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文化 > 诸子百家 > 杂家 >

公孙龙子

2015-06-15  [杂家]

  迹府

  公孙龙,六国时辩士也。疾名实之散乱,因资材之所长,为“守白”之论。

  假物取譬,以“守白”辩,谓白马为非马也。白马为非马者,言白所以名色,言 马所以名形也;色非形,形非色也。夫言色则形不当与,言形则色不宜从,今合 以为物,非也。如求白马于厩中,无有,而有骊色之马,然不可以应有白马也。

  不可以应有白马,则所求之马亡矣;亡则白马竟非马。欲推是辩,以正名实而化天下焉。

  龙与孔穿会赵平原君家。穿曰:“素闻先生高谊,愿为弟子久,但不取先生以白马为非马耳!请去此术,则穿请为弟子。”

  龙曰:“先生之言悖。龙之所以为名者,乃以白马之论尔!今使龙去之,则无以教焉。且欲师之者,以智与学不如也。今使龙去之,此先教而后师也;先教而后师之者,悖。

  “且白马非马,乃仲尼之所取。龙闻楚王张繁弱之弓,载忘归之矢,以射蛟兕于云梦之圃,而丧其弓。左右请求之。王曰:‘止。楚人遗弓,楚人得之,又何求乎?’仲尼闻之曰:‘楚王仁义而未遂也。亦曰人亡弓,人得之而已,何必楚?’若此,仲尼异‘楚人’与所谓‘人’。夫是仲尼异‘楚人’与所谓‘人’,而非龙‘白马’于所谓‘马’,悖。”

  “先生修儒术而非仲尼之所取,欲学而使龙去所教,则虽百龙,固不能当前矣。”孔穿无以应焉。

  公孙龙,赵平原君之客也;孔穿,孔子之叶也。穿与龙会。穿谓龙曰:“臣居鲁,侧闻下风,高先生之智,说先生之行,愿受业之日久矣,乃今得见。然所不取先生者,独不取先生之以白马为非马耳。请去白马非马之学,穿请为弟子。”

  公孙龙曰:“先生之言悖。龙之学,以白马为非马者也。使龙去之,则龙无以教;无以教而乃学于龙也者,悖。且夫欲学于龙者,以智与学焉为不逮也。今教龙去白马非马,是先教而后师之也;先教而后师之,不可。”

  “先生之所以教龙者,似齐王之谓尹文也。齐王之谓尹文曰:‘寡人甚好士,以齐国无士,何也?’尹文曰:‘愿闻大王之所谓士者。’齐王无以应。尹文曰:

  ‘今有人于此,事君则忠,事亲则孝,交友则信,处乡则顺,有此四行,可谓士乎?’齐王曰:

  ‘善!此真吾所谓士也。’尹文曰:‘王得此人,肯以为臣乎?’

  王曰:‘所愿而不可得也。’”

  “是时齐王好勇。于是尹文曰:‘使此人广庭大众之中,见侵侮而终不敢斗,王将以为臣乎?’王曰:‘钜士也?见侮而不斗,辱也!辱则寡人不以为臣矣。’

  尹文曰:‘唯见侮而不斗,未失其四行也。是人未失其四行,其所以为士也然。而王一以为臣,一不以为臣,则向之所谓士者,乃非士乎?’齐王无以应。”

  “尹文曰:‘今有人君,将理其国,人有非则非之,无非则亦非之;有功则 赏之,无功则亦赏之,而怨人之不理也,可乎?’齐王曰:‘不可。’尹文曰:‘臣窃观下吏之理齐,齐方若此矣。’王曰:‘寡人理国,信若先生之言,人虽不理,寡人不敢怨也。意未至然与?’

  “尹文曰:‘言之敢无说乎?王之令曰:‘杀人者死,伤人者刑。’人有畏王之令者,见侮而终不敢斗,是全王之令也。而王曰:‘见侮而不斗者,辱也。’谓之辱,非之也。无非而王非之,故因除其籍,不以为臣也。不以为臣者,罚之也。此无而王罚之也。且王辱不敢斗者,必荣敢斗者也;荣敢斗者是,而王是之,必以为臣矣。必以为臣者,赏之也。彼无功而王赏之。王之所赏,吏之所诛也;上之所是,而法之所罪也。赏罚是非,相与四谬,虽十黄帝,不能理也。’齐王无以应焉。”

  “故龙以子之言有似齐王。子知难白马之非马,不知所以难之说,以此,犹好士之名,而不知察士之类。”

  白马论

  “白马非马”,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名形也。故曰:“白马非马”。

  曰:有白马不可谓无马也。不可谓无马者,非马也?有白马,为有白马之非马,何也?

  曰: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使白马乃马也,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者不异马也,所求不异,如黄、黑马有可有不可,何也?可与不可,其相非明。故黄、黑马一也,而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有白马,是白马之非马,审矣!

  曰:以马之有色为非马,天下非有无色之马。天下无马可乎?

  曰:马固有色,故有白马。使马无色,如有马已耳,安取白马?故白者非马也。白马者,马与白也。马与白,马也?故曰白马非马也。

  曰:马未与白为马,白未与马为白。合马与白,复名白马。是相与以不相与为名,未可。故曰:白马非马未可。

  曰:以“有白马为有马”,谓有白马为有黄马,可乎?

  曰:未可。

  曰:以“有马为异有黄马”,是异黄马与马也;异黄马与马,是以黄马为非马。以黄马为非马,而以白马为有马,此飞者入池而棺椁异处,此天下之悖言乱辞也。以“有白马不可谓无马”者,离白之谓也;是离者有白马不可谓有马也。故所以为有马者,独以马为有马耳,非以白马为有马。故其为有马也,不可以谓“马马”也。

  曰“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非白也。马者,无去取于色,故黄、黑皆所以应;白马者,有去取于色,黄、黑马皆所以色去,故唯白马独可以应耳。无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马非马”。

  指物论

  物莫非指,而指非指。

  天下无指,物无可以谓物。非指者天下,而物可谓指乎?

  指也者,天下之所无也;物也者,天下之所有也。以天下之所有,为天下之所无,未可。

  天下无指,而物不可谓指也。不可谓指者,非指也?非指者,物莫非指也。

  天下无指而物不可谓指者,非有非指也。非有非指者,物莫非指也。物莫非指者,而指非指也。

  天下无指者,生于物之各有名,不为指也。不为指而谓之指,是兼不为指。

  以有不为指之无不为指,未可。

  且“指者天下之所无”。天下无指者,物不可谓无指也;不可谓无指者。非有非指也;非有非指者,物莫非指、指非非指也,指与物非指也。

  使天下无物,谁径谓非指?天下无物,谁径谓指?天下有指无物指,谁径谓非指?径谓无物非指?

  且夫指固自为非指,奚待于物而乃与为指?

  通辩论

  曰:二有一乎?

  曰:二无一。

  曰:二有右乎?

  曰:二无右。

  曰:二有左乎?

  曰:二无左。

  曰:右可谓二乎?

  曰:不可。

  曰:左可谓二乎?

  曰:不可。

  曰:左与右可谓二乎?

  曰:可。

  曰:谓变非不变,可乎?

  曰:可。

  曰:右有与,可谓变乎?

  曰:可。

  曰:变只。

  曰:右。

  曰:右苟变,安可谓右?苟不变,安可谓变?

  曰:二苟无左,又无右,二者左与右奈何?羊合牛非马,牛合羊非鸡。

  曰:何哉?

  曰:羊与牛唯异,羊有齿,牛无齿;而牛之非羊也、羊之非牛也,未可。是不俱有,而或类焉。羊有角,牛有角;牛之而羊也、羊之而牛也,未可。是俱有而类之不同也。羊牛有角,马无角;马有尾,羊牛无尾。故曰:“羊合牛非马也。”非马者,无马也。无马者,羊不二,牛不二,而羊牛二。是而羊而牛,非马可也。若举而以是,犹类之不同。若左右,犹是举。牛羊有毛,鸡有羽。谓鸡足一,数足二;二而一,故三。谓牛羊足一,数足四;四而一,故五。羊牛足五,鸡足三,故曰:“牛合羊非鸡。”“非”,有以非鸡也。与马以鸡,宁马。材不材,其无以类,审矣。举是谓乱名,是狂举。

  曰:他辩。

  曰:青以白非黄,白以青非碧。

  曰:何哉?

  曰:青白不相与而相与,反对也。不相邻而相邻,不害其方也。不害其方者反而对,各当其所,若左右不骊。故一于青不可,一于白不可,恶乎其有黄矣哉?黄其正矣,是正举也,其有君臣之于国焉,故强寿矣。而且青骊乎白,而白不胜也。白足之胜矣而不胜,是木贼金也。木贼金者碧,碧则非正举矣。青白不相与,而相与,不相胜,则两明也。争而明,其色碧也。与其碧,宁黄。黄,其马也,其与类乎!碧,其鸡也,其与暴乎!暴则君臣争而两明也。两明者昏不明,非正举也。非正举者,名实无当,骊色章焉,故曰“两明”也。两明而道丧,其无有以正焉。

  坚白论

  坚白石三,可乎?

  曰:不可。

  曰:二,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无坚得白,其举也二;无白得坚,其举也二。

  曰:得其所白,不可谓无白;得其所坚,不可谓无坚:而之石也之于然也,非三也?

  曰:视不得其所坚而得其所白者,无坚也。拊不得其所白而得其所坚,得其坚也,无白也。

  曰:天下无白,不可以视石;天下无坚,不可以谓石。坚白石不相外,藏三可乎?

  曰:有自藏也,非藏而藏也。

  曰:其白也,其坚也,而石必得以相盛盈。其自藏奈何?

  曰:得其白,得其坚,见与不见离。不见离,一一不相盈,故离。离也者,藏也。

  曰:石之白,石之坚,见与不见,二与三,若广修而相盈也。其非举乎?

  曰:物白焉,不定其所白;物坚焉,不定其所坚。不定者兼,恶乎其石也?

  曰:循石,非彼无石。非石,无所取乎白石。不相离者,固乎然其无已。

  曰:于石一也,坚白二也,而在于石,故有知焉,有不知焉;有见焉,有不见焉。故知与不知相与离,见与不见相与藏。藏故,孰谓之不离?

  曰:目不能坚,手不能白。不可谓无坚,不可谓无白。其异任也,其无以代也。坚白域于石,恶乎离?

  曰:坚未与石为坚,而物兼未与为坚。而坚必坚其不坚。石物而坚,天下未有若坚,而坚藏。白固不能自白,恶能白石物乎?若白者必白,则不白物而白焉。黄黑与之然。石其无有,恶取坚白石乎?故离也。离也者因是。力与知果,不若因是。且犹白——以目、以火见。而火不见;则火与目不见,而神见。神不见,而见离。

  坚——以手,而手以捶;是捶与手知而不知,而神与不知。神乎,是之谓 “离”焉。离也者天下,故独而正。

  名实论

  天地与其所产者,物也。物以物其所物而不过焉,实也。实以实其所实,不旷焉,位也。出其所位,非位;位其所位焉,正也。

  以其所正,正其所不正;疑其所正。

  其“正”者,正其所实也;正其所实者,正其名也。其“名”正,则唯乎其彼此焉。谓彼而彼不唯乎彼,则彼谓不行。谓此而行不唯乎此,则此谓不行。

  其以当不当也,不当而乱也。

  故彼,彼当乎彼,则唯乎彼,其谓行彼。此,此当乎此,则唯乎此,其谓行此。其以当而当也,以当而当,正也。

  故彼,彼止于彼;此,此止于此,可。彼此而彼且此,此彼而此且彼,不可。名实谓也。知此之非也,知此之不在此也,明不谓也。知彼之非彼也,知彼之不在彼也,则不谓也。

  至矣哉,古之明王!审其名实,慎其所谓。至矣哉,古之明王!

热文推荐

  • 墨庄漫录 卷三

      明州士人陈生,失其名,不知何年间赴举京师。家贫,治行后时,乃于定海求附大贾之舟,欲航海至通州而西焉。时同行十馀舟。一日,正在大洋,忽遇暴风,巨浪如山,舟失措。俄视前后舟覆溺相继也,独相寄之舟,

  • 东坡志林 卷一

      记游  记过合浦  余自海康适合浦,连日大雨,桥梁大坏,水无津涯。自兴廉村净行院下乘小舟至官寨,闻自此西皆涨水,无复桥船,或劝乘蜑并海即白石。是日六月晦,无月,碇宿大海中。天水相接,星河满天,

  • 墨庄漫录 卷七

      西施,美人也,三尺童子皆知其为越献于吴以亡吴也。《吴越春秋》云:越王使相者得苎萝山鬻薪之女,曰西施、郑旦,饰以罗縠,教以容步,而献于吴。《庄子》曰:西施病心而矉,其里之丑人见而美之,归亦捧心而

  • 墨庄漫录 卷四

      山谷作《钓亭诗》有云:「影落华亭千尺月,梦通岐下六州王。」上句盖用华亭船子和尚诗云:「千尺丝纶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下句盖用文王梦吕望事。然六州王事见《毛诗

  • 墨庄漫录 卷六

      本朝能书,世推蔡君谟,然得古人玄妙者,当逊米元章,米亦自负如此。尝有《论书》一篇,及《杂书》十篇,皆中翰墨之病。用鸡林纸书赠张太亨嘉甫,盖米老得意书也。今附于此。  《论书》云:历观前贤论书,

精彩文章

  • 安士全书白话解

    (曾琦云)  《安士全书白话解》一书以佛教思想为主线,汇集了许多历史故事,深刻地诠释了中圈儒释道三教文化,融知识性、趣味性、哲理性为一体,雅俗共赏,启迪智慧,有益于劝人为善、济世救人、净化心灵、消除烦恼、大彻大悟。原书全部为古文,已不便今人阅读。

  • 大戴礼记

    (网络)  主言第三十九  孔子闲居,曾子侍。孔子曰:参,今之君子,惟士与大夫之言之间也,其至于君子之言者甚希矣。于乎!吾主言其不出而死乎!哀哉!  曾子起曰:敢问:何谓‘主言’?孔子不应。曾子

  • 谏逐客书

    (李斯)  【原文】  臣闻吏议逐客,窃以为过矣。昔缪公求士,西取由余于戎,东得百里奚于宛,迎蹇叔于宋,来丕豹、公孙支于晋。此五子者,不产于秦,而缪公用之,并国二十,遂霸西戎。孝公用商鞅之法,移风易俗,民

  • 商君书

    (网络)  《商君书》也称《商子》,现存24篇。关于《商君书》的作者,学术界颇有争论。第一种意见认为《商君书》基本是伪书,持这种看法的有郭沫若、黄云眉、顾实、刘汝霖等。

  • 枫山语录

    (章懋)  学术  先生谓董遵曰:人得天地之气以成形,得天地之理以为性,须是与天地之体同其广大,天地之用同其周流,方做得一个人。若天地间有一物不知、一物处置不得,便与天地不相似矣。  学者须是大其心,葢心

  • 童蒙训

    (吕本中)  童蒙训卷上  学问当以《孝经》《论语》《中庸》《大学》《孟子》为本,熟味详究,然后通求之《诗》《书》《易》《春秋》,必有得也。既自做得主张,则诸子百家长处皆为吾用矣。  孔子以前,异端未作,虽

  • 区域:中国·广东·汕头
  • 流通处:15913912932
  • 建议:jianyi@gming.org
  • 站务:admin@gming.org
  • 客服QQ:800003736
  • 客服邮箱:hy@gming.org
  • 建议/投稿:1300551969
  • 友情链接:1300659095

2008-2017 Copyrights reserved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机构

粤公网安备 44051302000023号

粤ICP备16020514号-2