为沩山灵佑座下的大弟子,创立中国禅宗里“沩仰宗”一派;七十三岁时示寂,大家都尊称为“小释迦”。

  中国人对出家为僧,一直没有正确的认识,有的人认为出家生活清苦,有的人认为必定受什么刺激,才会看破红尘。殊不知“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所能为”,如顺治皇帝说:“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披肩难。”仰山慧寂禅师若无大心大愿,不能入佛门为僧,怎能成为一代宗师!大机大用。

  有一次,百丈怀海禅师参访马祖道一禅师时,站在他的身旁,马祖道一禅师转眼注视着绳床的角上挂着的拂子,怀海禅师顺着马祖禅师的眼光说道:“就是这个作用,应离开这个作用!”

  马祖道一禅师道:“你以后要如何接引学人?”

  百丈怀海禅师拿下拂子,竖了起来。

  马祖道一禅师道:“就是这个作用,应离开这个作用!”

  怀海禅师就把拂子挂到原来的地方。

  忽然,马祖禅师振威大喝一声,震得怀海禅师的耳朵聋了三天。

  后来,怀海禅师住持百丈山,因为山岩险峻高绝,所以又叫大雄山。

  一天,百丈怀海禅师对弟子开示道:“禅教大法不是微小的事,我从前被马大师一喝,耳聋了三天。”

  黄檗禅师听老师这么说后,不自觉地吐出舌头。

  百丈禅师问道:“你以后不是要继承马祖的禅法吗?”

  黄檗禅师答道:“今天老师举出这个公案,使我们见到马祖禅师的大机大用,但是还不能了解马祖大师,假如继承他的方法,以后将会接引不到学人了。”

  百丈禅师说道:“如是!如是!见解与老师一样,见解超过老师,才可以承当禅教大法的传授,你有些地方超过了我。”

  黄檗禅师听后,便恭恭敬敬地礼拜着。

  后来沩山禅师问仰山禅师道:“百丈再参马祖因缘,此二尊宿意旨如何?”

  仰山禅师道:“此是显大机大用。”

  沩山禅师道:“马祖座下出八十四位善知识,几人得大机?几人得大用?”

  仰山禅师道:“百丈得大机,黄檗得大用,余者皆是倡导之师。”

  禅门的大机大用,主要就是直指本心,见性成佛。吾人在生活里,要能自由、自主,要能圆满、喜悦。精神和物质要合一,内心和外境要一如,随佛道而不成佛,随众生而不入众生,只讲开悟,只讲机用,此即所谓禅!

卧如来

  赵州从谂禅师,山东人,十八岁时到河南初参南泉普愿禅师时,因为年轻,南泉禅师正躺着休息,就没有起身,看见赵州时就仍睡着问道:“你从哪里里来?”

  赵州:“从瑞像院来。”

  南泉:“见到瑞相了吗?”

  赵州:“不见瑞相,只见卧如来。”

  南泉禅师于是坐起来,对赵州颇欣赏,问道:“你是有主沙弥?还是无主沙弥?”

  赵州:“我是有主沙弥。”

  南泉:“谁是你的师父呢?”

  此时,赵州恭敬地顶礼三拜后走到南泉的身边,非常关怀地说道:“冬腊严寒,请师父保重!”

  于是南泉禅师非常器重他,因赵州是以行动来代替语言。从此,师徒相契,佛道相投,赵州成为南泉禅师的入室弟子。

  有一天,赵州禅师请示南泉禅师一个问题:“什么是道?”

  南泉:“平常心是道。”

  赵州:“除了平常心之外,佛法无边,另外是否还有更高层次的趣向呢?”

  南泉:“如果心中还存有什么趣向,就有了那边,没有这边;就会顾了前面,忘了后面,因此,所谓全面,被扭曲了的东西,怎会是圆融无碍的道呢?”

  赵州:“如果佛法没有一个趣向,回顾茫茫,我怎么知道那就是『道』呢?”

  南泉:“道不属知,不属不知;知是妄觉,不知是无记。若欲真达到不疑之『道』,你应当下体悟,『道』犹如太虚,廓然荡豁,岂可强说是非耶?”

  赵州禅师自小就聪明颖慧,出言吐语,自有禅味,一句不见瑞相,只见卧如来,赢得了南泉普愿禅师的欣赏,即至问他是有主的沙弥还是无主的沙弥,他不用一般的语言回答,他用行动表示,顶礼、侍立,这不就是无言说的禅风吗?赵州禅师的禅,重在自我肯定,自然随缘,所谓从平常心流露,不做斧凿,自有一番禅心慧解!

心经

  日本道元禅师,三岁时丧父,八岁时丧母,从小就由叔父收养,十四岁时在京都建仁寺出家。

  我国宋朝时代,道元禅师来我国留学,当船在庆元港停泊时,一位年约七十多岁的老禅师上船来购买木耳。道元禅师很亲切地跟他招呼,言谈中知道老禅师名叫有静,是浙江阿育王寺的典座(煮饭),于是就对他说道:“禅师!天色已暗,您就不要急着赶回去,在我们船上过一宿,明天再回去吧!”

  有静老禅师也非常有礼的回答道:“谢谢您的好意,明天阿育王寺里正好煮面供养大众,今天特地出来买木耳,以便今晚带回,赶着明天应用,所以不方便在此过宿。”

  道元禅师道:“就算您不在寺里,难道就没有人代理吗?”

  有静老禅师道:“不,不能让人代理,我是到了现在这种年纪才领到这分职务的,怎可轻易放弃或请人代理?何况我未曾获得外宿的同意,不能破坏僧团的清规。”

  道元禅师道:“您已是年高德邵的长者,为什么还要负责典座这种职务呢?应该安心坐禅,勤于读经呀!”

  有静老禅师听后,开怀大笑,说道:“外国的青年禅者,你也许还不了解何谓修行,请莫见怪,你是一个不懂禅心经语的人。”

  道元禅师羞愧地问道:“什么叫禅心经语?”

  有静老禅师不做思索,立刻答道:“一二三四五。”

  道元禅师再问道:“什么叫修行?”

  有静老禅师咬字清楚答道:“六七八九十。”

  道元禅师在宋代时,到我国来学法,走遍我国名山丛林,后在浙江天台寺如净禅师处得法。回日后,努力弘扬禅道,成为曹洞宗的开宗祖师,着有《正法眼藏》、《普劝禅仪》等禅门重要著作。道元禅师初到我国时,即遇到有静这位老禅和子,可以让他知道中国禅林里真是藏龙卧虎,一个煮饭的老者,禅风高峻,深不可测。

  什么叫禅心经语?什么叫修行?有静老禅师回答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当然这不一定指的什么,也可以说“一即一切”,“一二三四五”还不够包括禅心经语吗?还重吗?

荣枯一如

  药山禅师在庭院里打坐,身旁坐了两位弟子,一位叫云岩,一位叫道吾,他忽然指着院子里一枯一荣的两棵树,先对道吾问道:“那两棵树是枯的好呢?还是荣的好呢?”

  道吾回答道:“荣的好。”

  药山再问云岩:“枯的好呢?荣的好呢?”

  云岩答道:“枯的好!”

  这时,正好一位姓高的侍者经过,药山又以同样的问题问他:“枯的好呢?荣的好呢?”

  侍者回答道:“枯者由他枯,荣者任他荣。”

  同一个问题有三种不同的答案,“荣的好”,这表示一个人的性格热忱进取;“枯的好”这表示清净淡泊;“枯者由他枯,荣者由他荣”,这是顺应自然,各有因缘。所以有诗曰:

  “云岩寂寂无窠臼,灿烂宗风是道吾;

  深信高禅知此意,闲行闲坐任荣枯。”

1/2

热文推荐

  • 禅宗二祖-慧可大师

      慧可一名僧可,又名神光,俗姓颐,洛阳虎牢人,是中国禅宗的第二祖。他少为儒生时,博览群书,通达老庄易学。出家以后,精研三藏内典。年约四十岁时,遇天竺沙门菩提达摩在嵩洛游化,即礼他为师。慧可从达摩

  • 孔子、老子、禅语之一

      孔子曰:智者乐水。  智者的智慧当如水之灵活。若藏于地下则含而不露,若喷涌而上则清而为泉;少则叮咚作乐,多则奔腾豪壮。水处天地之间,或动或静;动则为涧、为溪、为江河;静则为池、为潭、为湖海。水

  • 不持戒!不坐禅!

      唐代陆希声居士初访仰山禅师时,便问道:三门俱开从何门进入?  仰山:从信心门入。  希声:其它二门要它何用?  仰山:亦可从其门进入。  希声:从何门进入?  仰山:从慧心门入。  希声:另一

  • 赶紧放开烦恼!不要紧抓不放!

      一天,师父带着徒弟到山里面,走着走着,突然,师父就像着了魔似的抱着一棵树,口中还大喊着:“徒儿!赶紧来救我啊!徒儿说: “师父!我要怎么救你?”他说:“赶紧把我拉开啊!我一直抱着这棵树,相当苦啊!”徒弟就拼命的拉他,但总是拉不开。

  • 禅宗三境界

      宋代禅宗将修行分为三个境界。  第一境界是落叶满空山,何处寻行迹;  第二境界是空山无人,水流花开;  第三个境界是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三个境界中都有空字,三个境界就是对空的三种不同的理解

精彩文章

  • 烁迦罗心是什么?

    (传喜法师)  烁迦罗心就是金刚心。比如你看镜子,什么东西来都照,镜子里来了又去,红的来了就现红的,黄的来了就现黄的。但是所有在它面前现的这个境,是可销亡的,是来来去去的,生生灭灭的,镜子可照的这个光,是不动转的。它没有因为那些东西的来来去去,生生灭灭,跟着一起生灭。

  • 内心丰盈才是幸福的源泉

    (网络)  一个人的幸福感不是来自丰衣足食,而是来自内心丰盈。丰衣足食,获得的是人生的踏实感;内心丰盈,获得的是灵魂的归属感。前者让人从容赶路,后者犹如一盏指路明灯。人的痛苦有时候不是看不到,而是看到的太多了。每天挣100块钱的其实并不羡慕挣120的,问题是,当突然看到有人可以每天挣到上千块时便开始方寸大乱。不平衡才是一个人内心宕动和迷乱的根本,无法安放的永远不是身体,而是一颗狂野的心。

  • 120岁高僧回答死后去哪里让信徒惊呆了

    (网络)  这篇故事摘自《星云禅话·点亮心灯》,原标题为“到地狱去”,主人公是唐代禅门巨擘赵州禅师。赵州禅师(778~897)俗家姓郝,法号从谂。幼年出家,受戒之前曾参南泉普愿禅师,后去嵩山受戒,旋归南泉并在其座下依止二十年,其后历参黄檗、宝寿、盐官、夹山、五台诸位大德。八十岁时,众请住赵州城东观音院,四十年间,大扬禅风,人称“赵州古佛”。师居北地,振南宗禅,其问答示众等公案,如“狗子佛性”“至道无难”等语都脍炙人口,又如“吃茶去”“庭前柏树子”诸语无不流传千古。

  • 佛印禅师给苏东坡指点真正“人杰地灵”的风水宝地

    (网络)  苏小妹自从听了算命先生的相面、测算以后,就一直在想,算命的说的对呀,如果再不叫家兄苏东坡把已故的先人换葬个有风水的墓地,她和家兄由于祖坟的影响,就一生不能结婚、嫁娶,得独身一辈子,过独身之生活,直至到老死。

  • 佛说做人的道理

    (网络)  一、人之所以痛苦,在于追求错误的东西。二、与其说是别人让你痛苦,不如说自己的修养不够。三、如果你不给自己烦恼,别人也永远不可能给你烦恼。因为你自己的内心,你放不下。四、好好的管教你自己,不要管别人。五、不宽恕众生,不原谅众生,是苦了你自己。

  • 学佛以来得到的真实的大福报,感恩佛菩萨

    (网络)  或许我早该拿起笔写下我因遇到佛菩萨而得到的大福报了,大概是因为最近一直沉浸在许愿成功的幸福快乐之中,有点小小的懒惰所以迟迟没有提笔去写,忏悔自己的不精进,阿弥陀佛。2015年8月8日晚上我写下念观世音菩萨求工作疏,此后的每一天诵完佛经后我都会读一遍,加上我这一年多来的学佛,诵经,放生,等等,我得到了很大的福报,虽然在没有遇到佛法前我有各种恶习,好多缺点,但佛菩萨并没有遗弃我,而是迦持我,怜悯我,让我方方面面都在一点点的变好,我的工作外佛菩萨的迦持下顺利的通过了,而且是我们市最好的医院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QQ:800003736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建议/投稿:1300551969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